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美容产业网资讯新闻正文

婚巢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32集

发布日期:2018-12-0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范冰冰

  阳立男刚挂上电话阳雪就过来找了他,阳雪说阳敏把房子给买了要给孩子看病,随后她问阳立男的房子买了没有,阳立男说自己没有买。阳雪听后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阳立男说自己没有事情,他说自己这段时间很忙,阳雪生气地走了。

  阳立男第二天给胡处长打电话问他想好了没有,胡处长说他知道打电话的人是廖哥的朋友,是个黑客。胡局长说自己就是个副局长没有什么钱,给他两万块钱了事算了,阳立男已经用木马程序黑了胡处长的电脑,他说自己已经知道了他受贿的每一笔账,总共有两百多万了,足够判他无期了。胡处长听后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答应给阳立男五十万作为封口费。

  阳敏的孩子在医院做了手术,阳立男没有过来,宁宁去了医院,她先是问了孩子的情况,随后又说自己和阳立男和好了。阳立男给胡局长打电话说让他把钱扔到垃圾桶里面,还说自己看着他了,随后胡局长扔完之后阳立男让他开着车走,随后他去拿了钱。

  阳立男拿了钱之后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把钱放在了自己的包里面,然后回了自己的出租房。阳立男拿了二十万就赶紧去看了医院,把剩下的钱锁进了柜子里面。大夫从手术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家里人都赶紧围了上去问怎么样,大夫说他们尽力了,孩子走得很安详。阳敏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家里面的人都难过的哭了起来。

  阳立男去了医院之后孩子已经不在了。家里人把孩子埋葬了之后回到了阳敏的家,阳敏告诉大家说他们也该搬家腾房子了。阳敏告诉阳立男说让他拿着剩下的钱赶紧去买个房子,阳立男不答应,他拿出了孩子看病的十万块钱给阳敏说让他把房子给赎回来,不卖了。

  阳敏告诉阳立男说让他赶紧拿着钱买个房子,把宁宁娶回家,也算是给家里人添个喜事。阳立男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子里面看着自己敲诈过来的钱心理面七上八下的。于致远在局里面开会的时候说了上次试验的意外,他又给那个药争取了一次重新试验的机会。

  阳立男跟宁宁去买套房子,是个八十多平米的两居室。阳立男是从倒房子的蔡总手里面买到的房子,他拿了一把钥匙之后心理面激动得不行。宁宁回家之后看到了胡主任还在他们家,她告诉胡主任说自己就要结婚了,这时候阳立男也过来说让胡主任赶紧滚。宁宁她妈气得不行,当阳立男把新房的钥匙交到了她手里之后宁宁的妈妈脸上笑开了花。

  于致远她妈发现了她工作的基金会是假的,随后她去了工商局问了情况,核实了之后于致远她妈心理面担心的不行。随后她去了银行发现账户上面的钱全没了,随后他赶紧去警察局报了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雪想把自己偷偷攒的三万块钱拿出来装修房子,但是她姐姐阳敏说让她别犯傻把钱给拿出来,让他自己好好攒着留着以后有用。阳立男还是跟宁宁一直在看着房子,但是房子实在是太贵了,他么俩商量了之后决定在外环外面买一套一居室的小房子。

  他们俩看了很多的房子之后阳立男说觉得这房子不能太着急了,他决定好好地干一年多攒点钱,把所有的工资都存起来,最多半年他们就可以买到自己的房子。宁宁听后说自己也要在找一份工作,多赚点钱争取能早点买到房子。阳立男为了省钱在上班的时候吃着自己带来的馒头喝着水。

  于致远被分到了药监局去工作,是一份清闲的工作,他心里面一直想着装修房子的事情,不停地打着电话借钱,但是吃到的全是闭门羹。宁宁下班的时候告诉阳立男说她在酒吧见到安琪了,她说安琪好像是绑了一个大款,看起来起码也要有四十多岁了。

  阳立男晚上把宁宁送回家之后还要去帮人家修电脑赚外快,他一直忙到很晚才回到自己的出租房子里面。就这样阳立男每天就买五个馒头吃着省钱,于致远在家里面的时候他爸想给他自己攒的三千块钱让他拿着,说是让他先借着用。阳雪订好了装修的工人随后她自己去看了装修房子的建筑材料。

  于致远还是不停地找着人借着钱,但是还是收效甚微,好多人都说自己没有钱借给他。阳立男晚上回家吃饭,而于致远去了自己的新房里面看着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装修好房子结婚。阳立男骑着自行车去阳敏家吃饭的时候在路上因为营养不良摔了一番。

  阳雪拉着新买的马桶搬到了新房里面看到了于致远,她给于致远说自己已经找好了装修的工长,她说要是第二天能装修自己就给人家打定金了。但是于致远听后说他妈最近的钱不方便用,阳雪听后说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骗自己,于致远听后说他本来是不想告诉阳雪的,他不想让阳雪跟着自己一起心烦,阳雪听后生气地走了,她说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情都要坦诚相待的嘛。

  阳雪会叫之后告诉阳敏说自己有三万块钱国债下个月到期,但是现在取出来害怕损失利息,随后她说自己想把她国债给她换成钱先装修房子。阳敏听后生气的不行,阳立男听后说他理解于致远,阳雪说自己看着于致远发愁的样子自己心里面难受,但是阳敏说她要是把钱拿出来那就中了他妈的奸计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雪听后说这件事情自己已经决定了,她是真心的想跟于致远结婚的,就应该不分彼此的付出在一起。阳立男听后说让阳雪把国债给他,他给阳雪现金,阳敏听了之后一点脾气都没有,随后她也借给了阳雪一万块钱让她装修房子用。

  于致远下班之后被阳雪叫到了新房子里面,于致远怯懦的问阳雪是不是生气了,阳雪拿出了四万五千块钱说他们可以开工装修房子了,她说自己本来有三万块钱的国债,她姐又借了一万,爸妈又给了她五千,于致远听了之后感动得不行。随后阳雪设计这自己的新房子告诉于致远说新房子要装些什么,于致远说怎么装修就让他看着办吧。

  于致远回家之后他妈生气地问他说为什么在外面四处借钱,他妈说于致远腆着个脸连小学同学都借钱,丢不丢人啊。于致远说自己没有借钱,现在装修费已经凑够了,全是人家阳雪拿的钱,阳雪的父母也拿了些钱,于致远他妈听了之后气得不行,她说自己儿子干嘛非要找个穷的,要是找个有钱的不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于致远好言安慰着他妈妈,他说自己绝对不会再给她丢脸了,他妈听后说装修的事情她不管了,其实那十万块钱的基金还在呢,自己就是想攒着以后留给他们俩。于致远听后有些生气,他说这事情他妈也做得太不地道了。

  阳雪跟于致远在忙着装修房子,而阳立男忙着不停的做兼职上班赚着钱。阳雪去自己的同学家里面吃饭,一同去的还有他们关系好的几个大学同学,肖芸喝了很多的酒。走的时候肖芸送阳雪和向微走的时候有点想哭,阳雪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但是肖芸说自己没有事情。

  于致远他妈去新房里面看了装修的情况,她说工人们装修的一点品位都没有,让他们先停工不要再装修了。随后她给于致远打电话说让他晚上带着阳雪去家里面吃饭,吃饭的时候致远他妈说怎么不打一个大一点的书柜啊,于致远说这装修的预算不够了,还说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别让她扯其他的事情。

  阳雪说自己的书也挺多的,那就做一个大一点的书柜吧,吃晚饭阳雪告诉于致远说那就先不要给自己买梳妆台了,就买一个大书柜吧。于致远回家之后问他妈说最近手头宽裕不宽裕,他妈说要是想借钱自己一份都没有,说好了装修费他们家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向微给阳雪打了个电话说肖芸跳楼了,阳雪知道了之后慌慌张张的找了向微问她是怎么回事,向微说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肖芸的尸体下午的时候被火化了。阳雪心里面难受地哭了起来,她说那天自己从电梯里面出来总觉得肖芸有话对自己说,要是自己再多问一句那么她可能就不会死。

  药监局的副局长退休了,宋局长找到了于致远的上司胡处长,告诉他说于致远是个很有作为的年轻人,他还提出了一些新的快速检查方法。随后宋局长说他也有意要提拔胡处长,但是他说现在局里面的意思是要提拔一批中青年干部成为局里面的新鲜力量。

  于致远告诉宁宁说自己现在已经攒了七万多块钱了,再过三个月他们首付的钱就要咱够了,宁宁听后高兴地不行。向微告诉阳雪说肖芸跳楼就是因为房子,她说肖芸死了之后银行把她的五套房子全都给收了,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就是挺惨的。阳雪说要不然他们第二天去看看肖芸的爸妈吧。

  第二天阳雪和向微去了肖芸家里面之后看到有些人正在要账,那些人说现在利滚利已经滚到五十万了,要是再不还钱那么下次来就不是这个数了。随后那个人带着两个小弟就走了,他们走了之后肖芸的妈妈说自从肖芸死了之后那些放高利贷的就天天的来家里面要钱,随后她还拿出了肖芸给给阳雪写的信。

  阳雪看了肖芸的信之后得知肖芸为了炒房子 从银行借了很多钱,但是后来房子被国家调控她还要换房贷就只好借了高利贷,自己一下子捅了个几百万的窟窿就只好一死了之吧。阳雪看了之后说想要想个办法来帮帮肖芸,向微说他们就是想帮助肖芸但是也没有办法,有空就多来看看他们的父母,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阳立男去阳雪家给他装网线的时候晕倒了,工人把他送到了医院,阳雪去了之后得知弟弟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低血糖,医生说让他多吃点好吃的。阳雪问他为什么攒钱不吃饭,阳立男说她管不了的,随后在阳雪的追问下得知宁宁他妈非要先买房子再结婚,阳立男说自己攒够了首付就买房子结婚。

  阳雪听了自己弟弟的话之后说不能为了买房子就苦了自己,她说这件事情她要告诉大姐和爸妈,阳立男说不行,现在家里人都够累的,都不容易,自己会凑够钱的买了房子再把宁宁娶回来。阳雪给了阳立男五百块钱以后让他好好吃饭,阳立男说他不要,自己有钱,随后他说于致远跟阳雪现在装修房子也不容易。

  阳雪晚上回家之后给于致远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情,于致远说那他们就别先买电视和冰箱借给阳立男一万块钱。阳立男上班的时候宁宁去看了阳立男。(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宁宁看到阳立男在吃馒头就带着他出来外面吃东西让他吃肉,宁宁告诉他说这么省钱把身体饿坏了怎么来娶自己。宁宁让阳立男要好好的吃东西,阳立男说自己没有事情,他说那个房子的二期马上就要开盘了,他再努力一下买个一居室应该不是问题。宁宁听后拉着阳立男说自己不想看他天天吃馒头,她要马上和阳立男结婚,她嫁给的不是房子。

  宁宁回家之后告诉她妈说自己想和阳立男去领证结婚,宁宁她妈听了之后说了自己心里面的痛处,阳立男随后保证说自己如果买不起房子肯定就不娶宁宁。他告诉宁宁她妈说以后肯定会有自己的房子的,阳立男还是整天的帮着别人修理电脑。

  于致远找阳立男请他出来吃饭,给了他一万块钱之后告诉他说房子的事情让他不要再操房子的心了,还说大家都在攒着钱帮他呢。阳敏在上班的时候晕倒了,李国栋和阳雪慌慌张张的去医院了之后得知是阳敏太劳累了,最好要多在家里面休息。回家之后李国栋让阳敏请假在家里面休息,阳敏说自己要是休息了自己的提成和工资都没有了,家里面还要过日子还房贷。

  阳敏回家之后告诉阳雪说装修房子的事情怎么于致远一点都不管,还说让她留个心眼别被于致远给骗了。胡处长要升副局长需要研究生的文凭,他找了一个办证的说要办一个硕士的学位证书。那个办证的说只要给的钱多在网上认证是可以的,要八万,随后胡主任还了价之后说五万,又拿出了自己的资料付了一千块钱的定金。

  向微给阳雪说他们出版社有一部稿子要一个星期写二十万个字,还不能署名,但是阳雪听了之后答应了下来。那个办证的廖哥是和阳立男一起合租的他回去了之后求阳立男帮他合伙干一次,只要这一次做成了那么什么房子的问题就解决了。阳立男说让他别说了,自己不干,廖哥说这次是大买卖五万块钱,要是事情做成了就给他两万五,但是阳立男还是说自己不干。

  阳敏去找了于致远,她告诉于致远说阳雪是个多么好的女孩子,为她愿意无偿的付出,随后她说把房本上面写上阳雪的名字也算是对阳雪的保证。于致远听后说自己早就决定这么干了,他拍着胸脯保证了下来,阳雪接下了向微给她介绍的出版社的业余工作,随后她去给阳敏买了很多的营养品。

  于致远他妈又去看了新房子的装修情况,阳雪看到了之后赶紧给她说了情况,于致远她妈看到杨雪天天在忙乎着装修的事情就要她跟着自己去做个美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做美容的时候于致远她妈给阳雪说了于致远的情况,还说让她以后多督促督促于致远到了单位之后要做出点成绩来,还给他说了很多的话。阳雪会埃及之后阳敏说让她以后多对她婆婆好一点,看她喜欢吃什么就多买点给她送过去。于致远回家之后看到她妈挺开心的,问了之后才知道她今天去新房子看装修遇见了阳雪,一高兴就带着阳雪去做了个美容。

  于致远回家之后给他妈含沙射影地说了房子的事情,但是他妈听后说他这是想把房子分给阳雪一半,她死活的不答应,还说想都别想。第二天廖哥给阳立男打电话说自己有一个中介的朋友刚接了一个人想要卖房子,是个两居室的二手房子,阳立男跟宁宁去看了房子之后高兴得不行。他们两个人付首付还差两万多,宁宁让阳立男再想想办法。

  宁宁说阳立男只会为他家里面的人考虑,她说她现在真的是太害怕了,阳立男听后说自己会想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于致远在家里面找起了房本,廖哥接到了胡处长的电话催他快点办好证,阳立男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之后想找廖哥借点钱。廖哥说自己现在也是刚买了房子,但是要是他做个网络文凭的事情两万块钱立马就到手了。

  阳立男说这是犯法的,廖哥说这不是害人的事情,他说自己就是想帮他尽快吧买房子的事情给拿下了,阳立男听后说自己想办法。于致远找到了自己家里面的房本,她给杨敏打电话说自己第二天就去房管所改房本,但是让他帮着把阳雪的身份证给要过来,阳敏听后说自己知道了,第二天他们见面。

  晚上的时候阳敏让阳雪去洗澡,随后她拉开了阳雪的包拿出了他的身份证。第二天于致远等他妈上班了之后打开了她的柜子拿出了房本,随后他接到了阳敏的电话就拿着房本出来了,但是走的慌张没有把盒子的锁给锁上了。

  但是于致远她妈上班的时候发现东西忘带了就回家去拿东西,他进到屋子里面之后看到了自己的锁没有锁上,随后她翻了一下发现房本没了,气得不行。于致远跟着阳敏去了房管局之后想要把阳雪的名字给写上,但是房管局的人说两个人要不是夫妻关系就不能改。于致远回家之后他妈气得不行,她说于致远怎么这么不争气,还说怎么看就看这家子人不顺眼。

  随后于致远她妈生气的大吵大闹的不行,说了很多阳雪家人得坏话,她说还没有结婚就这么算计着他们家的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敏回家之后气得不行,她说那房管局怎么这么多的破规矩,自己就是看不惯于致远他妈那副样子。于致远他妈在家里面也是气得不行,她说阳雪倒是没有什么坏心眼,就是她姐跟她姐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要是以后自己再不看紧一点的话那么他们家以后就睡大街上去了。

  阳立男还在为那两万块钱发着愁,宁宁回家之后问阳立男钱凑够了没有,阳立男说自己张不开嘴跟他大姐说,他大姐就要生孩子了。宁宁在上班的时候告诉阳敏说她妈让阳立男先买房子再结婚,随后宁宁说她和阳立男看了一个房子很合适的,首付就差两万了,那么好的房子分分钟就会被人抢走的。

  阳敏回家之后说别让她操心,这么大的事情阳立男也不说一声,这两万块钱她出了。杨敏晚上把阳立男叫回了家,说他要买房子也不说一声,这两万块钱她明天去银行取出来先借给他。李国栋听了之后悄悄地给阳敏的爸妈说了这件事情,他说让家里面先凑凑,等银行的存款到期了他就连着利息一起取出来然后再还给他们。

  阳敏跟李国栋吵了起来,说他给自己爸妈打什么电话,阳雪说自己装房子那里还有两万块钱,让阳立男先用着。阳立男听后心里面也不舒服,他说着钱自己想办法,就别让他们操心了。阳敏的爸妈给阳敏打电话说钱就别让他们取了,她第二天去阳敏的舅舅家先借点,这利息要是损失了多可惜呀。

  阳敏让阳立男别操心了,让他先回去休息,阳立男去找了宁宁问她为什么给他姐说,他们家里面都闹翻天了。宁宁说那就让他别买房子结婚了,阳立男的心里面也不好受,压力大的不行。第二天阳敏他爸妈买了东西去自己弟弟家想借点钱,阳敏的舅舅是个好人,但是她舅妈很势力,言语很尖酸刻薄。

  阳立男他父母把情况给他舅舅说清楚了之后他舅妈就借给他们了五千块钱,阳立男的父母凑来凑去就凑了八千块钱。阳敏知道了之后说剩下的钱自己想办法,让他们别担心了,随后阳敏回家去拿存折要把自己的定期存款给取出来。她回家之后拿了存折准备去银行,这时候阳雪回家刚好碰见了他,阳雪说让她先别动银行的存款,自己刚结了六千块钱的装修费,再凑一点就够了。

  阳雪说自己这就去银行给阳立男取钱,让他赶紧把房子给买了。阳雪把钱给阳立男送了过去,宁宁跟阳立男高高兴兴的准备去买房子,他们去了之后得知那房子已经被卖出去了,合同已经给别人签过了。宁宁跟阳立男气得不行,中介的小牛说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房子,自己早就告诉他们说要枪房子,现在要是慢条斯理的是买不到好房子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宁宁他妈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也生气的不行,她说阳立男怎么就这么没有本事,怎么就不先下点定金呢,随后她说自己也没有要求那么多,只要有个房子就行了。随后她说自己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连个二手房子都买不了,自己怎么放心把宁宁嫁给他啊,随后她说宁宁已经不小了,要不然他们就算了吧。

  阳立男失魂落魄的走了,宁宁被她妈拉住了之后说她跟阳立男还是趁早分手算了,跟着阳立男在一起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说着说着宁宁她妈就哭了起来。阳立男把这件事情给阳雪和阳敏说了之后他们大家都惋惜的不行。于致远知道了之后回家问了他妈说有没有人卖二手房的,于致远他妈听后说他怎么管这闲事,就是阳雪的弟弟要买二手房子他们家也没有那么多的钱。

  杨雪跟向微去看了肖芸的父母,肖芸的父母把房子给卖了还了高利贷住在了车库里面,肖芸的父母商量着说想回老家去住,阳雪和向微走了之后说想要给他们俩想想办法。阳立男给宁宁打电话说想见见她,宁宁说她妈现在还没有消气,等过几天再说吧。

  阳雪跟向微商量着想找以前班里面的大学同学给肖芸他们父母凑点钱,但是很多人不是说他们有病就是劝他们不要多管闲事,向微说自己真的就不想帮了,一点办法都没有。于致远他妈知道了于致远和阳雪准备在新房的书房里面放张床之后气得不行,她回家告诉于致远说要是阳雪的爸妈想过来住一点门都没有。

  于致远见到阳雪了之后给了她两千块钱说是自己刚开的工资让她凑点钱先去帮帮肖芸的父母,于致远她妈在单位里面听人家说别人家的家务事之后担心阳雪可能就是图于致远的房子,她回家之后告诉于致远说要想和阳雪结婚之后也可以,但是要做个婚前财产公证再结婚。于致远听后一头雾水,他妈说这个公正是必须的,要不然保不准结婚以后被阳雪给哄了。

  于致远他妈说阳雪家肯定算计的很多,必须要做一个婚前财产公证,随后她说自己已经写好了,就两条,必须要公正了,要不然自己就不给他户口本让他领结婚证。于致远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于致远他爸说她怎么竟出乱子,还没有结婚就不相信人家,多影响于致远和阳雪的感情。但是于致远她妈说自己这是防患于未然,必须做完公证再结婚。

  宁宁告诉阳敏说她妈因为房子的事情生气了,阳敏也憋了一肚子的气。阳立男晚上去宁宁家找她,但是宁宁她妈说宁宁在家,但是不能见他。阳立男听后说在家就好,随后就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立男的爸妈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决定去看看宁宁她妈,给人家商量商量,还要给她带一份厚礼说说孩子们的婚事。阳立男晚上给宁宁发短信说自己想念她,但是宁宁还是不理阳立男。于致远给他妈商量着说公正的事情能不能就算了,于致远他妈听后一口给回绝了说不行。

  于致远他妈说现在的社会多现实啊,电视里面天天的都说着这些事情,到时候要是真的离婚了这些东西还是提前说清楚了好。于致远说就让她把心放到肚子里面,还说他和阳雪是真心实意的相爱的准备结婚在一起,让他赶紧去公正了然后再把结婚证给领了。

  阳立男的父母去了瀛洲想要见见宁宁的妈,阳立男带着他们还有阳敏一起去了宁宁家里面。阳立男到了宁宁家门口给她打了个电话把宁宁叫了出来,宁宁说她妈有点不舒服,她回去问一下。宁宁告诉她妈说阳立男的父母来了,想给她说几句话,宁宁她妈说自己不想见,让他们走吧。

  阳立男的父母告诉宁宁说他们特意赶过来就是因为房子的事情给她妈赔礼的,再说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宁宁听了之后带他们进了屋子里面。阳立男的父母让他们几个在外面等着,随后他们俩进屋和宁宁她妈说起了话。宁宁她妈说自己就是想让宁宁找一个有房子的,这条件也不算是过分。

  阳立男她妈说这婚房就应该是他们准备的,但是他们两口子也没有什么能力,她说现在两个孩子就只差房子了,只要有合适的他们就能买。另一方面就说先让他们俩租房子结婚,随后她又说拿出了自己家里面传下来的宝贝玉牌,她说这是老阳家祖传的,现在自己就把她传给宁宁,还说自己真心希望宁宁能做他们家的儿媳妇。

  宁宁她妈见她们俩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没有办法就只好把东西收了起来答应了,随后她告诉宁宁和阳立男说那他们就租房子先结婚吧,宁宁和阳立男听了之后高兴得不行。晚上的时候阳立男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阳雪的爸妈问她要赶紧跟于致远把证给领了。

  阳雪第二天拿着结婚照片问于致远什么时候去把结婚证给领了,于致远说这两天他们单位开会十分的忙,阳雪说自己看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要是不想娶自己就赶紧说,于致远听后说怎么会呢,说忙完这两天就把结婚证给领了。

  于致远矛盾的去找了阳立男跟他一起喝酒,于致远说了一大堆云里雾里面的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于致远给阳立男看了他妈写的房产公证书,他说这都是他妈的意思,自己绝对没有想法。于致远说他现在家想让自己妈高兴,又想让阳雪高兴,自己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时候聊个过来拿东西,他听说于致远想要办证,于致远说了自己要结婚,但是自己妈非要自己办个房产公证。廖哥听后说这个忙自己一定要帮,这样就保证了他们的家庭和睦。

  于致远听后高兴得不行,他高兴地给廖哥三百块钱让他办个假证,随后跟阳立男喝起了酒。向微又帮阳雪找了一份写电视剧的工作,他们俩去参加了大学同学的聚会,向微说发动大家给肖芸捐钱一个人都没有,让同学聚会一个都没有差。

  阳雪在大家吃饭的时候站到台上给大家说今天他们班同学都聚齐了,但是就在前几天自己和向微组织给肖芸父母捐款的事情却没有一个人来。阳雪的一番话声泪俱下,随后同学们都嚷嚷着要为肖芸的父母们捐钱,总共捐了八万块钱,阳雪和向微把钱给肖芸的爸妈送了过去,肖芸的爸妈感谢的不行。

  廖哥把做好的假的公证书给了阳立男,阳立男给了于致远,于致远高兴得不行。于致远高兴地拿着房屋公证书回了家给了他妈,他妈看了之后有些疑惑,于致远给他妈解释清楚了之后他妈高兴得不行,随后给于致远拿了户口本。于致远她妈把户口本给了他之后说自己改天想跟阳雪聊聊签公证书的事情,于致远又是一顿哄骗吓得出了一头冷汗。

  阳立男和宁宁去租了个房子,他们俩准备结婚了。阳雪去了于致远家吃饭,于致远说第二天想跟阳雪去领结婚证,于致远他妈看了看黄历之后说过十几天再去领证,是个好日子。阳敏因为自己快生孩子了就把自己妈接到了家里面照顾自己。阳雪吃晚饭回家之后告诉自己妈说她婆婆现在对自己好了,还看了好日子让于致远和自己领证。

  阳敏听后说于致远他妈这个老巫婆怎么转性了,随后他说自己还是不放心,决定过两天把于致远叫到家里面审问审问,阳雪说就别让她再添乱了。阳立男告诉她姐姐阳敏说自己已经租好了房子,阳敏听了之后高兴得不行,她给阳立男和宁宁结婚准备了床上用品。宁宁的妈妈也告诉阳立男说让他们俩找个好点的日子就把结婚证给领了,随后还说自己家里面没有亲戚。

  药监局的胡处长还在催着廖哥给他抓紧时间办假证,这关系到他的升迁问题,他急得不行,于致远去找他问工作的事情的时候被胡处长撒了一身的气,于致远一头雾水的不知道胡处长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脾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雪晚上的时候去新房子里面写剧本,于致远给阳雪去送饭,阳雪说自己看于致远这几天情绪不高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于致远说自己就是看不惯单位里面的那些任何事情,他说自己现在这公务员当得不是想着怎么处理好做好本职工作,而是整天的想着怎么处理好人际关系,他说自己又不是想着要削尖脑袋往上爬,就是想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的难。

  宁宁回家之后她妈告诉她说宁宁的大姑去学校找自己了,还说她女儿星期六要结婚请自己去。宁宁她妈说自己不想去,她们当年是怎么对自己的自己现在想想就有气,宁宁接了她大姑打来的电话,宁宁劝她妈说现在人家都上门来赔礼道歉了,再说事情都过去五年了,再计较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随后她说毕竟都是亲戚,要是真的不认了也不好。

  宁宁和她妈妈最后还是去参加了婚礼,宁宁她妈看到人家婚礼上面办的十分气派自己心里面也不好受。吃晚饭的时候宁宁和她妈去看了人家结婚的新房,足足有两百多平方米,宁宁的姑姑拽的不行,一直吹嘘着自己的女婿多么的有本事,还说等宁宁结婚了一定要让他们通知自己。宁宁她妈心里面不舒服带着宁宁回了家,回家之后她妈生气的不行,她说自己就是要房子就是要过好日子。

  宁宁说她妈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势利,随后跟她妈吵了起来。宁宁她妈是受了不小的刺激,他告诉宁宁说自己什么之后才能住上自己的房子才能有出头之日,随后她告诉宁宁说必须让阳立男先买房子再结婚,要不然她这张脸就没有地方放了。

  宁宁她妈第二天发了烧,她还不上医院,宁宁给工作的单位打了电话请了假,阳立男给宁宁打了电话也知道她妈生了病。宁宁她妈一直因为房子的事情解不开心结,她哭着说自己不活了,宁宁没有办法说自己听她的,让她先把药吃了,宁宁她妈告诉宁宁说让她约阳立男家里面的人出来坐坐好好把事情给说说。

  晚上的时候宁宁她妈把阳立男的家人给叫了出来,她把那个玉佩还给了阳立男她妈,她说自己想好了要是没有房子他们俩不能结婚。阳立男听了之后说那就再等一等吧,一年之后他们再结婚,宁宁她妈说不行,她们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随后她说要是一个月买不了房子就让宁宁和阳立男分手。

  宁宁也没有办法心里面烦的不行,阳立男的家人心理面也不舒服,阳立男回去之后给宁宁打电话宁宁也不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宁宁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自己的朋友,她说自己又不想让她妈生气还不想跟阳立男分手,宁宁的朋友告诉她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她还这么单纯。宁宁的朋友告诉她说要让她学会向现实妥协,结婚就是女人第二次投胎的机会,生错了没有关系,但是要是嫁错了人那就要死人了。

  阳立男他妈又拿着那块玉佩去了宁宁家里面,她想和宁宁她妈再好好的谈谈问问是怎么回事,宁宁她妈说事情不是自己都说了吗,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往绝路上面走。随后她推走了阳立男他妈,不给她开门说买不起房子还想结婚呀,要不然当初就别生儿子。阳立男他妈心里面难受的走了。

  阳敏回家之后看到了她妈的手肿的不行,问了之后才知道是宁宁她妈用门给挤的,随后阳敏生气的去找了宁宁她妈去评理。阳敏跟宁宁她妈吵了起来,阳立男和宁宁去了之后拉开了他们,这时候阳雪和阳敏她妈也过来来着阳敏回了家。宁宁她妈气得不行,随后她告诉宁宁说到底是要阳立男还是要自己这个妈。

  阳立男回家之后说阳敏多管闲事,他说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主,她没有必要为自己觉得不值。阳敏气得不行,她说自己图个什么呀,大老远的跑过去受一肚子的气。于致远把自己的工作汇报给胡处长但是胡处长一直不批准,说是非要等够三个月在给人家审批。胡志远没有办法只好直接把情况汇报给了宋局长,宋局长知道了之后叫来了胡主任,他让胡主任把这件事情叫给于致远负责。

  阳雪去找了宁宁出来外面吃饭,她问宁宁说本来不是说好了的要先租房子在结婚的吗,怎么突然又变卦了,随后她说自己对阳敏的做法向她道歉。宁宁说房子是她妈非要让买的,自己也没有办法,还说她和阳立男知道什么是爱情,随后宁宁哭着给阳雪说了她妈的事情。

  阳雪听了之后也理解了宁宁,她说他们大家都会一起帮阳立男的,随后她求宁宁说去看看阳立男。宁宁听后点了点头哭着走了,于致远他妈给阳雪发短信说晚上约她一起去做个美容,但是阳雪说自己没有时间晚上还要加班。阳立男晚上回家之后她妈告诉大家说现在阳立男结婚是最重要的事情,她决定要把家里面祖传的那块玉给拿去卖了。

  阳雪和阳敏都答应了,阳立男听后说自己不同意,他说这块玉不能卖,这块玉是他们家最重要的东西不能说卖就卖。阳立男没有理会家里人的说法起来就要走,阳立男告诉阳雪说这块玉是家里人的希望,要是这块玉不值钱的话那么家里人的希望不是全都破灭了。阳雪听后说她先拿这块玉去做做估价,要是不值钱的话就不告诉大家。

  阳雪和向微去找了个懂行的人看了那块玉,那个人估计说二十万总是有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立男在公司和新分过来的一个女孩子苏竟做搭档去完成一个策划项目,阳雪回家吃饭的时候告诉大家说她和向微去找了个专家估了价之后他们家的那块玉最少要值二十万呢。大家听了之后都高兴得不行,这时候向微给阳雪打电话说有人二十万想买他们家的玉,是个收藏家。

  阳雪给大家说第二天下午交易,家里面人听后说到时候一起去,卖了玉之后赶紧让阳立男把首付给付了去买个大房子,家里面人都高兴得不行。阳立男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宁宁,他说他们家的那块玉能卖二十万,他们可以去买一个三居室的房子,宁宁听后高兴得不行。但是阳立男说完了之后却是有点的失落。

  宁宁回家之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妈,她妈听了之后有点不可思议,她说只要房子买了就立马让他们俩结婚。廖哥给阳立男打电话说自己被人给打了,随后他还说让阳立男一定要去看看自己,要不然自己就活不下去了。阳立男第二天去看了廖哥,廖哥说自己收了人家的钱但是证没有给人家办好,想让阳立男帮忙把网络注册给办好。

  阳立男说要是别的事情自己可以帮忙,但是证得事情自己办不了。阳雪和阳敏还有她妈打车去卖玉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状况,他们的玉给丢了。阳雪找到了之后打开一看发现玉碎了,她妈看了之后一下子就昏了过去,阳立男去医院之后知道了玉碎的事情,阳立男安慰他妈说没有事情。

  阳雪因为这件事情也是闷闷不乐的,于致远安慰阳雪说这玉都是替人挡灾的,说不定这块玉替他们家人当了一劫。于致远告诉阳雪说这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可不能让坏情绪给蔓延下去,随后他说让阳雪赶紧和他把证给领了。阳雪说本来她是准备和阳立男一起领证的,但是现在家里面除了这个事情她也没有心情了。

  阳立男告诉了宁宁这件事情之后宁宁也气得不行,她和阳立男也吵了起来,她说自己命怎么就这么苦,他们家怎么连房子都买不起。阳立男听后说她要真想要房子就让她找个有房子的给嫁了,宁宁听后说那自己嫁就嫁了,随后走了。宁宁回家之后告诉她妈了事情的经过,还哭着说要给阳立男分手。

  于致远她妈和阳雪一起去做美容,于致远她妈担心让阳雪做房产公证的事情她心里不好受,就给阳雪说了自己的苦心。但是阳雪听后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公正,于致远他妈听了之后赶紧回了家拿着公证书去有关部门核实了一下之后得知自己的那份公证书是假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敏和阳立男去事故科了解了情况之后警察说他们家玉的事情警局管不了,要不然就让他们两家协商或者进入民事诉讼程序区法院打官司。阳敏听后激动得不行,她说这可是他们家急用的钱,不能就这么算了呀。阳敏和阳雪还有阳立男去找了那个肇事的司机要求他们赔偿玉佩。

  那个肇事的司机说别说二十万,就是一千块钱自己也没有,随后阳敏他们进到了那个肇事司机家里面之后发现他们是外地打工过来的,他媳妇还怀着孕。那家人一贫如洗,阳敏他们也没有办法,阳立男给家人说还是走吧。阳敏回去的时候哭得不行,她也自责着,她说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车,自己就打了一回车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阳立男回家之后告诉家里人说不让他们自责了,还说自己决定不买房子了,宁宁要是愿意给自己结婚那就结婚,要是她不想跟自己结婚那就分手。宁宁她妈问她是不是真的和阳立男分手了,要是真的分手了自己就托人给她介绍对象了。宁宁说自己心理面正烦着呢,先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

  宁宁心理面不高兴去找安琪说话,安琪一直试图劝说宁宁跟阳立男分手找个有钱的。于致远回家之后他妈问他说到底是自己重要还是他媳妇重要,她说儿子都是妈给媳妇养的,随后她让于致远早点去睡觉,也没有说公证书的事情。

  第二天于致远要和阳雪去领证的时候阳雪接到了于致远他妈打来的电话说是要见个面,然后再去领证。于致远他妈说自己把她给约出来就是想给她说点事情,阳雪问是什么事情。于致远他妈说让阳雪和于致远去做一个房产公证,要她放弃这房子的一切权利,就算是她和于致远离了婚也不能要房子。

  阳雪听明白了,她问于致远他妈说不知道为什么非要今天说这个,她说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为什么这么反对自己。于致远她妈问杨雪到底答应不答应,阳雪说她就认为自己跟于致远结婚就是为了房子,以后他们怎么在一起相处。于致远他妈把什么话都给说清了,然后说让阳雪跟她一起去公证,阳雪说自己不去。

  于致远她妈说那就看看于致远是听她的还是听自己的,阳雪听后哭着走了。于致远还在民政局一直等着阳雪,阳雪给于致远打电话说自己今天不去了。于致远去了阳雪的单位知道阳雪请假了,随后他接到了自己妈打来的电话让自己回家。

  于致远回家之后他妈生气的说他竟然那个假公证书骗自己,还说自己刚才把阳雪叫出去阳雪没有答应,她问于致远到底是让阳雪签字不签。于致远也是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随后自己就进屋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宁宁的妈去找了宁宁的姑姑,让她帮着给宁宁找个对象,宁宁她姑姑说自己现在还真是有个对象。是自己姑爷生意上的朋友,有钱不说人也好,有时间让他姑爷牵个线让宁宁和那个人在一起吃个饭。阳雪回家之后阳敏要看她的结婚证,阳雪说自己没有和于致远领结婚证,随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阳敏。

  阳敏听后说他妈怎么这么欺负人,她要去给阳雪出头,但是李国栋说阳敏就别添乱子了。阳雪她妈说这大城市的人都是怎么了,还没有结婚就惦记着离婚,到底是怎么想的。于致远他爸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也是有点生气,但是看着自己老婆气呼呼的样子自己也不敢说话。

  于致远晚上给阳雪打了电话把她叫了下来,他给阳雪说他妈现在已经钻到牛角尖里面了,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于致远给阳雪说这都是他妈的意思跟自己没有关系,还说是他妈知道了阳雪她姐要让自己改房本他妈才会这么做的,随后自己就走了。阳雪回屋子里面问了阳敏之后怪不得人家这么瞧不上自己,原来是她演了这么一出。

  阳敏听后有些激动,说自己这么做不都是为了阳雪嘛,随后自己晕了过去。大夫说阳敏本来就有点营养不良,现在又受了刺激,让她住院保胎。阳立男和苏竟在加班的时候苏竟生病了,阳立男看她疼得不行就去给她买了止疼片。阳立男照顾着苏竟吃完了药让她休息休息,苏竟和阳立男在一起说起了话,阳立男买房子每天只吃馒头的事情苏竟也知道,她让阳立男想开一点。

  阳立男也告诉了阳雪说于致远没有错,对阳雪真的挺好的,随后还说那个假的证还是自己以前的同屋廖哥做的,他劝阳雪既然爱于致远那就去做个公证也没有什么的。随后他还说于致远既然做了假证去骗了他妈那就证明于致远了解她,不想让她为难,对她的感情是绝对没得说的。

  宁宁和她妈一起去见了宁宁姑姑给她介绍的对象,宁宁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在吃着饭,宁宁本来就没有相亲的意思。宁宁她妈说那个男的看起来年龄有点大,但是宁宁她姑姑说人家虽然看起来有点显老离过婚,但是是一个董事长,条件吧也算是可以的,人也有钱。宁宁听后跟她妈吵了起来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更不想再找对象。

  宁宁她妈说人家有三百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她怎么就不能为自己考虑考虑呢。宁宁说她怎么这个样子,为了住个房子怎么什么人都能接受,干脆把自己称了卖了算了,随后宁宁生气的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雪给于致远打电话把他叫了出来,阳雪拉着于致远去了公证处要做一个房屋公证,她说自己已经知道她对自己的衷心,现在他们赶紧做了公证然后去把结婚证给领了。于致远回家之后把公证书给了他妈,阳雪回家之后告诉大家说自己跟于致远去做了房屋公证书,阳敏听后说她是不是疯了,要是于致远以后跟她离婚了阳雪就什么都没有了。

  阳雪说自己本来就没有打算图他们家什么东西,做不做这个公证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意义。阳立男在上班的时候接到了宁宁的电话,宁宁哭着说自己想见阳立男,阳立男挂上电话就去见了她。宁宁告诉阳立男说她妈今天带着她去相亲了,她妈相让她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就因为人家有房子。宁宁哭着抱着阳立男说自己谁都不嫁,就要阳立男,阳立男安慰了宁宁把她送回了家。

  宁宁回家之后她妈气得不行,问她是不是去见阳立男了,宁宁说自己就是去见阳立男了,他虽然没有房子自己还是愿意跟阳立男在一起。宁宁她妈说要是她真的想跟阳立男在一起就别认自己这个妈,随后她拿着刀寻死。宁宁她妈第二天去阳立男的单位找到了阳立男。

  宁宁她妈见了阳立男之后当着他们单位人的面给阳立男跪了下来求阳立男离开他们家宁宁,阳立男没有办法说自己答应她随后把她拉了出来。宁宁她妈告诉阳立男说让他给宁宁说分手,阳立男说让她再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宁宁她妈说自己就再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要是他在买不起房子就别怪自己狠心了。

  阳立男又去中介公司找了房子,有个二手的房子首付要二十万,阳立男还差六万块钱,他说自己会想办法的。阳雪在上班的时候她们老板说接了一个大客户,晚上让杨雪陪着一起吃饭,阳雪晚上和老板陪着雷总一起吃饭,阳雪说自己不喝酒。那个雷总好像对阳雪有点意思,他对阳雪有点图谋不轨。

  阳立男晚上喝的醉醺醺的回了家,阳敏问他是怎么了,阳立男不说话,阳雪说肯定是因为宁宁的事情。阳立男说不是宁宁的错,阳敏生气的说着阳立男怎么这么没有出息,阳立男说自己的事情不要她管,宁宁对自己是真心的,都怪自己太没用买不起房子,宁宁才不能嫁给自己。

  阳立男胡言乱语的说为什么要把自己生出来,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受罪,阳敏打了阳立男一巴掌,阳立男跑走了。阳雪告诉她妈说不让她担心,自己第二天一早就去找阳立男,看看到底有什么事情。阳雪她妈说自己想第二天就回老家,她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阳立男被房子给逼疯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立男第二天醒了之后发现手机没有电了,他意识到自己昨天喝醉了酒说错了话,随后他跑回了家里之后他妈已经回了老家。阳敏说都是阳立男把妈给气走了,还说他怎么这么没有志气,要是宁宁非要让他买房子这样的老婆就是不要也可以。阳立男听后没有说话就走了。

  阳立男在大街上遇见了廖哥,他想了想下定了决心告诉廖哥说自己决定给他干,随后他告诉廖哥说自己要六万块钱现金,廖哥听后答应了。廖哥给胡处长打电话说他的事情能办了,但是钱数有点变动,需要见面谈一谈。阳立男的父母在家里面商量着要把老家住的房子给卖了,这现在是阳立男买房子结婚的唯一办法。

  廖哥找到了胡主任,告诉他说他那个证书一个星期之后就给他做好,但是要涨价要八万块钱。胡主任答应了,又给了廖哥一万块钱定金,廖哥找到阳立男说现在自己全都说好了,事成之后六万块钱一分都不会少的,随后又把胡主任的资料给了阳立男。阳立男说让自己再想想。

  阳立男答应了廖哥就做这一回,随后廖哥把阳立男带到了一个黑网吧让他把网络认证的事情给做好了,到时候什么就有了,神不知鬼不觉的。阳立男下了很大的决心之后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帮廖哥做起了网络认证,他需要钱买房子结婚,他也是被生活逼到了这个境地上。

  苏竟给阳立男打电话让他跟公司的人一起唱歌,阳立男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活去找了苏竟。廖哥给阳立男打电话说做得怎么样了,阳立男说自己不想干了,廖哥说现在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撤伙呀,要不然就全完了。阳立男回到了单位用自己的电脑给廖哥做好了网络认证

  ,做完之后他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椅子上面发呆。

  阳雪写完了向微让他写的剧本,她告诉向微说自己写完了,向微说她也太能干了。随后向微给她说了自己对待婚姻的看法和态度,随后她把一万块钱给了阳雪,阳雪高兴得不行,她说这些钱是自己给阳立男买房子筹得钱。阳立男找到了廖哥说自己已经帮他把网上认证的事情给做好了,廖哥听后高兴得不行,他说只要人家一结账就把钱给他送过去。

  阳雪的父母把自己住的房子给卖了十一万块钱,胡主任把剩下的七万块钱给了廖哥,廖哥拿着钱给了阳立男,但那时他就给了阳立男两万五,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自己被那个人给骗了。阳立男也气得不行,他说自己现在还得等着钱急用了,这两万五什么都干不了。廖哥说要不然他们再做一票行不行,这一次一定让他们把钱给付清了。阳立男听后说自己不干了,他让廖哥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胡主任拿了自己的假学历给组织部的人报了上去,他心里面高兴地自己马上就要升副局长了。阳立男去上班的时候苏竟看他脸色不好就问他有什么事情,这时候阳立男接到了他妈打来的电话,他妈告诉阳立男说自己给他的账户打了一些钱让他去查一下,拿着钱去买房子。

  于致远他妈的同事郭队长的儿子刚结婚就死了儿子,于致远她妈听了之后心理面也难受的不行去看了郭队长。阳立男他父母在郊区租了房子住,于致远他妈回家之后失魂落魄的,她告诉家人说自己的同事郭雪华的儿子没有了,他才刚结婚怎么就这么没有了。

  阳立男去银行差了自己的钱,发现突然多了十一万,他赶紧给杨雪打电话问了是怎么回事,杨雪说自己不知道,自己就给他打了一万块钱。阳立男说自己打家里的电话也打不通,随后他问了阳敏,但是阳敏也说自己没有给他汇钱。阳立男说昨天爸妈说要给自己汇钱,但是没想到他们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给家里打电话也打不通。

  阳敏给她妈打电话问了他们哪来这么多的钱,她妈说是从他们舅舅那里借的,阳敏听后也没有起什么疑心,她说怎么舅妈突然变了这么好了。阳立男他妈在电话里面告诉阳立男说让他赶紧把房子给买了,别耽搁了,说完了之后就挂了电话。阳立男他爸说这件事情孩子们终究是会知道的。

  阳立男高兴地拉着宁宁去看了房子,但是以前看的两期楼盘都卖完了,后天第三期就开盘了,价钱还没有定,阳立男说按他们后天再过来看吧。宁宁高高兴兴的回了家,她告诉她妈说阳立男他妈又给了他们十一万,他们过两天就去买新开盘的房子,买个八十平方米的大房子。

  阳立男带着宁宁去看了新开盘的房子,但是还没有到九点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好多,宁宁看了房子之后一问价钱发现一平方米都涨了四千多,宁宁生气的拉着阳立男走了说自己不买了。随后宁宁拉着阳立男去看了市中心的房子,发现市中心原来卖一万三的房子买到了一万八了都,宁宁和阳立男看了之后有慌了神。

  宁宁说他们现在就在市中心这一带找房子,看看有没有更合适的,反正他们有三十万,随后他们两个人又去看了房子。于致远她妈又去看了自己的同事郭雪华,郭雪华告诉于致远他妈说自己不想活了,现在自己的儿媳妇要把孩子给打掉,还要把自己给儿子买的婚房给卖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于致远他妈听了之后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房子写的是他儿子的名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于致远他妈回家之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丈夫于德全,她又坐在家里面疑神疑鬼的担心了起来,随后她还说他们在天河湾小区买的房子现在就值两百多万呢,万一阳雪要是有这么个歪心思怎么办呀。于德全不让她胡思乱想,他说他们家的房子是婚前财产,肯定不会的。

  于致远问阳雪说自己前两天看见她和一个男的在一起吃饭是怎么回事,阳雪说那个人是她们公司的大客户,就是陪一个客户吃饭,没有什么的。阳雪回家之后阳立男说他今天去看房子刚开盘就涨到一万三了,市中心的房子都涨到一万八了。阳敏听后也不可思议的说现在的房子怎么涨的这么快。

  阳敏催着自己妹妹阳雪赶紧去把结婚证给领了,阳雪说自己和于致远的感情牢靠着呢,不让她操心。阳敏在上班的时候也在听同事们议论着房价疯涨的事情,随后阳敏赶紧去楼市看了一下,她赶紧给阳雪打电话说他们俩赶紧帮着阳立男看看房子吧。

  阳雪跟阳敏回家之后叫来了阳立男,他们俩告诉阳立男说他们现在的钱在市中心买可是太不现实了,阳立男说现在他们只好去郊区买套房子了,要不然还是和宁宁去看看新城家园的房子,大的买不起就买套小的吧。第二天阳立男和宁宁去新城家园看了房子,但是去了之后得知新城家园的房子全都卖完了。

  于致远他妈去找了个律师,她问了律师关于他的那个房子一切可能发生的状况,律师说这要自己亲自和他儿媳妇见个面然后谈了话之后才能给她一个万全之策。于致远他妈找了于致远说想跟阳雪他们家人还有阳雪一起吃个饭,于致远看他妈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别的意思就答应了。

  于致远告诉阳敏说他妈想跟家里面人一起吃个饭,随后阳敏和阳雪还有阳立男一起出来吃了饭。这时候于致远他妈请的那个律师也给叫了过来,她让古律师好好地了解了解自己的儿媳妇和她的家人,看看怎么写这个协议。于致远他妈给大家介绍说古律师是专门管婚礼策划的,随后他们一起吃了饭。

  于致远他妈吃饭的时候还给了阳雪两万块钱让她去买些东西准备结婚用,阳雪也不明白自己的婆婆怎么突然对自己一下子好了起来。阳雪接到制片人的通知说她写的那个剧本黄了,人家制片人要去炒房子去,随后他还给了阳雪两千块钱作为补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立男和宁宁又去看了房子,晚上的时候宁宁给阳立男打电话说她晚上睡不着觉,要晚上和阳立男一起在售楼部门口等到天亮,她担心第二天早上去了就排不上队了。他们俩去了之后就发现售楼部门口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了,阳立男和宁宁就在售楼大厅门口等了起来。

  第二天开盘的时候人们都疯一样的往里面挤着,这时候警察过来维持秩序说让他们重新排队,因为人多售楼部的人只好决定抽签决定谁进去选房子。阳立男和宁宁进去了之后人家售楼处的说他们这里的房子要一次性付清,阳立男听后和宁宁失魂落魄的从售楼部里面出来了。

  宁宁问阳立男说他们该怎么办,阳立男给他父母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还在看房子,让他们两个人注意身体。于致远她妈因为到了年龄单位的领导给她做工作说让她退休,她回家之后又哭又闹的说自己心里面难受,她干了一辈子的工作连个副处长都没有混上就这样被扫地出门了,她心理面难受。

  宁宁回家之后看到她妈在家里面哭,她问怎么回事她妈说没有事情就去做饭了。阳雪也往家里面打了电话问了他父母的情况,她让老俩主意好身体别太累着。阳雪挂了电话之后告诉阳敏说她老感觉父母有什么事情,等过两天她回家看看是什么情况。

  阳立男告诉宁宁说以现在的房价他们还是别看新房了,看看二手房算了,宁宁听后答应了。她告诉阳立男说她妈昨天晚上哭了一夜,她害怕自己抗不过她妈,她告诉阳立男说不管是什么房子只要他们能买得起就赶紧买了,不能再等了。阳立男她妈从古律师那里面拿到了一份协议,古律师说他已经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写在里面了,只要阳雪签个字就行。

  阳雪跟着于致远去他们家里面吃饭,吃过饭了之后于致远她妈把阳雪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随后拿出了一份婚前协议,她告诉阳雪说明天她们俩就要去领证了。上次签的那个协议书有点简单了,她说自己这辈子挺不容易的,让阳雪体谅体谅她,她说自己所有的心血和希望都放在他们家致远身上了。阳雪说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了她这么不相信自己,随后她说自己不签,然后就跑走了。

  于致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问了他妈之后才知道他妈又写了一份婚前财产公证书,于致远他爸也说她这是演的哪出呀。于致远也说她妈做得太过分了,他说自己绝对不会让阳雪签这个狗屁协议,他告诉他妈说要是她真的不放心那么就去房管局把房子的户主改到她自己的名下,这房子他和阳雪不住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于致远在大街上找到了阳雪,他告阳雪说那份协议自己是绝对不会让阳雪签的,随后他说自己不会再让阳雪受委屈了。阳雪听了之后说他们裸婚吧,她不想让他妈拿着一套房子来压着自己,他们两个人可以一起的去奋斗,过着自由幸福的生活。于致远听后答应了,他抱着阳雪说那他们两个人就裸婚吧。

  阳雪在广告公司里面交了辞职信,她告诉老板说自己不干了,随后自己就走了。阳雪把自己辞职的事情告诉了向微,向微说自己让她们总监给阳雪找一个出版社,让她当一个签约作家。晚上于致远给阳雪打电话说实在不行就让她在家里面踏踏实实的写小说,自己养着她。

  阳立男和宁宁他们俩跟着中介公司的人去看了二手房之后发现二手房的价钱也十分的高,而且很多人还是抢着要买。阳立男生气地告诉宁宁说他不买房子了,自己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了,该想的办法自己早就想过了,现在他们有了三十万还是买不起房子。阳立男说自己已经想通了,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事,他告诉宁宁说每一次去看房子就在提醒自己有多么的无能,他自己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

  宁宁和阳立男吵了起来,阳立男说既然这样那就让她去找一个有房子的,宁宁说自己对阳立男还算不上是死心塌地吗,他自己又没有良心,随后哭着走了。于致远她妈退了休之后感觉一下子没有事情做了,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自己的情况,整天失魂落魄的。

  阳雪给于致远打电话约他在新房子见面,还让她把婚前协议给带上。宁宁哭着回了家,她告诉她妈说自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要跟阳立男分手找个有房子的嫁了挺好的,随后她让她妈第二天给她安排相亲。第二天于致远和阳雪在新房子里面见了面,于致远说他妈这个人挺要强的,从来没有服过输,他现在想不通为什么他妈那么在意房子的事情,他和他爸就觉得他妈现在精神有问题了。

  阳雪告诉于致远说昨天她看见于致远她妈了,她看的出来于致远他妈状态不太好,还说自己已经开始理解为什么他妈要让他们签这里协议了。随后她说以后的事情她不想了,自己还是把这个协议给签了吧,只要他们以后是真心相爱的什么都无所谓。阳雪让于致远下楼去买根笔,于致远顺手把协议书房子了桌子上面。

  阳敏去阳雪的新家给她送了一套用品,她看到了那份婚前协议书,阳敏看了之后十分的生气,拿着那份协议书就走了,随后告诉于致远说她别想骗阳雪。阳敏出来之后给阳立男打了电话让他赶紧回家,随后打了个车就回了家。阳敏回了家之后告诉阳雪说必须马上跟于致远分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雪不让阳敏生气,她告诉阳敏说这件事情自己已经想清楚了,她自己的人生自己负责。这时候阳立男也回来了,他也看了婚前协议书,阳立男看了之后让于致远出来,阳敏也在一旁添油加醋的。于致远出来之后阳立男生气的打了于致远,阳雪赶紧出来拉住了阳立男,还说这份婚前协议书是自己要签的,不让他管。

  阳雪让于致远先回去,她说这件事情自己跟家里面解释,于致远回家之后他妈看到了于致远被打了,她嚷嚷着要去找到阳雪家评评理。于致远拦下了她说这件事情不让她再管了,还说她还想不想让自己结婚了,随后他生气的回到了自己屋子里面。

  阳雪告诉阳敏说她要签这份婚前协议,阳敏听了之后说让她赶紧搬走,以后结了婚受了她婆婆的气就别过来找自己。第二天阳敏去了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一个律师咨询一下问了这种婚前协议的事情,律师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们也可以让男方家里面签一份离婚协议。

  宁宁跟着他妈妈去相亲了,相亲的对象就是药监局的胡处长,这胡处长办了假学历证之后升上了副局长。胡处长看到了宁宁之后看上了宁宁,宁宁还是不冷不热的吃着饭,吃过了饭之后胡处长约宁宁改天一起去看电影。胡处长对宁宁是十分的满意。

  阳敏回家之后告诉阳雪说律师自己已经请好了,到时候再让律师出一份婚前协议让于致远给签了。阳敏说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关系到钱的问题了,关系到他们家的一口气,阳雪说自己的事情不让她管。阳敏听了之后说那好,让她走,阳雪听了之后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阳敏去的肚子疼,她回屋子里面躺倒了床上。阳雪看阳敏这个样子她也没有办法,就只好答应了阳敏。

  阳立男一个人在外面喝着闷酒,苏竟遇见了阳立男,她陪阳立男一起喝起了酒。阳立男给苏竟说了自己的遭遇和处境,还说了自己的心里话,阳立男喝的烂醉如泥,苏竟一直照顾着阳立男。阳敏约于致远她妈见了面,两家人还都带着律师过来了,谈话开始之后两个律师就开始唇枪舌剑的战了起来。

  于致远他妈生气的回了家,回了家之后还大吵大闹的,于致远他爸于德全说要是实在不行自己就去阳雪家一趟把这件事情说道说道,别让亲家变成了仇家。于德全跟着于致远去了阳雪家,阳敏说的话也是不留余地,她说自己这么做就是为了保护阳雪。(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立男看于致远出来了之后叫住了他,他和于致远在一起吃饭,于致远告诉阳立男说做人怎么这么累,不就是结个婚吗,至于现在都请了律师。随后他说现在自己感觉有房子还不如没有房子,阳立男说自己对买房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于致远安慰他说人绝对不能绝望,让她自信一点。

  阳敏跟于致远他妈在一起带着律师说起了婚前协议的事情,两个人说的不可开交,两方的律师也都是刀兵相见的,阳雪和于致远两个人在一起听得有点不可耐烦。阳敏回家之后心理面还是一直想着婚前协议书的事情。阳雪去卖建材的地方找了一份卖马桶的工作,于致远给她打电话阳雪说自己找到工作了,还不错。于致远晚上想和阳雪一起吃饭,他说自己天天听律师说的那些话就快得神经质了。

  阳雪说自己今天没有时间要回家吃饭,随后就挂了于致远的电话。向微结了婚,阳雪去参加了向微的婚礼,婚礼结束之后阳雪看到了双方的亲家在一起分红包。向微告诉阳雪说自己就是现代婚姻的真实写照。阳立男去阳雪的广告公司找了她,但是公司的人说杨雪已经辞职了,阳立男给阳雪打了电话。

  阳立男去建材城找到了阳雪,阳雪告诉他说自己在建材城上班的事情不能告诉阳敏。阳立男告诉阳雪说现在自己什么房子都买不起了,连个二手的房子都买不起了,她说自己现在觉得文凭根本就是一文不值。阳立男说自己觉得就算是自己奋斗一辈子可能在瀛洲也买不起房子。

  阳雪劝阳立男说只要想开一点其实生活是很幸福的,她不让阳立男为了房子的事情花费太多的经历,别把自己给拖垮了。经过一系列的讨价还价之后阳敏和于致远她妈两个人终于就婚前协议的事情达成了共识,并且拟定出来了一份协议书,拿回家之后分别让于致远和阳雪签字。

  于致远和阳雪一人拿着一份婚前协议书见了面,阳雪和于致远两个人拿着协议书心里面都不好受,于致远说所有的人生悲剧都在这协议书上面表现了出来,真是又可悲又可笑。阳雪说只要他们两个人是真心相对的不就好了吗,他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家里面的人想开一点吗,随后两个人签下了协议书。

  阳雪和于致远两个人领了结婚证,还宣誓了结婚的誓词,阳雪回家把协议书给了阳敏之后就决定搬到新房子里面去住了,阳敏说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阳雪好,阳雪说自己知道,她说这个婚前协议就不要告诉爸妈了,她不想让他们担心。于致远也收拾好了东西搬到新房子里面去住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于致远和阳雪去了新房之后两个人看着自己的新家都感到幸福的不行,阳雪问于致远什么时候把新房给布置了一下,于致远说一领完结婚证自己就跑了过来。随后两个人还在一起喝了交杯酒浪漫了起来,度过了幸福美满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阳雪告诉于致远说等回来有时间了好好地跟于致远他妈在一起聊聊。阳雪她爸生了病头晕,她妈让他去医院检查检查,但是阳雪他爸说自己不去。阳雪往家里面打电话的时候打不通,阳雪感到有点不对劲担心家里面出什么事情,于致远说应该不会,不让她胡思乱想。

  胡主任去了宁宁家登门拜访,他告诉宁宁她妈说自己这次来是向宁宁求婚的,随后他说自己是真心实意喜欢宁宁的,自己年龄也不小了就想组建一个家庭。随后胡主任拿出了自己买的房子的合同,说自己买了套两百平方米的房子,准备写上宁宁的名字。等下次房子下来的时候自己再正式的求婚,宁宁没有说话,但是她妈激动得不行。

  胡主任走了之后宁宁也生气的出来了,阳雪晚上的时候去了阳敏家,她告诉阳敏说自己今天给家里人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自己担心会出什么事情。宁宁去找了阳立男,阳立男看到了宁宁之后没有说话,宁宁抱着阳立男说那个男人今天去他们家了,还说要给她买两百平米的大房子,但是自己不想嫁给他,就想嫁给阳立男。

  阳立男忍着痛说自己给不了宁宁幸福,连个小房子都给不了宁宁,随后他说自己祝宁宁幸福。阳立男把门关上了之后自己也哭了起来,他爱宁宁,但是给不了宁宁房子。宁宁哭着走了,阳立男也失魂落魄的看着天空发呆,随后他接到了阳敏的电话回了家。

  阳敏告诉阳立男说家里面的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爸妈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阳立男听后说自己第二天回老家去看看。阳立男回了老家之后知道了他父母把房子给卖了,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阳雪和阳敏知道了之后也急得不行。

  李国栋开着车连夜带着阳雪和阳敏回了老家,随后他们去找了搬家公司打听父母的下落。阳雪她爸病情又严重了,昏倒了屋子里面,阳敏他们找到了父母之后赶紧把她爸送到了医院,她爸得的是轻微的脑出血,输了液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大的危险了。阳敏她爸醒过来了之后给三个孩子说自己对不起他们,没有能力给他们在大城市里面买到房子。

  于致远给杨雪打电话说让她把父母接到瀛洲跟他们一起住,阳敏也让父母回去跟他们一起住,但是老太太说他在乡下住的都挺好的。随后阳立男他妈问他房子买了没有,阳立男听了之后没有说话跑了出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立男回到了自己的家之后找到了那个买房子的人说自己给他们三十万要把房子给买回来,但是阳敏追上了他拉走了他。阳立男说是他害了爸妈把房子都给卖了,自己要把房子给买回来,阳敏说他们已经犯了一次错误了,不能再犯另一次错误,他让阳立男拿着这三十万赶紧在瀛洲买个房子把父母接过去住,这才是父母最希望看到的。

  阳敏拉走了阳立男,阳立男也冷静了下来。阳敏和阳雪都让父母跟着他们一起回瀛洲住,这样也好方便照顾他们,老两口没有办法之后点头答应了他们。胡主任去宁宁上班的地方找了宁宁,他说他们单位想组织一次旅游,随后宁宁给他了一份资料让他看看,挑一个告诉自己。

  阳雪把父母接到了她和于致远的新房子里面,一家人高兴的在一起吃饭。宁宁下班的时候胡主任邀请宁宁跟他一起吃个饭,说是讨论一下单位旅游的细节,吃饭的时候胡主任还给宁宁送了一个包,宁宁不要,但是胡主任一定要让宁宁收下,他还问了宁宁他们俩的事情。

  阳立男回家的时候刚好看到胡主任送宁宁回家,他心里面又开始难受了起来。晚上睡觉的时候阳雪说谢谢于致远,于致远说夫妻之间本来就不能有什么外心,但是阳雪还是担心于致远的爸妈知道了之后心里面不舒服。于致远他妈给于致远打电话说自己给她做了喜欢吃的酱牛肉,于致远说自己一会儿忙完了就回家。

  于致远回家之后他妈问了他最近和阳雪的日子过得怎么样,于致远说自己过得很好,阳雪也十分的勤快。于致远她妈说自己过两天想去给他收拾收拾屋子,在家里面呆着也没劲,但是于致远说不用了,自己过得挺好的。苏竟对阳立男很好,晚上苏竟跟阳立男在外面说话,阳立男给苏竟说了他们家里面发生的事情。

  阳立男还告诉苏竟说自己和宁宁已经分手了,苏竟一直开导着阳立男,让他不要这么的消沉。阳立男说自己已经不对生活报什么希望了,他常常在想自己以前的坚持是不是都是错的,苏竟听了之后抱住了阳立男,他说自己喜欢阳立男。阳立男听后说了声对不起就慌张的走了。

  阳敏把自己到期的钱取了出来给了阳立男让他赶紧去买个房子,阳立男告诉大家说自己已经和宁宁分手了,也不需要钱买房子了,自己以后会赚钱买房子把父母接过去住。于致远他妈给于致远打电话刚好听到了阳雪她姐姐的吵闹声,于致远赶紧挂了电话回屋子里面给他妈回了过去,于致远把事情给他妈说了,于致远她妈生气的挂了电话。

  于致远他妈挂了电话之后准备去于致远那看看,但是于德全拉住她说让她别操心,随后还说没有人惦记她的房子,人家住在这里只是一个过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雪让阳立男想得开一点,千万不要冲动,要不然到时候会后的就是他自己。阳立男说自己这些天上网看了很多的帖子,有很多人都是和他一样在为婚房而奋斗,他说自己已经想开了,让阳雪放心。阳立男回家之后开始了借酒消愁,他想借着酒精来麻痹自己。

  阳立男把自己的情况写在了纸上站在公园里面征婚,有好多人看他一表人才都留了他的电话号码。于致远在药监局做的药理实验本来都是好好的,但是第二天突然小白鼠就死了,胡处长在开会的时候一直挤兑着于致远。于致远他妈去了于致远的新房见了阳雪的父母,她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要走,她走的时候看见了阳敏拿着东西过来。

  于致远他妈见了阳敏之后两个人又吵了起来,阳敏一肚子气要让自己的爹妈去自己家里面住。于致远他妈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他们收拾好了东西走了。阳敏从于致远家出来一边走着一边骂着,但是在路上她破了阳水就要生孩子了。阳敏的父母把阳敏送到了医院,李国栋去了医院之后也说于致远他妈就是个老巫婆,碰上她就没有好事。

  阳雪去了医院之后他妈告诉她说阳敏被她婆婆气的早产了,阳雪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阳敏早产生下了一个女儿,家里面人都高兴得不行。阳雪晚上去找了自己的婆婆问她为什么要赶走自己的父母,于致远下班回家之后告诉他妈说阳雪的大姐已经早产了,他让他妈少找点事让家里人清静清静。

  阳雪给于致远他妈说自己不想因为财产把她和于致远的感情给弄变质了,她说要是这个样子自己和于致远的感情是不会长久的。于致远拉着阳雪从家里面走了去医院看了阳敏,阳敏说自己不想看到于致远,于致远把东西放了下来就跟着阳立男一起走了。

  阳立男去相了亲,那个女的叫王琴琴,是个在读的社会学博士,阳立男和她交谈了一番之后就说要跟她结婚,自己没有什么条件,就是结婚之后要把自己父母接到一起住。随后那个女博士要采访阳立男说是要写自己的毕业论文,阳立男站起来又走了。

  于致远心情十分的低落,他告诉阳雪说小白鼠死了肯定不是药的问题,他要说服局里面的人再做一次实验,要不然自己走的不甘心。于致远她妈去公园散心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以前打过交道的人,两个人在一起喝茶聊起了天。那个人给于致远她妈说让她去一个基金会帮忙者运作资金,无论是人品还是能力她都是最合适的,于致远他妈说自己回家再想想。(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于致远负责的那个项目因为实验失败胡主任对于致远一直是冷嘲热讽的,那个制药公司因为试验费用昂贵因此决定放弃再做一次实验的机会。于致远找到了宋局长说自己想要辞职,他说自己呆不下去了,他认为自己不适合在机关呆着。宋局长说给他一个星期的休假让他好好想想,想好了再来上班。

  于致远她妈去了基金会管理财务,基金会的负责人高兴得不行。于致远跟阳雪一起去看了阳敏,阳敏对于致远的气也小了一点。阳立男在相亲的时候被苏竟给撞见了,苏竟一直在旁边听着阳立男说的话,她知道阳立男是为了房子才结婚的。苏竟问阳立男到底是在干什么,竟然为了房子出卖自己的婚姻。

  苏竟说除了黄宁宁他可以选择跟任何一个有房子的女人结婚但是为什么不能选择自己,阳立男说自己知道苏竟是个好女孩,但是不想伤害她。苏竟在上班的时候问阳立男是不是还是在看房子,阳立男说自己不看了,对买房子已经失去信心了。

  于致远回了单位告诉宋局长说自己想通了不辞职了,宋局长让他好好工作做出一些成绩出来。阳敏的孩子经常地抽搐还往外面吐奶,阳敏把她送到了医院,大夫检查之后说让她做好思想准备,她们的孩子可能得的是新生儿脑瘫,从孩子的情况来看好像还不只是一种病。要做个核磁共振在仔细检查一下。

  阳敏情绪有些激动,她说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脑瘫,随后又去了妇幼医院做了个全面的检查。阳敏在医院里面一直陪着孩子,她一句话也不说,阳敏的爸妈去了医院之后让她吃点东西别担心,阳敏说她看着孩子这么小就受了这么大的罪她受不了。

  这时候大夫过来告诉阳敏和家里人说新生儿患有化脓性脑膜炎和癫痫病发证,他说这是孩子早产和体重过轻等原因引起的。大夫说这种病的死亡率很高,孩子的情况很危险,让他们家里人做好心里准备。阳敏听了之后发疯一般的打着李国栋,李国栋也痛苦的不行,阳敏坐在医院的地上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于致远回家安慰阳雪说这个病有很多种原因,但是得病率不足千分之一,阳雪听后说孩子还那么的小,还没有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苏竟去中介公司找了小牛,她让小牛去找到阳立男去买自己的方子,让小牛别露馅就行,还便宜了好几十万。小牛给阳立男打电话告诉他说有个天大的喜事,自己给他物色了一个好房子,阳立男说自己没有时间,最近很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于致远她妈去劝说一些人捐款,她还以身作则的告诉那些人说让他们尽自己的能力捐点钱,经过她的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不少的人捐了钱,于致远她妈也高兴得不行。于致远回家之后发现他妈一天到晚忙得不在家,他跟他爸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阳雪她姐家的孩子有病了,要开刀需要二十万。

  李国栋因为没有钱给自己的孩子看病整天的喝酒,阳雪在家里面天天的看着自己孩子也不吃饭。阳雪她妈让阳雪劝劝阳立男先别买房子了,把钱先拿出来救救孩子,阳雪说不让他们操心了,钱的事情自己想办法。于致远回家之后告诉阳雪说先拿着他和阳雪住的房子抵押贷款,他理解阳敏的心情。

  阳雪说于致远她妈会不会不答应这件事情呀,于致远说他妈现在正在做慈善工作,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于致远回家之后告诉他说阳敏的女儿现在也需要善款做手术,他说明了情况之后要拿房本去抵押贷款,于致远他妈说不行。随后她还说了一大堆的牢骚话,说的阳雪家人一无是处,随后还说自己没有义务要帮阳雪家人,房本就是不给他。

  于致远看见他妈这个样子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失落的回了家之后阳雪问他是不是他妈不同意,于致远点了点头。阳雪说那自己第二天去求求于致远她妈,这毕竟是自己家的事情。阳立男给廖哥打电话廖哥的电话已经关机了,阳立男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就骑着自行车去找了廖哥。

  于致远到了廖哥住的地方之后发现廖哥已经把房子给卖了并且拿着钱走人了,他只给阳立男发了一个短信就杳无音讯了,阳立男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他去派出所报了案。阳立男去了阳敏家,还没有说几句话就先走了。于致远跟阳雪回了家,于致远他妈不在家,于德全给他们俩拿了房本,说这件事情他妈顾不上了,自己决定了,随后把房本给了他们俩。

  于致远和阳雪要走的时候刚好撞见了于致远他妈,于致远他妈生气的骂起了阳雪,阳雪哭着给她发誓说这贷款的钱自己一定会还上的,以后她会好好的报答她的。但是于致远她妈还是不答应,这时候于致远吼了他妈说这房子自己贷款决定了,他要救孩子,随后拉着阳雪就走了。

  于致远和阳雪拿着房本准备去银行做贷款,但是于致远他妈给于致远打了个电话说只要他敢去银行自己就跳楼,于致远跟阳雪看到她在楼顶上之后吓得不行,随后他们俩赶紧跑到楼顶上把房本给了她,于致远她妈拿到了房本之后就回了家,于致远和阳雪只知道怎么跟阳敏说。

  阳敏给阳雪打电话让她回家,她告诉阳雪说自己已经想通了,把自己的房子卖了给孩子治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于致远她妈拿着房本回家之后一句话也不说就哭了起来,于致远回家之后告诉阳敏说自己真的没有想到他妈回来这么一出。阳雪说这不怪他,她说自己真的感到住在他妈买的房子里面很窒息,她说于致远他妈一直把自己当外人,她就是不想再住在他妈买的房子里面。

  于致远听后说他们搬走,把这房子和房本都留给她妈,让他妈跟着房子过去。于致远去了实验室之后看到了小白鼠试验箱引水管出现过融化的现象,于致远对小白鼠的死因找到了解释,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又恰好停了电才导致小白鼠死亡的。根本就不是药物的事情。

  阳立男在大街上疯狂的找着廖哥,他要找回来自己丢失的那三十万块钱,苏竟给阳立男打电话约他出来见面,她问阳立男为什么不买房子了,阳立男说自己那三十万没了。阳立男这才想明白是苏竟想把房子低价卖给自己,苏竟告诉阳立男说自己是来跟他告别的,她决定去美国读学位证书,阳立男没有挽留她,让她照顾好自己。

  阳立男偷偷地去了宁宁家附近想看看宁宁,但是他看到了胡主任开车去了宁宁家,阳立男认出了胡主任就是自己给他办的网上文凭,随后阳立男回去之后上网把胡主任的文凭给消掉了。于致远她妈专门去找了市中心医院要给那些需要救助的儿童做手术,她把这件事情给基金会的负责人说了,那个负责人有些吃惊,但是随后让她去办这件事情。

  阳立男在大街上见到了宁宁,宁宁抱着阳立男说他们和好吧,没有阳立男的日子自己一天都过不下去了,她说自己再也不会因为房子的事跟阳立男吵架了,还说都是自己的错,自己不应该逼阳立男买房子。阳立男说都是自己太无能了,宁宁说自己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阳立男,阳立男又和宁宁和好了。

  阳立男晚上送宁宁回家的时候遇见了胡处长,宁宁告诉胡处长说阳立男就是她的男朋友,就是她想要嫁的人。胡处长说她现在还年轻,什么都不明白,等她嫁给了自己住进了大房子就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胡处长说他相信宁宁一定会嫁给自己的。宁宁没有搭理他说他是神经病,随后就回了家。

  胡处长去阳立男住的地方找到了阳立男,他说阳立男还是有点自知之名的好,他让阳立男把宁宁放了,还说他没有能力让宁宁过上好日子。随后他拿出了五万块钱要给阳立男,说是他和宁宁的分手费,阳立男实在是看不惯他的丑恶嘴脸要打他,胡处长吓得赶紧跑走了。

  阳立男上网查到了胡处长的工作单位和电话,他往药监局打了电话,胡处长接了电话,他说自己手上有他的把柄,还说自己知道他的文凭是假的。阳立男告诉他说拿出五十万的封口费自己就会不说这件事情的,要是他不给自己就去检举他,胡处长听后也不知如何是好,以为给自己打电话的是廖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宁宁她妈去看了房子之后高兴得不行,她对阳立男的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阳雪和阳敏还有他们父母也一起去看了房子,大家都高兴得不行。阳立男让他爸妈住在主卧室,宁宁她妈住在小卧室,他和宁宁住在阳台上面。

  阳雪回家之后告诉于致远说她感觉阳立男买房子的事情有点蹊跷,她不知道阳立男这半个月从什么地方弄来了多余的二十万。于致远说阳立男不是说自己吵了股,而且还做了个大工程,他不让杨雪多想了。于致远她妈回家之后心里面难受的不行,于德全劝她说要想开一点,多给警察局提供点线索。

  买阳敏家房子的夫妇两个人去了阳敏家,那个女的给自己老公说他们为了救孩子卖了房子,现在他们买了房子不是趁人之危吗。毛先生夫妇两个人商量了之后说这房子他们不买了,那十万块钱的定金就当做世界给他们的,等他们有钱了再还,就当是交个朋友吧,阳敏听后感谢地不行。

  阳雪写的小说在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出版社找到了阳雪说要跟阳雪签约给她出书。阳雪问阳立男他的钱到底是怎么来的,阳立男说是他自己敲诈了一个贪官,还说自己原有的三十万被别人给抢了。阳立男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阳雪,阳雪说他这是犯法的,他这是错的,不会幸福的。

  阳雪让阳立男去自首,但是阳立男说自己不可能去自首,他现在已经买了房子,已经要结婚了,他告诉阳雪说只要他们俩不说就没有人会知道的,他保证自己只做这一回。阳雪说不行,她让阳立男必须要自首,随后她出来说自己有事就拉着于致远先走了。

  于致远接到电话说他妈被警察局带走了,那个基金会的负责人携款潜逃了,他妈被怀疑是基金会的主谋负责人,要是那个负责人抓不到的话他妈就有可能要背黑锅了。他妈捐的那十万块钱很有可能被认定为是启动资金,于致远和阳雪还有于德全都担心的不行。

  阳雪把阳立男敲诈的事情告诉了于致远,于致远说阳立男要是不去自首的话那他这辈子真的就有可能全完了。阳雪晚上找到阳立男说自己希望他去自首,阳立男说自己可以去自首,也可以接受惩罚,但是她为父母想过吗,他们知道了自己犯罪了之后要怎么生活。

  阳立男说自己不去自首,他说阳雪要是亲手想把自己送到监狱的话那就让她去举报自己。于致远找的律师说要是找不到主谋那么她妈就不好出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退赔,然后争取取保候审。于致远问了全部的退赔款项总共有二百一十一万。

  阳雪听了之后让于致远去把天河弯的房子卖了先把帐还了,争取把她妈早点救出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阳雪和于致远去看了于致远他妈,于致远告诉她说自己和阳雪商量着卖了天河弯的房子把她给救出来。于致远他妈听后说自己不同意卖房子,于致远不知道他妈到底是怎么想的,都这样了还不答应卖房子。阳雪出来了之后说不管他妈同意不同意都要把房子卖了把妈给救出来。

  廖哥被派出所的人给抓住了,阳立男被派出所的人带了过去要协助调查案子。原来是廖哥把抢阳立男钱的人给抓住了,阳立男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聊个给阳立男说自己去了三趟东北两趟广州才把抢钱的人给抓住了,他说自己本来是想跑的,但是想想阳立男确实是个好人,所以他才费了大力气去抓那几个抢钱的人。

  阳立男回去之后想要销毁自己计算机里面的东西和犯罪的证据。阳雪和于致远卖了房子,他们两个人在新房子里面吃了最后的一顿饭。阳雪第二天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和于致远搬了出来,阳立男看到了阳雪和于致远之后什么话也没有说自己扭头就跑走了。

  于致远她妈从看守所里面出来了,于致远和阳雪还有于德全去接她回了家,于致远她妈回家之后知道于致远和杨雪把房子给卖了。她说都是自己把房子给折腾没有了,阳雪说这没什么的,一家人住一起挺好的,还说以后她和于致远有钱了再买一套。于致远他妈说这都是自己的错。

  于致远告诉他妈说阳雪怀孕了,他妈听了之后高兴得不行,她拉着阳雪的手说阳雪真是个好孩子,现在房子小了家里人近就亲了,她打心眼里面接受阳雪了。阳立男把全家人都叫到了一起告诉大家说他犯罪了,他把自己买房子钱的来历告诉了大家。

  阳立男说自己敲诈了一个贪官,那个人就是胡处长,他说自己每天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他说自己不想成为那种一辈子都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人,他宁愿回到以前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那样的生活才是快乐的。他说选择这条路的是自己,要结束这一切的也只能是自己了。

  阳立男给他父母跪了下来,他说自己不孝顺,还让阳敏和阳雪以后照顾好父母。他说自己对不起宁宁,宁宁哭着抱住了阳立男,这时候有警察过来问谁是阳立男,阳立男说是自己报的警,自己要自首。

  几个月之后法院就要对阳立男的案子开庭审理,宁宁告诉安琪说自己不管阳立男会判刑多久自己都会等着他。阳立男被判了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阳雪新书出版了,于致远高兴得不行。基金会的诈骗主犯也被抓到了,于致远她妈也被洗清了冤情。

  阳立男和宁宁也领了结婚证,一家人的好事都是接踵而来,阳雪又从新怀上了一个孩子,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在一起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