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美容产业网资讯新闻正文

吃亏是福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3集

发布日期:2018-12-0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佩慈

  高燕跟着陈玉莲去了照相馆,陈玉莲把高燕介绍了给了肖师傅,她让高燕跟着肖师傅好好的学习照相。高燕在照相馆打扫卫生的时候马唯民去照相,高燕说理发馆已经下班了,她是学徒,给别人照相是违反规定的,马唯民灰溜溜的走了。

  包子去照相馆找高燕一起吃饭,两个人在一起喝起了酒,高燕说自己就是想庆祝庆祝自己终于回城了。包子也喝了不少的酒,他送了高燕回家。第二天中午马唯民又去照相馆照相,高燕生气的出来了,马唯民告诉高燕说现在他也转正了,高燕也回城了,自己也为高燕的回城付出了代价。他又花言巧语的骗取高燕的同情心,高燕不让他再说了,自己跑走了。

  高燕问了包子马唯民跟王经理的事情,包子理解错了,他还以为高燕是说他自己。包子听后情绪有些激动,他想告诉高燕说她的回城是自己帮的忙,但是没有说出来,包子说高燕这人挺聪明的,什么时候才能看透自己,他生气的走了。

  马唯民找到了高燕,说以后每天送高燕回家,高燕心理面已经开始慢慢的原谅马唯民了。蔡师傅安慰包子说假的真不了,早晚有一天马唯民的狐狸尾巴会漏出来的,包子说马唯民那小子太能骗了,蔡师傅安慰包子早点休息。

  第二天包子在吃饭,高燕找到了包子,她说包子对她的好自己都知道,她说以后不想跟包子在一起的时候别别扭扭的,她问包子以后还是不是朋友。包子说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高燕让包子吃饭,自己就先走了。高燕在回家的时候被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给欺负了,马唯民知道了之后去高燕家看望高燕。

  那个孩子的母亲也来看望高燕,给他赔礼道歉,那女的说知道这事儿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有什么事情告诉她。陈玉莲脸色很不好,言语也十分的尖酸刻薄,她说这街坊四邻都知道了,那女的说有什么事情尽管跟自己说,她一定会尽力帮忙的。马唯民和陈玉莲说让他们先想想再说。

  马唯民去上班了之后先来的前台曹红霞跟马唯民说起了话,马唯民看曹红霞长的年轻漂亮,就跟曹红霞套起了近乎。

  街坊邻居告诉陈玉莲说那个小子的妈看起来还挺讲理的,她让陈玉莲好好考虑考虑条件。包子去看了高燕,高燕不在家,他跟陈玉莲说起了话,随后看看没有什么事情自己就先回去了。他跑到妇产科去找高燕,那大夫说这姑娘来了之后又哭又闹的,他们大夫怎么说都不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知青们都陆陆续续返程了,但是我还在黑龙江的农场与出头土地打着交道。我做梦都想着回城,回到母亲的身边,回到曾经和我在农场一起劳动,一起生活过得男朋友马唯民的身边。

  马唯民回城以后,我们只有靠书信来往,来联系我们的感情,我每天都盼望着他的来信,但是这段时间他的信突然少了,接着农场里就传出他和某个人的留言,我开是不相信,但是决定回城找他问个清楚。

  高燕回到了城里,她一把推开了理发店的们,找到马唯民劈头盖脸的就问那个女人是谁,大家说的是不是真的。此时的马唯民正在进行业务考核,他说那都是没有的事,让高燕先回家,等考核完了再说。高燕问马唯民到底有没有真心喜欢过自己,马唯民恼怒地说不喜欢,高燕听了以后和马唯民闹了起来。

  他们俩争斗中高燕不小心把理发店和马唯民一起参加考核的学员包子的手弄伤了,随后高燕赶紧骑着自行车送包子去医院。包子到了医院之后因为对麻药过敏,所以只好直接缝针,高燕拉着他的手担心的不行。包子看好了手之后对高燕介绍说自己叫包立功。

  包子回去之后问马唯民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什么高燕的事情,马唯民给小包说了他们俩的情况,这时候高燕来到他们俩的宿舍找马唯民。高燕说自己想来想去还是想问清楚,马唯民说自己回城是因为表现好,有人嫉妒他所以才往他身上泼脏水的,高燕听了马唯民的话之后相信了他。

  包子一个人在楼下磕着瓜子,蔡师傅让包子晚上住到他那里。刘老师叫来了高燕的母亲陈玉莲,陈玉莲去了马唯民的屋子里之后没有看见高燕,高燕偷偷地跑走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王经理找到了马唯民,告诉他晚上九点的时候见面,恰好被包子给听见了。包子回去了之后见到了高燕,他告诉高燕说马唯民晚上估计不回来了,叫高燕别等了。

  马唯民跟王经理在宾馆见了面,两个人原来是恋爱关系,只是王经理当年因为一个上大学的名额跟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现在瘫痪在床。王经理告诉马唯民自己想要出国,拿了学位之后再把马唯民弄出去,这样两个人就可以在一起了。马唯民听后说他老感觉王经理是他的上司,和当年在农场的的时候不一样。

  马唯民和要走的时候王经理出来送他,两个人在大街上亲热,刚好被高燕给看见。高燕告诉马唯民说他实在是太卑鄙了,随后她删了马唯民以一耳光自己生气的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唯民回去了之后问包子见到高燕了没有,包子说下班的时候碰见了,马唯民听后问包子高燕给他说什么了没有,包子说高燕说要跟他分手。马唯民听后说他和高燕已经分手了,两个人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高燕第二天走的时候包子去送了高燕,他让高燕好好地照顾好身体。马唯民和王经理害怕高燕把他们俩的事情说出去,他告诉高燕说只要她不批高燕返城的事情,高燕就回不来,这件事情她也不会说出去。包立功回去之后知道了高燕的事情,包子知道了这是马唯民和王经理从中做得更,他要马唯民告诉王经理把高燕弄上去。

  马唯民找到了王经理,告诉了她包子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他让王经理把理发店转正的名额给他,到时候包子就是一个临时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马唯民给包子说他自己好话歹话都说尽了,但是王经理就是不领情,他自己也能没有办法了。

  包子晚上偷偷的拿着东西去给王经理送礼,要替高燕帮帮忙,但是有个女的一把拉住了包子,还叫来了街坊四邻说自己抓了个走后门给王经理送礼的。包子被大家给围了起来,这时候王经理过来看见了包子和那个女的,这女的是高燕的母亲陈玉莲。

  陈玉莲是为了自己女儿高燕的事情过来的,她找王经理理论自己的女儿高燕为什么不能顶替自己的职位。王经理问包子是过来干什么的,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包子自己也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王经理告诉包子说让他第二天等自己的消息,她想跟包子好好谈谈。

  包子回去了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快板,他想哄王经理开心开心,也好让她帮帮高燕的事情。晚上包子去见了王经理,王经理告诉包子说自己和马唯民的关系其实没有什么,只是有的同志可能是误会了。王经理说她知道了高燕的事情,包子说只要王经理能帮了高燕,王经理以后让自己干什么都行,这时候包子拿出了自己带的鸡,要给王经理送礼。

  这时候马唯民正好进来了,包子生气地说都是马唯民出得好注意,自己灰溜溜的走了。包子回去之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蔡师傅,蔡师傅说不会是马唯民和王经理有什么事情。

  王经理找到了包子,他告诉包子说高燕的事情自己已经解决了,包子高兴地不行,他十分的感谢王经理。包子和马唯民考核转正的日子到了,因为他们俩只有一个转正的名额,王经理想让马唯民提前转正,但是包子的手艺确实比马唯民好得多,蔡师傅也生气的不行自己先走了。

  高燕回了家,接替了她妈照相馆的工作,陈玉莲见女儿回来之后高兴地不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去妇产科找高燕,那大夫说她人已经走了,高燕回家之后说真不应该去医院做检查。陈玉莲看了化验报告,上面说处女膜破了,高燕说大夫说这并不能证明什么,有很多种原因造成这样的结

  果。陈玉莲说要是这样的话那她也不好一个一个跟别人解释,她决定让哪一家的人把高燕的哥从外地调回来。

  包子去找了高燕,他把高燕叫了出来豆高燕开心,高燕说那个男的真的没有把她怎么样,但是自己去医院证明不了。包子说自己相信高燕,他去找了马唯民,让马唯民去找高燕好好说说话,马唯

  民又利用包子的善良欺骗了包子。他告诉包子说自己为高燕的调动费了多么大的力气,而包子他只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包子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陈玉莲问了高燕马唯民心理面是不是还是不相信她,高燕说他们俩还可以,陈玉莲说但凡是男人对这些事情都是十分的小心眼,要她好好地跟马唯民解释一下。马唯民下班的时候曹红霞约他一起

  去看电影,而王经理还在宾馆等着马唯民,马唯民去的时候说加班了,所以才来的晚了点。

  王经理告诉马唯民说以后他们不要再单独见面了,她觉得这样做对不起自己的老公,马唯民听后安慰王经理说他们是一路人,不让王经理想得太多。高燕从蔡师傅那里知道了包子对她工作的调动

  用了不少的心,她心理面开始想到了包子的好。

  小军的母亲带着小军去给陈玉莲和高燕赔礼道歉,她把高燕的哥哥高明从西双版纳掉了回来,还准备安排他去灯泡厂工作。她让儿子小军过来送了辆自行车,还有很多的两票和肉票,还让陈玉莲

  考虑考虑高燕和小军的婚事。

  高燕去理发店找包子,理发店的大姐说小马已经下班了,这时候高燕说自己是找包子的。曹红霞看到了高燕之后言语刻薄的说小马告诉自己他没有对象,随后高燕憋了一肚子气回家了。高燕回到

  家之后看见了自行车和粮票,陈玉莲说那孩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毛病,长的也是仪表堂堂。高燕听了之后说她妈这是什么意思,以后要是再说这样的话自己就不回来了,随后生气的走了。

  曹红霞去了马唯民的宿舍,她告诉马唯民说上次看电影一起去的郭叔叔和鲁阿姨对他的印象都不错,抽空还要请马唯民吃饭呢。然后曹红霞让马唯民去给她倒水喝,她看见了一只蟑螂,就扑在了

  马唯民的怀里,随后马唯民就把曹红霞抱在了床上亲热了起来,刚好被推门而入的高燕撞了个正着,高燕生气的跑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燕跑了之后马唯民赶紧去追,正好遇见了包子,包子知道了高燕肯定是看见了马唯民和曹红霞的事情,赶紧去追高燕。包子追上了高燕,高燕不让包子一直跟着她,她说自己跟包子没关系,包

  子一怒之下给高燕表白了,他说出了自己对高燕的心意。

  高燕生气的推了包子一下,包子从铁道上面滚了下来,高燕把包子送到了蔡师傅的宿舍,蔡师傅给包子治着伤。高燕见包子没有事之后就先走了,她出来又遇见了马唯民,她告诉马唯民说包子现

  在已经是自己的对象了,她的事情用不着马唯民操心。

  高燕回去了之后说了自己的对象是包立功,她母亲陈玉莲坚决不同意高燕跟包子处对象。第二天曹红霞在理发店要马唯民给她说清楚,王经理过来了之后问马唯民到底是什么情况,马唯民又编着

  谎话骗王经理。王经理已经知道了点事情,他让马唯民处理好个人生活方面的事情。

  曹红霞告诉马唯民说要是王经理欺负他了自己就告诉郭叔叔,让他整王经理。高燕跟着包子在宿舍里看电视,陈玉莲见高燕下班了没有回家就去理发馆的职工宿舍找高燕,她告诉乔经理说都是包

  立功缠着她们家高燕。乔经理好言劝慰了陈玉莲一番,让她先回家问问高燕的想法,现在的年轻人都讲究恋爱自由。

  陈玉莲走的时候遇见了马唯民,她告诉马伟民说要是看见包子把她们家高燕往宿舍领就去给她报个信。曹红霞告诉马唯民说郭叔叔今天过生日,在饭店订了一桌酒席,让他跟自己一起去吃饭。包

  子问高燕说她妈都喜欢什么,怎么才能让高燕她妈接受自己呢。

  马唯民跟着曹红霞去了郭局长家吃饭,高燕去理发馆找包子,刘老师告诉她说包子病了,高燕去宿舍看包子。马唯民看见了高燕去了他们宿舍之后赶紧去告诉了高燕她妈,陈玉莲听后赶紧跑了过

  去。

  高燕给包子带了自己做的鱼吃,这时候陈玉莲刚好进来,她说高燕干什么呢,怎么这么不要脸,高燕没有办法赶紧拉走了陈玉莲。陈玉莲告诉高燕说他哥快回来了,到时候她哥要娶媳妇,肯定要

  住家里,她想给高燕再介绍个对象,家里面还有房子,高燕说自己的事情不让她管。

  蔡师傅知道高燕的妈妈来过了,包子问蔡师傅该怎么办才好。蔡师傅给他出主意说让他去找找乔经理,看看能不能早点转正,到时候高燕她妈估计也就没话说了。包子去找了乔经理,他问乔经理

  自己想提前转正有可能吗,他说自己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强烈要求提前转正。(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谢谢乔经理,他自己能不能过丈母娘这一关就看自己能不能转正了,乔经理告诉包子让他早点休息,自己会替他想办法的。马唯民晚上送曹红霞回家,刚好被王经理看见,王经理说最近一约马唯民他都有事原来是跟这个丫头片子在一起。马伟民说既然王经理不相信他,自己何必要等她呢,王经理说马唯民还是不了解他,自己有不得已的苦衷。

  高燕下班回家了之后陈玉莲叫来了自己给高燕介绍的对象,高燕生气的进了屋,陈玉莲让高燕出来跟人家说说话。包子跟着吕大姐学做饭,他知道高燕喜欢吃醋溜土豆丝,就特意的学了起来。高燕来找包子,他们两个在屋子里谈情说爱,这时候包子的弟弟包立德从乡下过来找包子,他告诉包子说自己快要结婚了,来给包子节点东西,放在家里让人家看看。

  高燕赶紧出来给立德做饭吃,包子说自己这里真没有什么东西,他去问吕大姐借了一个电风扇。随后包子又去找了蔡师傅,想找蔡师傅借点东西,他说借两三天充充门面就还回来了,蔡师傅不答应。包子叫来了他弟弟,蔡师傅看包子的弟弟跟他爹长的很像,就让他挑点东西,包立德想搬蔡师傅的柜子,蔡师傅没有办法就答应借给他三天。

  王经理主动向组织上交代了他和马唯民的事情,曹红霞也带着马唯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郭局长,郭局长说局里面已经调查清楚了,决定调王经理去县里的百货店工作。局里因为理发店的生意忙,决定也调包立功提前转正,马唯民听了之后心理面也不是个味儿。曹红霞也知道了马唯民和王经理以前的关系,生了好几天的气,她让马唯民先把房子的问题给解决了,然后再说结婚的事情。

  包子因为局里让他提前转正,请了蔡师傅和高燕一起吃饭,这时候陈玉莲带着高明过来饭店里找到了高燕。高明看见了包子之后要打子,高燕和陈玉莲吵了起来,这时候高明看到了高燕和包子的感情之后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他有同意了高燕跟包子在一起,他让包子好好对高燕。

  高明因为失了恋回到家里病的昏昏沉沉的,陈玉莲害怕儿子有病再傻了,就合计着要给高明再介绍个对象。乔经理和刘老师分到了单位的房子,两个人快要搬走了,筒子楼的房子说是让局里的廖科长搬过来住一段时间过渡一下。蔡师傅跟吕大姐等人都来祝贺乔经理和刘老师,说他们终于熬出来住上单元房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知道乔经理要搬家,就过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陈玉莲找到了院子里的冯大妈,她告诉冯大妈自己儿子高明的事情,他担心儿子想不开再有个三长两短,就脱冯大妈好歹给他介绍个对象。

  马唯民又在屋子里跟包子出主意说让他去闹闹争取分到房子,他撺掇着包子去争取一套房子。冯大妈给高明介绍了自己的外甥女小莉,高明病怏怏的出来之后知道了小莉原来处了对象五年了跟别人结婚了。高明一挺来了劲儿,两个人是通病相连,进屋里聊了起来。

  陈玉莲和高燕出来了之后见到了包子,包子一看见陈玉莲扭头就跑,陈玉莲问包子跑什么,她说自己也是替高燕着想,只要包子有一间房她就不反对。包子回去了之后帮乔经理搬家,马唯民看乔经理搬完了之后就让包子赶紧行动去占了乔经理的房子,要不然就被别人抢先了。

  包子踢开了乔经理的门进去了,他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进了乔经理以前住的屋子里面。他正搬东西的时候被吕大姐看到了,蔡师傅和大家出来了之后包子说大家要理解同情他呀。蔡师傅说包子乱搞,随后也由他去了。

  包子找到了高燕,带她去了自己新搬的屋子里,他告诉高燕说以后这就是他们俩的新房了。高燕也高兴地不行,她问包子喜不喜欢自己,包子正和高燕亲热的时候乔经理推门进来了,他逮着包子狠狠地教训了一顿。高燕说包子所做的都是为了她,她妈这个样子包子也没有办法。包子告诉乔经理说自己去服务局找领导说清楚,自己一人做事一人当。

  包子找了局里的领导,局里的领导让他马上办出来,不搬就把他开除了。包子回去之后吕大姐告诉他说人家廖科长都把东西拉过来了,连人家的妈都过来了。包子看见那老太太一个人在这儿不行,就让吕大姐给他请半天的假,自己看着老太太。

  包子缠着老太太去了自己的屋子里睡会儿觉,老太太说她才不想要这间房子,是他儿子嫌他多余才让她搬到这里来的。包子劝老太太想开点,老太太睡了之后他把老太太的东西都搬到了屋子里。

  廖科长下班之后带着局里的领导还有乔经理去了包子住的筒子楼,包子把自己的东西搬了出来,把老太太的东西搬了进去,他也没有拿原来屋子里的钥匙,只好在外面等着。

  包子跟蔡师傅一起说话,他说自己一看见那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了就不忍心了。蔡师傅说这件事情都是让他自己给搞砸了,包子说蔡师傅要是有主意干嘛不早点告诉自己呀,老来这马后炮。马唯民跟曹红霞回来了,包子让马唯民赶紧开门说自己进去歇会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唯民跟曹红霞都让包子一定要坚持住,包子说他这人就是心软,就当自己是锻炼锻炼身体,他让马唯民赶紧把们打开,自己把东西搬进去睡会儿觉。马唯民说现在他和曹红霞说两个人已经结婚了,今天下午已经领了证了,曹红霞的意思不让包子再搬回去住了。包子生气的不行,他叫嚣着说马唯民和曹红霞串通起来骗他。

  曹红霞拿着钥匙就是不给包子开门,吕大姐和蔡师傅都劝曹红霞把门打开让包子进屋去住,曹红霞和吕大姐他们吵了起来。曹红霞打开了门之后屋子里的东西都已经整过了,包子已经没有地方住了,这时候高燕过来了。她叫走了包子,劝包子不要再闹了,高燕陪着包子一起去找领导。

  包子找到了蒋主任,他给蒋主任说了自己的情况,蒋主任陪着包子去筒子楼看看情况。曹红霞跟马唯民在屋子里不吭声也不开门,蒋主任先给包子找了一个住的地方,说有什么事情第二天再说。

  第二天早上曹红霞和马唯民早早的就出来了,包子心理面是气得不行,梁主任叫包子跟马唯民还有曹红霞给他们三个人开会。马唯民巧舌如簧的说的包子有理说不清,梁主任告诉包子说先让他在集体宿舍住一段时间,等到单位有分房子的机会就先考虑包子,他让包子安静安静把事情想通了。

  高燕回家之后陈玉莲告诉她说她哥准备结婚,让高燕赶紧跟包子商量商量把婚结了,到时候他们家来个双喜临门,要不然他们家就住不下了。高燕去找包子,马唯民遇见了高燕,他说自己从一开使就没有想过要把包子挤出去,还说包子配不上她。

  包子出来听见之后打了马唯民,曹红霞出来之后又是吵又是闹的,蔡师傅出来之后把包子叫回了屋子里。他说大家还是一个单位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又都是邻居,总不能一见面就打架吧。包子说马唯民说话也太损了,高燕也有点生气,这时候乔经理也过来了。

  乔经理说不让包子再闹了,要是再这样闹下去就没有人同情他了,到时候说不定单位还要开除他。蔡师傅让包子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包子说不用了,自己现在跟大家一起住的挺好。

  包子给别人理发的时候知道那个理发的年轻人要去相亲,问了之后才知道相亲的对象是高燕,包子一不注意给吹风机给电着了。包子去了医院之后高燕去看包子,包子问了高燕相亲的事情,高燕说不让包子胡思乱想,她心理面已经装不下别人了。

  高燕告诉包子说她们结婚,随后自己就跑回家拿户口本去了。包子高兴地也让蔡师傅去把自己的户口本给拿过来,他高兴的说自己要结婚了。高燕回家拿完户口本出来的时候刚好遇见了她妈和哥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明问高燕干什么去了,相亲那男的他见过了,长的还行,陈玉莲说她跟人家那孩子说好了,等过几天再见一回。高燕在家里出不来,陈玉莲也不让高燕出来上厕所。高燕晚上不睡觉,包子在高燕家门外等了一天也没有见高燕出来。

  第二天高燕上班的时候包子还在门口等她,两个人拿着户口本领了结婚证,一起去照相馆照了相,随后包子去理发店给高燕做头发。两人晚上一起去照相馆过新婚之夜,他们俩把照相馆的凳子放在了一起当床,高燕又拿过来了被褥。包子一不小心把照相馆的板凳腿给弄断了,他跟高燕拿了手电筒准备去外面找东西把凳子给修好,这时候陈玉莲过来看高燕了。

  陈玉莲进屋看到了坏凳子和被褥,问高燕是怎么回事,高燕说自己看没人准备睡觉,没想到凳子坏了。陈玉莲说高燕一个人在这儿她不放心,就坐下来陪高燕说话,她说自己就是看不上包立功,不让高燕跟他走得太近乎。包子等陈玉莲走了之后赶紧出来跟高燕一起修凳子。

  包子第二天去理发店上班的时候给大家发喜糖吃,大家都恭喜包子,替他高兴。包子跟高燕商量着要不要先去看看她妈,高燕说她妈现在就认识房子,等到有房子了再去他们家里。随后高燕带着包子一起去找梁主任说说房子的事情。

  高燕和包子请梁主任吃饭,说了他们俩现在的情况,高燕给梁主任说了家里的情况,从来都没有给组织填过什么麻烦,就是希望组织上能够照顾一下他们给他们分一间房子。蒋主任说等下次有房子的时候就给他他们俩争取。

  包子回去了之后在水房洗头,马唯民去倒洗脚水又跟包子见了面,两个人又斗起了嘴。马唯民回去了之后又拉起了脸,曹红霞说马唯民是看人家包子娶了个漂亮媳妇自己吃醋了。马唯民说他包立功有什么能耐,那高燕也是个傻子,嫁给包立功有什么好处,随后自己躺在床上睡起了觉,曹红霞也在一边生着闷气。

  乔经理让包子下班之后就别加班了,新婚小夫妻蜜里调油的,他也知道,包子心理面也高兴的不行。包子下班之后去照相馆找高燕,今天是高燕值班,所以他过来陪高燕,谁知高燕告诉他说肖师傅的婆婆要过来住在照相馆里,要住办个月。包子心里面一下子凉了,他告诉高燕碧波仙子分集剧情介绍 第41集:

  找到水的李安回去后却不见了鱼姑娘。原来鱼姑娘被族长的人抓住了。李安抱着水来到族长这里找红鱼儿,被射伤。族长被感到,让人把李安扶了起来,李安把剩下的最后一点水送到了红鱼儿的面前,却在红鱼儿正在喝时晕了过去。这时传来了韩公子的笛声。

  凤妹终于破了水墙出来了,她来到县衙找李安,却听说李安不在,也听说鱼姑娘也不在,于是就走了。李母要赵秀带她回家,赵秀因为韩公子和李安的事对李母说再等。但李母坚持要走,要赵秀去找钟老板。凤妹来到酒楼打听到了李母的亲人在店里。凤妹来到楼上找到了李母。红鱼儿回到湖里,发现凤妹已经不在。吕纯阳回来了,众人问李安和鱼姑娘的事,被凤妹听到。第二天,赵秀去看马车时,凤妹又偷偷的去找了李母。当赵秀和二柱上楼来扶李母时,李母突然又说不走了。

  晚上,李明道和韩公子围着火堆谈心,韩公子突然说想回余县,李明道猜他是舍不得他的财产,但被韩公子否认了。

  赵秀与李母说话,李母对赵秀很是不耐烦,并向钟老板要求多一间房要与赵秀分开睡。红鱼儿来找吕纯阳,并把凤妹的事情与吕纯阳说了。红鱼儿来看李母,李鱼听到鱼姑娘来了吃了一惊。李母听说李安三年后才能回来,于是要求要马上去边关。赵秀考虑到李母的身体,再三劝她不要去,李母却大发雷霆。晚上赵秀给李母盖被子,却被李母一脚踢倒了。赵秀要给李母洗脚揉腿,却被李母拒绝。赵秀表面上说要带李母去边关,实际上却是带李母回家,半路上却被李母识破,于是李母追着赵秀对她大打出手,正好红鱼儿和吕纯阳也在附近找凤妹,听到赵秀的哭声,于是过来阻止了李母。李母不喊着要去边关了,却也不回家,而是要回余县。赵秀身上被李母打的不轻,红鱼儿正在帮她擦药,这时二柱和小武过来说国舅救了李安,李安要回来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燕再招待所的门口遇见了以前相亲的对象,寒暄了一番之后包子过来了,包子拉着高燕说去另一个招待所吧。高燕说自己不想去了,万一遇见熟人再告诉她妈那就麻烦了,随后两个人一起去小树林里面转转。这时候联防队的人拿着手灯出来巡逻,非说他们俩耍流氓。

  他们俩被联防队的人带回了所里,包子说自己的结婚证找不到了,证明不了他们俩是夫妻。随后包子说让单位的蔡师傅过来证明他们俩是夫妻关系,但是蔡师傅没有拿工作证,又回去拿了。这时候陈玉莲去包子住的筒子楼找高燕,谁知是曹红霞和马唯民开的门,说包子已经不在这儿住了,他好像被联防队的抓了,说包子是耍流氓。

  这时候蔡师傅刚好回来,陈玉莲非要跟着蔡师傅一起去联防队看看去,到了之后陈玉莲看见高燕也在,非说包子是流氓罪,要判他个十年八年的,蔡师傅在旁边也不好说什么。这时候联防队的一个队员找到了他们俩的结婚证拿了过来,陈玉莲看了之后十分的生气,回了家之后也不见包子和高燕。

  包子和高燕在外面也没有地方去,包子带着高燕去了自己的宿舍,高燕说恐怕不好吧,谁知道蔡师傅给他们留了字条,让包子去他的屋子里睡觉。蔡师傅在屋子里又给包子放了一张床,让他和高燕住在里面。

  高燕第二天去上班,肖师傅说不如自己去跟高燕她妈说说去,老住在蔡师傅家里也不是个事情。高明去照相馆找了高燕,他说不是他们妈看不起包子,只是包子现在没有房子,高燕说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自己已经嫁了。高明说自己也不是来劝高燕,他现在也着急,小莉要是再娶不进来就该进别人家的门了。

  高明说先委屈高燕再外面住几天,等过两天她妈的气消了找个台阶让她下个台,然后就接她回家。马唯民跟着曹红霞去了郭局长家,曹红霞说看郭局长头发长了,工作也忙,没有时间去理发馆,特意让马唯民上门给郭局长理发。

  曹红霞跟郭局长鲁阿姨在一起拉着家常,她一个劲儿的说着马唯民的好话,两个人回家之后都在沾沾自喜。高燕给蔡师傅和包子在家里做着饭,包子给蔡师傅买了好酒,三个人在一起吃饭,蔡师傅祝他们俩白头偕老恩恩爱爱。

  包子和高燕问了蔡师傅他爱人怎么没有过来过,蔡师傅说他爱人有风湿病,腿脚不方便,都是自己过年的时候回家。高燕问蔡师傅他们俩住在这儿会不会不方便,蔡师傅说自己五六年就过来了,和爱人没有儿子,自己就把包子当儿子看待了,高燕自己也当成了媳妇,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高燕去外面乘汤喝,给隔壁廖大妈和吕大姐都盛了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吕大姐回去了之后跟爱人说高燕就是比曹红霞好多了,包子娶了个这么好的媳妇也算是有福气,还说包子的丈母娘怎么这么狠心呢,要是自己真的狠不下心。马唯民跟曹红霞在屋子里又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两个人合计着多攒点钱买点家具,曹红霞说让马唯民把工资都上交给她,自己攒着。

  吕大姐的女儿妞妞去了蔡师傅家玩耍,在床板下面找到了一本金瓶梅,她拿着跑回家问爸爸和吕大姐是什么书。这时候蔡师傅刚好路过他们家,周师傅问蔡师傅怎么给他女儿看这种书呀,蔡师傅说不是他给妞妞看的。妞妞说是她自己找到的,周师傅看了之后说是洁书,又给了蔡师傅。

  陈玉莲准备跟高明出来去小莉家,这时候吕大姐找到了陈玉莲,说了高燕住在蔡师傅家里面的事情,担心有点不方便害怕出点什么事情,毕竟蔡师傅一个人在这里住,害怕不方便。高明听了之后去找高燕回家,高燕说自己又不是一块抹布,说扔就扔,说捡就捡的,自己不回去。

  高燕在门外跟高燕说蔡师傅的人品有问题,他看黄色小说,蔡师傅听见之后出来之后说自己的房子小住不下这么多人的。小包回来了之后蔡师傅说让他赶紧收拾东西让高燕走,包子送高燕回了家。

  包子在上班的时候想到了一个讨好丈母娘的好办法,下班之后他跟着高燕回了家。陈玉莲一出来之后就没有给包子好脸色看,包子知道丈母娘爱掉头发,就特意做了个假发给陈玉莲送了过去,陈玉莲开始说自己不带,她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包子给陈玉莲带上去了之后高燕和高明在一起都说着好听话,陈玉莲心理面好像已经接受了包子,但是嘴上还不承认。陈玉莲说自己不是成心为难包子,只是他现在没有房子,高燕还住在家里,高明也准备结婚但是家里的房子住不下。包子说自己会抓紧时间想办法的,绝不耽误哥哥结婚。

  冯大妈找到了陈玉莲,说了高明和小丽的事情,乔经理告诉包子说服务局的过副局长家的沙发坏了,包子不是会修吗,就让他去修修,看看能不能跟过副局长套上点关系。

  包子第二天去了郭局长家里,他看见了那天去理发的鲁阿姨,鲁阿姨正在门口弄着她那件旧沙发。包子过去了之后说自己是修沙发的,鲁阿姨也认出了包子是红星理发馆的,她让包子修修看能不能修好。包子准备开始修的时候她问包子修一个沙发多少钱,包子说给领导干活不要钱,鲁阿姨听后问包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郭局长帮忙啊,要是有的话这沙发就不让修了。

  包子听后反映了过来,说自己就是修沙发的,不求郭局长帮什么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说领导关心下级,下级也应该关心上级,自己来修沙发就是什么都不图,随后自己开始忙活了起来。包子一边干着一边跟鲁阿姨拉着家常,这时候马唯民过来了,还让人带来个新的沙发,他说就是知道鲁阿姨的腰扭了,心理面急得不行,所以就赶紧给她送个沙发过来。

  鲁阿姨不肯要,但是马唯民说小霞早把鲁阿姨他们当亲人了,这就是小辈孝敬长辈的,鲁阿姨没有办法只好收下了。包子去了照相馆找高燕,让他跟着自己回筒子楼,高燕说那多不好意思,包子说中午筒子楼没有人,明天中午一下班他们俩就去筒子楼不见不散。

  包子中午问蔡师傅要了钥匙回了筒子楼等高燕,高燕准备下班去的时候有一对年轻人要照相,高燕没有办法只好给他们两个人先照相。马唯民知道了包子要跟高燕干什么事情之后也回来了,还般了个梯子准备偷看。

  包子等高燕不来就去了照相馆找高燕,他去了之后得知高燕刚走就赶紧追了过去。高燕去了筒子楼之后马唯民说包立功不在,马唯民告诉高燕说他觉得高燕跟马唯民结婚都是自己害的。高燕不让他再说了,这时候廖大娘上来说自己的汤不见了,半瓶牛奶也没有了,刚才还看见他搬着梯子进屋了呢。

  蔡师傅专门给包子配了把钥匙,他告诉包子晚上和倪大爷去洗澡,就不回来了,不要让包子忘了第二天上班。包子和高燕甜甜蜜蜜的住在了筒子楼里,曹红霞在屋子里面跟马唯民算着帐,她说马唯民今天买的沙发太贵了。

  高燕回到了家之后小莉在他们家哭着,高燕问了之后才知道小莉怀孕了,高燕知道了之后让她妈先把他们的婚事给办了。自己参加工作之后也攒了点钱,就拿出来给他哥办酒席。

  包子跟高燕在外面一起吃饭,高燕正吃着有了反应,跑出去吐了起来,饭店的五哥说估计是他媳妇怀上了吧。包子跟着高燕去了医院检查了之后高燕真的怀孕了。包子高兴地不行,而高燕却高兴不起来,她还在为房子的事情操着心。

  包子回去了之后又打起了筒子楼里那间档案室的主意,蔡师傅劝他说那可是公家的东西,私自占了是要违法的。包子想了想第二天去找了领导想要住那间档案室,谁知领导说那间档案室已经分给别人了,是个六十年代的大学生,都工作二十多年了还没有房子。所以上级决定先把那间档案室给他腾出来一小块地方住,要是包子跟他媳妇去住业主不下,里面还放着档案呢。

  他让包子先去吃饭,包子赌气地说别人要房子就有,自己要却没有,生气的连饭都不吃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晚上睡觉梦游,迷迷糊糊的踹开了厕所的门,这时候吕大姐正在上厕所,大喊着包子耍流氓跑了出来。蔡师傅出来之后见包子嘴里面还迷迷糊糊的念叨着铁门,说包子肯定是梦游了,随后大家知道是包子想房子想梦游了。

  高燕第二天去找包子,她说不能为了房子要包子有这么大的压力。高燕回家了之后她妈让那高燕和包子把他们的发的两票和肉票都给她嫂子拿来,高燕说都是包子拿的,陈玉莲说让包子都拿过来,自己以后统一管理。高燕说要是她多嫌自己就直说,自己决定去医院把孩子给做了。

  陈秀莲去大街买鸡蛋的时候遇见了吕大姐,吕大姐正要去给高燕送点补品补补身子,她把东西给了陈秀莲,陈秀莲这才知道高燕也怀孕了。她赶紧去照相馆找高燕,高燕不在,肖师傅说高燕请假去妇产医院做检查了,包子来了之后说高燕一个人去妇产医院会干什么,不会是去做人流吧。

  包子赶紧跟陈秀莲去医院找高燕,陈秀莲拉住了高燕,说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包子也说自己也十分的想要这个孩子。包子跟高燕回了家,陈玉莲给他们开了个家庭会议,让包子把每月发的粮票肉票都拿过来一点。

  第二天包子上班的时候蒋主任过来说告诉大家个好消息,他说上级决定给包子在筒子楼里分一间房子,就是以前乔经理住的那间。廖科长的房子分了下来,也把他母亲接过来住,那间房子正好分给小包。包子听后高兴地不行,回去和高燕高高兴兴的收拾起了屋子。

  曹红霞回去了之后告诉马唯民包子住的那间房子是新来的韩局长特批的,那韩局长的夫人就是那天包子给他做头发的那个农村的妇女。他们俩以为包子和高燕跟人家攀上了关系,说以后要提防着点包子了。

  高燕高高兴兴的住在了房子里,高燕想不明白现在单位像他们这样刚结婚分布到房子的小夫妻有一二是对,这好事怎么就轮到他们了。包子说这就是运气好,高燕说怎么就跟马唯民他们夫妻俩住对门了,以后天天见面多不方便。

  蒋主任带来了新调来档案室的管理员端木璇,是个打扮的十分时尚的女性,蒋主任打开了门之后说让把档案室腾出来一点地方,让端木璇住在档案室里,他告诉大家以后端木璇就调过来工作了,要大家多多帮助。

  那个韩局长的老婆又去了红星理发店理发,她认识包立功,还认识高燕,她问了包子家里面的事情和高燕的身体,包子都说挺好的,那女的说等包子下班了就去包子家里面坐坐,包子很高兴地答应了。

  韩局长的夫人去了包子家之后高燕一眼就认出来她是在医院劝自己不要流产的大姐,因为那天走的急没有告诉那大姐地址。那大姐说她认识包子,包子给她剪过头发,她在包子去医院的时候就认出了包子,只是当时没有敢打扰,随后他们高兴地说起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那大姐看了高燕给小孩子做的衣服,夸高燕做的好,还说自己也带来几件衣服,看看高燕做的之后就不好意思拿出来了。这时候马为民过来说他媳妇也怀孕了,只是两个人上班没有空给小孩做衣服,让那个大姐去家里看看。

  那大姐跟着马唯民去了他们的屋子,曹红霞跟她套着近乎,他们两口俩知道那大姐是服务局韩局长的媳妇,有心跟她套套近乎。大姐去了马唯民家看他们家乱的不行,让曹红霞多跟高燕学学做着家务,还把自己带的小孩子的衣服送给了马唯民夫妇。

  马唯民和曹红霞送走了那大姐之后高燕还说她也没有问那大姐叫什么,马唯民说包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那大姐就是现在他们服务局韩局长的夫人,他们住的房子就是韩局长特批的。包子回去之后跟高燕说这次真是遇到贵人了,以后要好好谢谢那大姐。

  包子在外面给高燕做着饭,马唯民却在屋子里放起了梁祝,马唯民心理面又想起了和高燕在农场的日子。陈玉莲在家里给高燕和小丽炖了鸡汤,她给小丽盛出来一晚之后连着锅里的鸡蛋都一起给高燕送到了照相馆,高燕担心小丽心里面不高兴,让陈玉莲不要太偏向自己家的人。

  包子和高燕因为工资低每个月都花不到月底,蔡师傅借给了包子十块钱,包子说月底就还。随后蔡师傅说他怎么什么话都说啊,发奖金的事情他怎么能当出头鸟啊,看看人家小马,表现的多积极,为了就是评上今年的先进工作者。

  高燕告诉包子说总这么借蔡师傅的钱不好吧,包子说以后发了工资就把钱交给高燕,让高燕管着帐好好的计划着花。这时候曹红霞跟马唯民因为钱的事情吵了起来,吕大姐过来劝他们俩有话要好好的说。吕大姐叫出来了马唯民夫妇和包子夫妇还有蔡师傅说现在筒子楼就他们四家了,要弄一个互助会,每月每家拿出十块钱大家轮着用,蔡师傅不参加,包子和马唯民都说下个月再说。

  乔经理说大家在八月十五的时候一起聚聚,蔡师傅说大家就在筒子楼吧,人多了热闹。乔经理说那好,每家出两个菜,大家一起热闹热闹,端木旋下班回来之后大家也让她一起坐下来吃点。端木旋妈来了朋友带的红酒,乔经理说他们理发馆被评委区里的先进集体了,大家都高兴的不行。

  乔经理给大家说他们筒子楼的年轻人也算是都结了婚,到了明年就热闹了,他让包子跟马唯民碰一个。(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唯民在家里学着自考的课本,曹红霞下了班回家让马唯民去做饭,马唯民看见了高燕心里面有点异样的感觉。小丽生下了孩子,但是没有下奶,陈玉莲说亏是自己生高燕和高明的时候奶好,要是喝奶粉把自己卖了也养不起他们俩。高燕跟包子说小丽生了个女儿心里面就不高兴,她问包子是不是自己生个女儿他就会不高兴了,包子说他爱高燕,不管生个什么他都高兴。

  马唯民偷偷去看端木旋洗澡,曹红霞抓住了马唯民个正着,她生气的说要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早就跟他离婚了。高燕出来上班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端木旋赶紧叫来人把高燕送到了医院,在旁边看的曹红霞一句话也不说。包子去了医院之后得知孩子没有了,但是恐怕高燕很难再怀上了。

  包子安慰高燕说没有事,有他在就好了,高燕伤心的哭了起来。曹红霞知道高燕流产了之后心理面害怕起来,他告诉马唯民说她知道那块砖话,但是没有提醒高燕。马唯民听后生气的说她怎么这么狠毒呢,不让她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曹红霞说端木旋知道,是她提醒了自己那块砖滑,但是自己没有告诉高燕。

  马唯民去医院看高燕,他看见高燕睡了之后就没有进去,他假惺惺的问了陈玉莲是怎么回事,陈玉莲说高燕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了,都七八个月了,还是男孩儿,陈玉莲说着说着自己就哭了起来。马唯民回去之后找了端木旋,端木旋说她想不明白曹红霞怎么能这么做呢,马唯民求端木旋能不能不要把事情说出去,要不是他们一家就没有办法做人了。

  端木旋让马唯民先回去,自己也没有搭理他。包子接高燕回了家,高燕问包子自己给孩子做的衣服送哪了,她让包子把衣服都拿出来给她侄女带过去。蔡师傅跟吕大姐都给高燕送了吃的来让她好好养好身体,蔡师傅把收起来的小孩子衣服给了陈玉莲,陈玉莲托他多照顾照顾高燕和包子两口子。

  乔经理告诉包子和小马说局里面有一个去上海培训学习的名额,让他们俩抓阄决定谁去。高燕在家里面饭也吃不进,她告诉包子说自己想上厕所,包子担心高燕看见曹红霞心里面难受就不让高燕出来上。马唯民给包子送了一个药房,说是对女人小产特别管用,包子告诉马唯民说他看见高燕这个样子就不想去上海了,他让马唯民去,也别抓阄了,马唯民说再说吧。

  曹红霞说自己就要生了不让马唯民去上海学习,马唯民说这是多好的机会呀,要是自己学成回来那理发店的人都要看他的脸色说话。马唯民告诉曹红霞自己还是担心端木旋把事情说出去,要不然他们俩的前途都会受影响。

  马唯民打听了端木旋背景和事情,他想借此威胁端木旋不要把上次的事情说出去,端木旋听后让马唯民出去,她说马唯民真是没有少费心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玉莲在照相馆跟肖师傅拉起了家常,肖师傅说要不是高燕跟了包子住那破筒,现在也不至于一跤摔的流产,她说自己十分担心高燕。高燕去照相馆上班听见了他吗说的话,她告诉肖师傅说她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自己心里面都知道。

  高燕下班回家看到楼道里的转头心理面又难过起来,曹红霞去高燕的屋子里跟高燕说话,她还照着偏方上面给高燕带了甲鱼。高燕问曹红霞自己是不是快到预产期了,曹红霞说马唯民走的时候都跟自己交代好了,但是自己还是担心一个人在家出点什么事。

  高燕说筒子楼这么多的人肯定都会帮忙的,曹红霞告诉高燕说以前都是自己不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让她别往心里去。高燕说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让她别提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往心里面去。曹红霞说等孩子生下来了认高燕当干妈,高燕答应了。

  曹红霞出来的时候临产了,高燕赶紧叫来了人把高燕送到了医院,曹红霞生完孩子之后因为大出血急需输血,包子和曹红霞的鞋型一样就给她输了血。筒子楼的邻居们都轮流着照顾着曹红霞。

  马唯民回来之后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他给孩子起名字叫马新,高燕在屋子里面又难受了起来。曹红霞让马唯民把从上海带来的东西都给大家送过去点,马唯民去了包子的屋子里,跟蔡师傅他们说起了自己在上海的经历,还说了上海流行的新发型。

  马唯民随后又给大家讲了上海的美容事业,还说了人家那生意好得很,以后肯定会流行起来。蔡师傅和吕大姐都说小马刚回来要多休息休息,他们俩先走了,马唯民给包子说他们俩照顾曹红霞辛苦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就说一声。

  高燕跟包子去看了高明家的孩子,包子抱着孩子玩的时候被尿了一身,陈秀莲跟高燕说回头让她去人民医院检查检查,看看能不能怀上。包子告诉高燕说没有孩子多好,两个人多幸福,高燕还是闷闷不乐的。她问包子真的不想要个孩子吗,包子说不想要,包子一直哄着高燕开心,他说在他心里只有高燕,除了她自己什么都不想要。

  包子的弟弟包立德带着媳妇跟孩子过来包子家了,他说村里面计划生育查的太紧,自己是从村里面逃出来的。高燕跟着包立德的媳妇带着两个孩子睡在了床上,包子跟他弟弟趴在了桌子上睡了一夜。高燕在家里面伺候包立德一家忙的晕头转向的。

  曹红霞在马唯民的包里翻出了他在上海跟一个日本老师一起照的相,曹红霞跟马唯民闹了起来,马唯民找借口赶紧出来上班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曹红霞哭着从屋子里面出来了,她让高燕陪她说会儿话,高燕跟着曹红霞进了屋子里。曹红霞让高燕看了马唯民和那个日本老师的照片,高燕看了之后说肯能使日本人比较开放吧,曹红霞说那照片是从他英语书的书皮里找到的,她气得不行,想跟马唯民离婚。

  高燕说离婚这事可不要随便说出口,还要好好地过日子,曹红霞说马唯民以后有钱了说不定还要干出什么事情呢。曹红霞给高燕说不如就把包子他弟弟家的孩子抱一个养起来,反正都姓包,就当成是自己的,高燕听了也没有说话。

  包立德一家四口住在包子家里,高燕问了那小女孩名字叫包翠翠,包子跟他弟弟两个人蹲在了椅子上吃起了饭,包立德还十分的不讲卫生。高燕偷偷叫出来了包子,她生气告诉包子说他和他堂弟真是一个样子,还满屋子吐口水,以后这坏毛病要改改。包子说这个他知道,人家现在是来他们家避难了,高燕说自己不嫌他们吃得多,就是不知道他们要在这里住多久。

  包子说自己也不好问他们要在家里住多久,高燕问包子说包立德现在东躲西藏的不就是因为生个儿子吗,要是他们把儿子给放在这里养着那不就是可以带着女儿回家了。包子说这种事情自己说不出口,高燕说那包子跟着她过就没有孩子了。

  曹红霞把那张照片给藏了起来,马唯民一番甜言蜜语把曹红霞又哄高兴了,曹红霞说自己今天给高燕出主意让她把包子他弟弟家的孩子过继一个,这样就有孩子了,还说自己去了郭局长家问了问户口的事情。马唯民出来洗东西的时候遇见了高燕,他告诉高燕说曹红霞正张罗着给孩子落户口的事情。

  包子问了立德想过继孩子的事情,包立德说他要是和高燕真想要孩子就把翠翠过继给他们。包子看高燕没有说话就把包立德拉回了家里,高燕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有希望了,包子想让高燕把翠翠留下来吧。

  包子跟高燕回家之后问了包立德过继翠翠的事情,这时候有个办事处的大妈过来了,那大妈是计划生育的流动岗哨,她问包立德是不是生了两个孩子。高燕急中生智说翠翠是她女儿,他们俩因为工作忙把孩子送到了农村婆婆那,孩子从小在农村长大,现在接了回来不打算送回去了。那大妈听后信以为真就走了。

  包立德把翠翠给了包子和高燕,随后带着老婆和儿子就赶紧走了,包子跟高燕拉着翠翠回家之后都高兴地不行。包子跟高燕在家里商量着给翠翠打扮打扮,还要给她改名字叫包甜甜。

  包子跟高燕去看陈玉莲,包子想侧面给陈玉莲透露透露自己和高燕抱了一个孩子的事情,陈玉莲说不是亲生的就是不行。高燕一狠心告诉了陈玉莲他们俩现在已经包养了一个女孩,是包子堂弟家的孩子,陈玉莲死活不同意,高燕生气的带着包子走了。

  蔡师傅知道陈玉莲没有同意之后决定去做做陈玉莲的工作,第二天蔡师傅带着甜甜去公园里遇见了陈玉莲。(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蔡师傅拉着甜甜见到了陈玉莲,蔡师傅说这就是包子跟高燕的女儿,还让甜甜叫陈玉莲姥姥。蔡师傅让甜甜去一边玩,他跟陈玉莲在一起说起了话,蔡师傅把陈玉莲心里面的疙瘩给解开了。陈玉莲给了高燕一些衣料,让她给甜甜做两身衣服,高燕知道母亲不生气了之后也高兴地不行。

  包子跟高燕还有筒子楼里的大家伙在一起吃饭,曹红霞也找了人给甜甜说了办户口的事情,高燕感谢的不行。包子在吃饭的时候也托大家伙以后等甜甜长大了不要让他们告诉甜甜这件事情,大家都高兴的答应了。

  转眼间就到了一九八八年,市场的屋子多了,经济也发展了起来,老百姓们都拿着攒了一辈的钱去买起了东西。包子他们红星理发店的生意也被那些小的发廊给顶了不少,大家伙都在一起议论了物****了的事情,包子说自己挺知足的,有肉吃就不错了。

  乔经理过来的时候给包子了一张彩电票,说是包子上次大练兵第一名的奖励,包子高兴得不行。曹红霞回家之后跟马唯民说自己家的黑白电视就是不好,连个信号都收不着,她还说马唯民现在不求上进。马唯民说现在国营理发店都不景气了,他包子理发理得再好也没有什么前途。

  甜甜也长大了,高燕在商场也抢了一个新床,蔡师傅买了咖啡豆找借口送给了端木璇,端木璇不好意思要,蔡师傅说自己不会煮咖啡,放在他那里都浪费了。马唯民经常在外面赌博,曹红霞等他一回家就给马唯民要钱。高燕问包子自己买的新床舒服不舒服,包子说跟那旧床差不多,他问那旧床怎么办,高燕说就跟她妈送去吧,她早就想要了。

  吕大姐通知大家第二天筒子楼的水管要维修,要停一天的水,大家都大半夜的起来去接水,包子回去之后跟高燕在床上亲热,这时候床腿突然断了,把甜甜吓了一大跳。包子也被吓了一身的汗,他告诉高燕说这下真的完了,肯定是被吓出什么毛病来了,高燕说等甜甜上学了让包子再睡上一觉或许就好了。

  包子等甜甜上学了之后在修床,他什么饭都吃不下,包子告诉高燕说以后可不要再为了省钱买处理品,尤其是床。甜甜放学之后看见包子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问他是不是生病了,高燕支走了甜甜之后说包子以后能不能不要挂在脸上。包子给高燕生起了气,高燕说自己都知道错了,不让包子老揪着不放。

  曹红霞看见包子整天的忙着做饭做家务,她生气的数落着她们家马唯民,吕大姐告诉高燕说自己早就告诉过高燕说包子是个好人,这包子有肉就不在褶上。(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唯民晚上想出去溜达溜达,曹红霞问他是不是出去打牌,她不让马唯民去,马唯民说她不就是眼红人家包子让着高燕吗,曹红霞说自己就是羡慕。包子因为床不好伤了药,他在家里面担心落下什么别的毛病,在床上闷闷不乐的,高燕说第二天要包子去看看大夫,包子感到有些别扭不愿意去。

  高燕去陈玉莲家接甜甜,她去了之后看见母亲正和小丽吵了起来,高燕把小丽拉回了屋子里,小丽告诉高燕说做他们家媳妇太累了,她妈就是见不得自己跟高明好。高燕说她妈就是那脾气,陈玉莲让高燕出来赶紧把自己带走,她要去高燕家住两天,高燕说包子最近这段时间病了,高明也说等病好了再让陈玉莲过去。

  端木璇去理发店让蔡师傅给她做个头发,蔡师傅建议端木璇换一个发行,端木璇说好吧,就稍微的改变一点吧。高燕给包子抓了中药,包子害怕大家闻见中药知道自己有病多不好,高燕跟包子商量了之后说大家要是问了她就说这药是自己喝的,治失眠的。

  包子出来买饭。高燕在家里给包子熬着药,甜甜带着马新去屋子里面叠纸飞机,她把包子的药方给叠了飞机拿出来跟马新一起玩。马唯民回来的时候踩到了马新玩的纸飞机,他拿回家给曹红霞看了,两个人在一起又说起了闲话。

  陈玉莲拿着东西来高燕家要住几天,她见了高燕之后就问包子的前列腺炎怎么样啊,高燕说应该是挺严重的,她说都是包子工作的问题,他整天站着给客人理发,也不好意思上厕所。陈玉莲听后说赶紧让包子好好治治,高燕说不让她出来乱说,不能让包子有太大的压力。

  高燕说包子现在的压力就够大的了,现在她妈还要住在这里,那包子肯定更别扭了。包子跟高燕在家里吃晚饭的时候发现自己放的药方不见了,他说自己不会记性也不行了吧,高燕不让他瞎想。包子在上班的时候经历也是十分的不集中,蔡师傅看包子最近老是这样就问包子是怎么回事,包子说这事情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曹红霞下班的时候给吕大姐嚼舌头说包子前列腺有毛病了,吕大姐听后说自己有办法。吕大姐回家之后把高燕叫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她说包子的病自己都知道了,以前妞妞她爸也得过这种病,现在治好了,她让高燕把包子约出来跟他们家老周好好聊聊。

  老周跟包子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他教包子全身放松气沉丹田,然后投入感情的朗读诗歌。包子说自己是个粗人,这朗读诗歌对自己不行,他回家之后告诉高燕说妞妞她爸教自己的法子根本不行,自己放松不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燕告诉包子说既然他朗读诗歌放松不了可以换一种方式,随后她拉着包子去了理发店让包子给她剪头发。高燕跟包子回忆起了他们准备结婚时候的情景,包子说着甜言蜜语哄着高燕开心,两个人还甜蜜胡说起了新婚之夜胡事情。

  高燕说甜甜晚上去吕大姐睡觉了,家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他让包子好好休息休息,第二天好好的去医院检查。曹红霞晚上在家里面又跟着马唯民说起了闲话,马唯民听不惯曹红霞说话就出来打牌了。吕大姐家里的妞妞在床上偷偷的看起了对门的两个男人。

  蔡师傅在屋子里吃着烤面包,这时候端木璇端着自己煮的咖啡过来让蔡师傅尝尝,两个人在一起喝着咖啡说起了话。端木璇说自己挺喜欢蔡师傅给她做的发型,蔡师傅让端木璇把自己烤的蛋糕带回去几块吃,他心里面已经对端木璇有了好感。

  包子跟蔡师傅在一起钓鱼,包子问了蔡师傅他老婆的事情,说自己还没有见过师娘,想让蔡师傅把师娘接过来一起住。蔡师傅说她师娘过来这里可能住不习惯的,再说这么多年都过了。包子劝蔡师傅要珍惜现在,他的身体现在还棒着呢。

  蔡师傅晚上做了点宵夜给端木璇送了过去,第二天蔡师傅早早的就起来打扮好了。端木璇去给蔡师傅送盘子,蔡师傅想约端木璇一起去听音乐会,但是被端木璇给婉言谢绝了。蔡师傅一个人出来坐了一天,晚上他回家的时候端木璇找到了蔡师傅,她告诉蔡师傅说自己是个性格古怪的女人。端木璇说自己是一个虚幻对爱情幻想的女人,会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不顾一切,但是自己的感觉也会很快地消失。

  蔡师傅为什么她不改变一下自己呢,端木璇说自己从十八岁就是这个样子,现在已经改变不了了,她知道蔡师傅喜欢自己,但是自己什么都给不了他,能给的就是对爱的幻想,她害怕伤害到蔡师傅所以才不愿意把那层窗户纸捅破,随后留下发呆的蔡师傅自己走了。

  高燕第二天做了好吃的,包子去叫蔡师傅吃饭的时候看见蔡师傅在收拾东西,他问了之后得知蔡师傅准备回趟上海办理退休的事情。蔡师傅让包子跟高燕帮忙照看着自己的房子。曹红霞还有吕大姐也知道了蔡师傅准备退休的事情,他们都打起了蔡师傅房子的注意。

  曹红霞看见吕大姐把自己家的东西放在了蔡师傅家门口,她让马唯民把家里的东西也放在了蔡师傅的门口,端木璇过来看见了之后让她们把东西拿走。吕大姐知道了他们家妞妞和对门的男的有点意思之后跟老周商量说想让妞妞住进蔡师傅的房子里就好了。

  曹红霞跟马唯民也在屋子里打起了蔡师傅那间房子的注意,高燕也跟包子也在屋子里说蔡师傅的房子只要自己打个招呼到时候肯定是他们的,两个人偷偷去蔡师傅的屋子里合计着将来要怎么规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燕告诉包子说要是这房子真的归他们了可要好好谢谢蔡师傅,她让包子明天拿着那彩电票去买个二十一寸的大彩电送给蔡师傅,让他带回上海给师娘看。马唯民听见蔡师傅的房子里有人说话就敲了敲门,包子开了门,说他们听见屋子里有动静就进来看看。

  吕大姐在商场里面买了毛线想要给蔡师傅打个毛衣,好好巴结巴结蔡师傅,到时候争取要到蔡师傅的房子。蔡师傅回了筒子楼,吕大姐给蔡师傅打招呼,蔡师傅看到端木璇回来之后一直注意着她。吕大姐找到蔡师傅说自己想给他打一件毛衣,等他走以前把毛衣送给他。

  马唯民和曹红霞下班之后也去了蔡师傅家,他告诉蔡师傅说自己也知道蔡师傅要退休,就拖了铁路上的朋友把他心爱的家具全拉回上海,蔡师傅说自己真的不需要了。

  包子跟高燕也买回了一个二十一寸彩电,曹红霞跟马唯民看到他们买的彩电,高燕让蔡师傅晚上去他们家吃饭,说是给蔡师傅接风。马唯民跟曹红霞非要拉着蔡师傅去外面的饭馆吃饭,蔡师傅说自己不去了,自己以后也不回上海了。蔡师傅的心里面也憋得十分难受,心事重重的。

  大家见蔡师傅晚上没有回家都焦急的不行,马唯民过来之后说自己打听到了蔡师傅在上海的事情。原来是蔡师傅的老婆在上海有一个相好的,不让蔡师傅回上海,大家听后心里面都替蔡师傅感到可怜。蔡师傅晚上喝多了酒回家,包子安慰蔡师傅说他不回上海是好事,有好多老顾客都惦记着他呢。

  乔经理在上班的时候告诉大家关于蔡师傅的事情大家以后都不许再提了。这时候有个人来找马唯民说他打牌输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那为民说自己再等两天就还,那人听后说要是马唯民再不还钱就别怪自己翻脸了。

  端木璇找到蔡师傅问他要退休回上海是不是因为自己,蔡师傅说不是的,蔡师傅鼓起了勇气叫住了端木璇,他告诉了端木璇自己老婆的事情,这次回上海就是办了离婚。端木璇听后先走了,临走的时候让蔡师傅明天晚上去她家。

  蔡师傅第二天做了一个很别致的蛋糕去了端木璇的家里,正当两个人准备喝红酒的时候停电了,筒子楼里的人都出来了,吕大姐去问端木璇是不是用电炉子了,端木璇说没有。蔡师傅回家的时候刚好被曹红霞看见了,曹红霞告诉包子跟吕大姐说蔡师傅肯定是不会自寻短见的,别让他们操心

  马唯民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曹红霞问他去干什么了,马唯民不告诉她,曹红霞知道他去打牌了,非要他把钱拿出来。马唯民说自己没钱了,打牌全都输光了,还说自己欠了两千,曹红霞听后闹着要跟马唯民离婚。

  包子给蔡师傅买了个新躺椅,他给蔡师傅捶着腿说要是有什么话就让蔡师傅说出来,别老憋在心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端木璇下班的时候蔡师傅出来偷偷看了一眼,包子看出了蔡师傅对端木璇有什么的时候大说好,他说蔡师傅跟端木璇就是绝配。蔡师傅说要不是昨天晚上停电再加上包子的捣乱就好了,包子听后教蔡师傅说应该多主动点,不能老磨磨唧唧的。蔡师傅说自己已经给端木璇表白了,昨天晚上就是端木璇约自己的。

  包子让蔡师傅出来把自己好好打理打理,他把这件事情也告诉了高燕,高燕听后也十分的高兴。第二天端木璇出来收电费,曹红霞因为公用电费摊得多,跟端木璇吵了起来,还对端木璇是冷嘲热讽的,端木璇生气的回了房间。马唯民进屋之后和曹红霞商量着要从端木璇那里拿着他跟蔡师傅的事情捞点实惠。

  蔡师傅晚上去找端木璇,端木璇说自己在生气,他让蔡师傅走吧,蔡师傅激动地拉着端木璇表白,但是端木璇打了蔡师傅一巴掌,让蔡师傅滚。蔡师傅出来之后被马唯民看到拉近了屋子里说话,蔡师傅让马唯民看在他们师徒一场的情分上别让他吧晚上的事情说出去。

  马唯民给蔡师傅出主意说让他先回上海避避风头,要是端木璇在告他个强奸就麻烦了。随后马唯民威胁蔡师傅说要是他回了上海把这间房子给了他,那么他打死都不会说,蔡师傅让他自己再想想。

  包子问蔡师傅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蔡师傅说都是包子他出的馊主意,这次事情搞砸了。包子听后出来要打马唯民,他问马唯民到底干什么孙子事了,曹红霞也在那里闹了起来,蔡师傅回了屋子里,包子也愤怒的出来了。包子把事情告诉了高燕,高燕说自己去找曹红霞谈谈,看看怎么说这件事情。

  高燕买了条带鱼给曹红霞送去,马唯民给高燕解释说那天的事情,他说都是曹红霞比的自己要把蔡师傅赶走,曹红霞下班回去之后听见了马唯民说她的坏话。曹红霞把马唯民拉出来大骂了一顿,包子这时候也过来了,他问了高燕是怎么回事。

  蔡师傅请包子和高燕吃饭,包子不让蔡师傅回上海,说有自己在没人敢欺负他。蔡师傅说他的退休报告领导已经批了,包子说都是端木璇不好,都这时候了自己还躲着,高燕要去找端木璇谈谈,但是蔡师傅不让。他交代包子以后不能去找马唯民麻烦,要不然以后端木璇就没有脸在筒子楼里住下去了。

  包子难过的哭了起来,他说等自己有了房子之后就把蔡师傅接过来一起住。马唯民等蔡师傅走了之后就把东西搬进了蔡师傅的房子里,包子气不过去想要好好整整马唯民。端木璇找到了包子跟高燕,她问了蔡师傅回上海的真正原因,包子说了蔡师傅回上海都是为了端木璇的名声。高燕问了端木璇愿不愿意跟蔡师傅在一起生活,她说自己手续已经办好了,要调回四川老家工作。

  端木璇还说了当年高燕被滑倒流产的真相,包子听后要跑去找马唯民算账。陈秀莲在高燕家里做饭,马唯民带了那个他欠钱的荣哥去筒子楼看房子。(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唯民带了那荣哥看了房子之后说让他先用着,等他有钱还了在把房子赎回来。包子回去了之后要掐死马唯民,被拉开了之后马唯民还在耍心眼说着风凉话,包子当着大家的面问曹红霞当年高燕流产的时候是怎么回事,随后大家也都知道了是曹红霞没说。

  高燕难过的跑了出来,乔经理也劝包子不要跟马唯民计较,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不要让包子再闹了,怎么说都于事无补了。包子说自己就是觉得太委屈的慌,乔经理说这人哪是千奇百怪,你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以后过好他们俩的日子就行了。

  乔经理告诉包子说他听说局里面有套小单元要分给理发店的职工,他还告诉了小马他们局里胡经理的难处,要包子机灵点。包子找到了胡经理问了他爱人的工作问题,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马唯民跟着荣哥还有几个人在蔡师傅的屋子里打着麻将,这时候杨主任带了个人来看端木璇的房子。杨主任给吕大姐还有包子介绍说那个人叫全昌龙,是新调到他们局的,以后就住在筒子楼里了,要大家多照顾照顾。那全昌龙看了看蔡师傅的屋子里的情况,被马唯民关上了门。

  高燕跟包子还有高明两口子写着告示,准备宣传宣传看看有没有人想从山西运城对调工作的。他们写好了单子之后就出来贴,希望看见的人能给他们联系。马唯民问了荣哥现在有没有什么赚钱的生意,这时候有两个警察推开门进了屋子之后把他们四个人全都带走了。

  曹红霞嚷嚷着是包子报的警,筒子楼的大家也都以为是包子报的警,吕大姐也告诉包子说告的应该。包子说真的不是自己报的警,这时候曹红霞过来上班,看见包子就闹了起来,乔经理过来制止了他们,告诉曹红霞说下班之后有事找她。乔经理告诉了曹红霞说马唯民没有什么事情了,多亏局里胡经理帮忙。但是他们的那间房子局里要收回来。

  全昌龙拿着东西要往蔡师傅那间房子里般,马唯民回到筒子楼之后告诉曹红霞说不是包子干的,是全昌龙那小子干的。高燕告诉包子说自己一天是都不想在筒子楼呆了,看见对门的两口子就来气。包子说那广告第二天晚上再贴出来两百张。

  第二天乔经理给大家开会说这套单元房现在就是包子跟小马争了,这时候高燕找到包子说有个人给他们联系对调的事情了,要约他们晚上见个面。高燕跟包子见了那个要去运城对调的大姐,他说改天让那大姐跟胡经理单独聊,包子跟那大姐打晃子说那是他表姐夫。(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那大姐给包子和高燕留了电话,说要是哪天要见面就给她打电话。曹红霞回家之后告诉马唯民说那全昌龙是他们局胡经理的小舅子,那胡经理就是这次专门管分房子的。马唯民听后想去跟那全昌龙套套近乎,他们俩出门的时候闻见包子屋子里好像着火了,马唯民去看了之后叫来了人打开了门救出了甜甜。包子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谢谢马唯民,说以后大家还是好好做邻居吧,以前的都一笔勾销了,马唯民也笑着说行。

  曹红霞回来的时候拿来了包子跟高燕贴的广告,她猜想肯定是跟那房子有关系。这时候有个大姐来找包子,马唯民问那大姐是不是找包子谈对调的事情,那大姐问了马唯民全昌凤的事情,马唯民跟曹红霞算是反应过来了。

  他们俩说那包立功是骗子,随后跟那大姐谈了起来。包子跟高燕给蔡师傅打电话,随后有跟那要对调的徐大姐打电话,这时候那徐大姐说自己不调了,她已经答应其他人了。高燕听后告诉徐大姐说见一面再说吧。

  马唯民请全昌龙吃饭,包子跟高燕见了那徐大姐,他俩跟那个徐大姐说了实话。但是徐大姐听后说自己要是调回去的话还有很多花钱的地方,现在有一家要给她出点钱作为补偿,包子跟高燕说他们也出钱,肯定比那家出的高。

  那徐大姐说人家出三千,高燕说他们出四千,今天晚上就把钱给了大姐。马唯民给全昌龙说了他姐全尝凤要调过来的事情,还说自己会帮忙,自己出三千块钱。全昌龙也答应了去给马唯民争那套房子。

  包子跟高燕去陈玉莲那拿了一千块钱,高明也拿给了高燕自己攒的八百块钱私房钱给了高燕。包子跟高燕在大街上还在大街上为钱的事情发愁,到处借着钱。马唯民回家跟曹红霞也在说着那三千块钱的事情,还说要打包子一个措手不及。

  包子跟高燕找了秦大姐,想问秦大姐借点钱,亲大姐借给了他们一千一,亲大姐又去邻居小童家家给他们俩借了九百。包子跟高燕凑够了钱之后都高兴的不行,十分感谢秦大姐。

  马唯民和曹红霞一大早就去约好的地方等那个徐大姐,而包子带着徐大姐去跟胡经理见了面。曹红霞不见徐大姐过来就让马唯民去上班了,自己把存折放回家里。马唯民去了理发店之后全场龙给他打电话,全昌龙告诉他说他姐那是就别让他操心了,他姐夫已经找到门路了,手续就开始办了。

  马唯民回家之后跟曹红霞合计着不能这么便宜了包子,这时候包子过来给马唯民和曹红霞端过来自己炒的菜让他们俩尝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跟高燕在屋子里还在想着房子的事情,高燕告诉包子说他妈现在可是一门心思的想住单元房呢,到时候把阳台封起来让蔡师傅住。包子还想着要是真的分到单元房了就找到胡经理好好说说,把自己筒子楼的房子让给马唯民得了。

  分房子的告示贴下来了之后包子分到了单元房,曹红霞和马唯民气得不行,要去局里告包子。包子赶紧追马唯民去了,马唯民找到了胡经理,问了房子的事情,这时候杨主任也出来了,包子当着杨主任的面说了对调的事情。

  这时候曹红霞拉着包子也过来了,包子说曹红霞做事别太绝了吧,杨主任不让他们乱吵,回去再说。随后马唯民又拿出了那个告示读了起来,包子去抢的时候不小心打伤了蒋主任。包子回家之后告诉高燕说这下子事情大了,弄不好胡经理的乌纱帽都不保了,高燕说要好好买些补品去看看蒋主任。

  高燕跟包子说没想到他们两口子这么阴险,这时候全昌龙也来找马唯民算账,马唯民不在家。全昌龙把那四千块钱给了包子,说要是有人问起来他姐夫的事情就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包子劝全昌龙不要找马为民的事情了,对胡经理不好,全昌龙说给马包子个面子,以后非要好好整整马唯民。

  马唯民这一闹住进了单元楼,全昌龙的单人间也分给了小袁,他心里恨马唯民恨得不行。这时候曹红霞过来了,蒋主任让那个他们赶紧搬家,这时候曹红霞拿出了离婚证,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寻死逆活的。包子和高燕说他么俩老来这一套,有意思吗。蒋主任说现在组织上决定这套房子已经分给了包子了,没想到曹红霞又唱起了苦肉计。

  蒋主任让包子冷静,自己去公司汇报一下,包子跟全昌龙说回来等曹红霞去单元楼住了非要抓他个正着不行。陈玉莲知道了之后也气得不行,非要去筒子楼找曹红霞理论,包子说这回自己跟高燕肯定不会再退让了,一定要好好盯着曹红霞是不是去单元房住。

  包子一晚上没睡盯着曹红霞,看她是不是去新房住了,包子告诉吕大姐说自己绝对不会影响工作,让曹红霞有新房也住不了,吕大姐听后乐了起来。曹红霞问马唯民现在到底要怎么办,马唯民让曹红霞再坚持坚持,曹红霞说让儿子跟他回新房住,等到凌晨包子睡了他就回新房住。

  马唯民给曹红霞要钱说自己天天带儿子出来吃饭没钱了,曹红霞心里面生气的不行,说马唯民现在是好过了,自己连澡都没得洗。(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唯民跟曹红霞要了钱之后赶紧匆匆的下楼了,包子唱着歌上了二楼,他给吕大姐开玩笑说自己这阶级斗争也不好做呀,他要让曹红霞分到了房子也住不了。晚上包子在外面盯着曹红霞的屋子,这时候高燕出来问包子他们俩老是这么做成吗,包子说这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现在看着就是为了出气。高燕跟包子在一起说起了马唯民和曹红霞的生活问题,曹红霞在屋子里听的气得不行。

  曹红霞晚上趁高燕和包子亲热的时候偷偷出来去了新房找马唯民,她进到屋子里之后看见儿子睡在了沙发上,她进到马唯民的卧室之后看见一个女的在里面。随后曹红霞跟马唯民大闹了起来,这时候马新偷偷跑了出来,他去陈玉莲家找甜甜,马新告诉陈玉莲说他爸跟他妈吵架了。

  陈玉莲听后带着马新跟甜甜去找了包子和高燕,包子说自己先去跟马唯民他们报个信,让马新在家里睡觉。包子出来的时候看见了马唯民跟曹红霞,包子带着他们去了筒子楼之后发现马新跟甜甜都不见了。原来两个孩子出来之后去了五哥的饭店吃东西,高燕跟包子他们找到了孩子之后都吓得不行,曹红霞抱着马新跟孩子说以后不跟马唯民离婚了。

  曹红霞回到新房之后告诉马唯民说自己就住这儿了,马唯民心疼这房子,曹红霞告诉马唯民说以后她跟儿子住新家,让马唯民住筒子楼,还让马唯民保证以后不乱搞那女关系。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马唯民跟曹红霞找到蒋主任说他们俩没有决定复婚,包子心里面气得不行,乔经理说现在大家都知道,但是他们俩没有复婚,上面也没有办法把他们赶出筒子楼。

  高燕在新开的广东发廊烫了头发,但是烫坏了,包子带着高燕去找了那个广东发廊的理发师理论,包子送给那广东发廊老板两句话之后就离开了。那老板打听到了包子是红星理发馆的头牌师傅之后带着东西去了包子家,那老板想让包子去他们店里工作,当个首席美发师。包子听后说太突然了,那老板说要是包子去他们理发馆一个月给他开一千块工资,如果干得好还可以提成。

  那老板给包子留了个名片让他好好考虑考虑,马唯民偷偷听见了那老板说的话。晚上高燕给包子说那胡老板今天说的条件确实让人挺动心的,她想让包子去闯闯,还说自己观察那胡老板人不错。包子心理面还有点担心,高燕让包子第二天去找乔经理说清楚,去挣大钱,也气气马唯民他们。

  第二天马唯民早早的找到乔经理说包立功准备不干了,准备赚大钱,这消息是千真万确。乔经理去了理发店,他告诉包子说自己准备住院看病,让包子当理发店的经理,他也想退休好好养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听后说自己也挺理解的,但是害怕自己干不好,他告诉经理说自己原打算不干了,想辞职。乔经理听后生气的说不行,这时候蔡师傅往理发店打了个电话说倪大爷快不行了,乔经理跟包子带上了工具箱去给倪大爷剃剃头。蔡师傅告诉包子说这次他从上海过来就知道倪大爷要不行了,但是自己对自己这辈子的生活也满意了,包子也说自己没有本事,没能把师傅接回来住。

  包子回了家之后高燕问了蔡师傅的情况,包子说蔡师傅在外面租了个旅馆住。高燕说不如让包子赶紧跳槽多赚点钱,买个大房子把师傅接过来一起住。马唯民自己去那个广东发廊找到了胡老板,他给胡老板介绍自己说了自己的手艺和才能,想毛遂自荐的来店里工作,还说自己只要包子一般的工资和百分之一的提成就行。那胡老板说自己已经答应包子了,不能没有诚信,留了马唯民的地址之后让他先走了。

  晚上吕大姐去了高燕的家里说了要是乔经理一退休,包子再走了,他们红星理发店就不行了,到时候自己就该去别的地方了。包子听了之后又心软了,他还是想在红星理发店干,说不定自己当了经理能把理发店干好,高燕听了包子的话之后气得不行。

  包子带着蔡师傅去看了红星理发馆,大家见到了才师傅之后都高兴地不行,包子下班了之后见到了马唯民。马唯民想给包子说点事情,包子不想听,马唯民说自己想把筒子楼的房子让给他,好让蔡师傅住。包子说自己肯定是见鬼了,马唯民说自己不是白给,让包子把胡老板那边给推死了,自己马上给曹红霞复婚把房子让给他。

  马唯民耍着心眼想让包子留在红星理发馆,包子被马唯民激的说自己就不信留在红星理发馆就干不好。高燕因为包子没有去胡老板那干有点生气,包子买了两张话剧票请高燕看演出,高燕说包子不会是自己拿了主意了吧。包子说自己拿主意了,决定不离开红星了,高燕听后说让包子自己过吧,不管怎么样也要先告诉自己一声吧。

  高燕听后说包子这是先斩后奏,她这辈子跟着包子就别想发财了。包子说自己准备换一套经营理念,招一批新学徒手把手的教,然后再学一些新的发行。

  马唯民去了胡老板的理发店上班,而包子经过改进之后红星理发店的生意也好了很多。包子心里面很难过,他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手艺好的理发师都去了别人的理发店,他心里面不服。蔡师傅又搬回了筒子楼,住进了马唯民的屋子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把蔡师傅的东西搬了过来,住在了马唯民以前的屋子里,大家都高兴的不行。包子的红星理发店要被拆迁,包子正为这事情发着愁,吕大姐说要包子多扛扛,看看能不能把价钱提高点。高燕也告诉包子说那开发商也太黑心了,每个人才包四五万,钱太少了。

  甜甜也长大了,她回家的时候告诉包子跟高燕说自己想要结婚了,包子和高燕都说让她把男朋友带回家见见面。甜甜说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不能告诉他们,包子 跟高燕都不知道甜甜谈的对象是谁,两个人都急得不行。

  马唯民当上了老总赚了大钱,曹红霞也住进了大别墅,他们儿子马新也长大了。包子跟高燕还有蔡师傅都在分析甜甜会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包子理发馆的开发商晚上约他吃饭,包子去了之后发现是马唯民。包子告诉马唯民说要是他真的对红星美发厅有感情就别把它拆了,马唯民听后说这是市政府规划,他一个商人也做不了主。

  马唯民说了自己的想法,他想请包子到时候去他商场里的美发沙龙当经理,年薪二十万,包子说多少钱自己都不去。马唯民说只要包子去他那里工作,就把拆迁费没人提高到十万,包子说这是应该的,反正自己不去马唯民那里上班,随后自己回了家。

  甜甜在家里整东西说是去外面住几天,包子死活不答应,还打了甜甜一巴掌,甜甜生气的拉着行李出来了。蔡师傅跟吕大姐劝包子不要跟孩子生气,让他早点休息,包子跟高燕在外面散心,包子说自己心里面憋得不行,高燕说包子心里憋都是他自找的,这么多年来包子错过了多少机会。

  包子问高燕说是不是真的生自己的气,高燕说自己不生气,就是烦包子大的事情上不听自己的。包子给甜甜打电话,但是甜甜没有接,高燕和包子都在想甜甜到底会住哪。甜甜住在了马新的画室,马新告诉她说就放心住吧,没有人知道。

  包子去一个理发店剪头发,看了里面的装修和服务,随后看了洗发水之后不让服务员给洗头了,直接让理发师给剪头发。包子说自己要染染头发想要看看洗发水,那理发师拿过来之后包子拧开盖子看了看,闻了闻,说那服务员是不是弄错了。包子准备走的时候马唯民过来了。

  包子告诉马唯民说他那店里也太缺德了,这次幸亏自己提前探了探路,马唯民真的没有让自己失望。马唯民说包子就是在国营店里呆了三十年呆傻了,包子说自己是傻了,要是自己跟着马唯民干了肯定会遭报应的,还不如自己回家歇着。包子告诉马唯民说他们两个不是一路人,车有车道,马有马道。(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包子准备走的时候马唯民告诉他说自己的影楼想请高燕做经理,包子说让他自己去问高燕吧。甜甜跟蔡师傅说起了话,她说自己想去学理发,但是包子不答应,蔡师傅让甜甜先去跟包子和高燕说一声,让后呢自己再去他们那里做做工作。

  高燕跟包子去了高明的新房,高燕告诉包子说自己做梦就像要一套这样的房子,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多赚点钱,然后去买一套商品房。陈玉莲问了包子他们红星理发馆拆迁的事情,包子说现在店里上上下下的员工都这么多年了,自己一定要对他们负责。随后小翠让他们在家里面吃饭,高燕说自己晚上还有事,就不吃了。

  这时候高燕的电话响了,是马唯民打来的,他约高燕一会儿见面。曹红霞问马唯民是不是又要去见谁呀,男的女的,马唯民说是生意上的事情,不让她管。曹红霞说自己现在老感觉身体不好,心理面不痛快,住这么个大房子冷冷清清的,根本不像个家。马唯民不想跟曹红霞理论自己关门出去了。

  包子去找高燕,曹红霞等马唯民走了之后也悄悄的跟着他,曹红霞找到了马唯民在宾馆开房的房间,她敲开门之后看到了马唯民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自己生气的走了。包子带着高燕还有蔡师傅在一起吃饭,甜甜也过来了,她说自己有几句话说,说完就走,害怕惹包子跟高燕生气。

  包子让甜甜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情,甜甜说自己就是要学理发,包子听后跟高燕两个人都气得不行,问教甜甜理发的那个人是谁。甜甜说他们都登记了,已经注册了一个美发厅,在包子的逼问下甜甜说是马新给注册的。甜甜说等工商局的营业执照批下来美发馆开了张赚钱之后就还给他。

  马唯民给高燕打电话说想让高燕去他的影楼工作,高燕问了包子的想法,包子说让那个高燕自己决定,不想让高燕去。高燕说自己现在就想做点事,既然机会来了自己就想试试,包子说让高燕去试试,支持她。这时候吕大姐告诉包子跟高燕说王国珍得了癌症,回来到市里面治疗了。

  高燕跟马唯民见了面,高燕说马唯民现在的样子让她很陌生,她看了秘书给她的合同,但是还没有看到具体的规划方案。马唯民说计划方案属于商业机密,但是高燕说自己总不能不知道要干什么就把合同签了。高燕说着她不想干了要起来走,马唯民让高燕先坐下来谈谈,马唯民告诉高燕说自己跟高燕在一起的感情是他的初恋,现在自己有能力了想找回这段感情。

  高燕告诉马唯民说如果他真的想要找回来这份感情的话要找的不是她,是王国珍。马唯民去看了王国珍,王国珍让马唯民出去,马唯民说自己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现在自己想要好好地补偿一下她。王国珍说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想自己这辈子安安静静的过去,马唯民走的时候王国珍告诉他说以后不让他再来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燕告诉包子说不看方案就签合同是不行的,她说别看马唯民别看他财大气粗的,其实活的挺累的。包子说高燕说的太对了,两个人在一起开心的吃起了饭,包子说自己的牙疼,高燕也想起了甜甜,两个人都为孩子担心着。包子想去找找甜甜,他猜想马新肯定知道甜甜在什么地方。

  甜甜在画室正联系做头发的时候曹红霞过来找马新,正好看见了甜甜,这时候包子过来画室找甜甜。曹红霞开门之后说甜甜不在,包子说有什么信儿就通知他们一声,随后就跟高燕走了。曹红霞问甜甜因为什么事情跟父母吵架,这时候曹红霞说漏了嘴,说出了甜甜不是她爸妈亲生的。

  甜甜哭着找到了蔡师傅,问他自己是不是爸妈亲生的,她的亲生父母是包立德。蔡师傅安慰甜甜,说包子跟高燕对她就像亲生父母一样,甜甜想了想自己心里面又后悔了,蔡师傅想让甜甜跟自己回家。甜甜说等过两天自己就回家,让蔡师傅先保守秘密。

  红星理发馆的水电都被停了,包子去了之后跟那两个人打了起来,开发商的负责人给包子在一起谈话。包子说关于拆迁赔偿费要是还是原来那个数的话就免谈,那个人说现在他们马总给他们红星理发馆特事特办,每个人给他们十万元的赔偿费,按人头发放,包子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曹红霞在家里又跟马唯民吵了起来,马新说他们俩整天吵什么,要是真的过不下去就离婚,又不是没有离过。甜甜让马新陪她去趟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病了。蔡师傅看了那份赔偿合同之后心理面还是不踏实,担心是不是马唯民耍的什么花招。

  高燕接到了马新打来的电话,说是甜甜胃不舒服现在在医院,高燕让包子和他一起赶紧去看看。马唯民在家里昏倒在了沙发上,曹红霞赶紧叫了救护车把他往医院送。高燕在医院看见了甜甜,甜甜说是她不对,不应该让他们再操心了,这时候曹红霞给马新打电话说他爸快不行了,就在这个医院。包子跟高燕让蔡师傅跟着甜甜先回家,他们俩先去看看。

  曹红霞看见了马新之后哭得不行,担心马唯民进手术室有个三长两短,高燕劝曹红霞不要担心。吕大姐告诉包子跟高燕说他们的筒子楼要拆迁了,在郊区要分到房子了。高燕跟包子去了马唯民家里看马唯民,马唯民在家里谁也不认识,跟个小孩似的。曹红霞在家里一直伺候着马唯民,包子跟高燕看了马唯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之后心理面也不好受。

  高燕在舞蹈房里面跳舞,包子一直陪着高燕看着她跳舞。一个月之后包子跟甜甜的理发馆开张了,吕大姐也在店里面上班,蔡师傅跟着乔经理夫妇也都过来了,看看包子的理发店。包子建议也叫来马唯民他们家,这样他们筒子楼里的人都到齐了,大家一起照个全家福。

  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左邻右舍又聚到了一起,所有的恩恩怨怨就让它过去吧,看到大家高高兴兴的样子,更加体会到吃亏是福,知足常乐的道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