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美容产业网资讯新闻正文

想飞分集剧情详细介绍11-20集

发布日期:2018-12-0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若瑄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一集

  思贤把韩恺安排在爸爸的医院治疗,并告诉他“阿兹海默症”的发展情况,这病是无药可治的,思贤想用一种新药来延缓他大脑的退化。此时乃明对韩恺的情况了如指掌,为了保护安琪,对她隐瞒了事实。焦急中辛迪让但安琪报警,安琪始终相信韩恺会回来的。考试成绩公布了,程风陪安逸一起来看榜。紧张的程风不敢去看,安逸兴奋地告诉她,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家为程风重新加入空姐队伍举行了庆祝会。思贤父亲医院召开董事会,大股东姚广和向思贤介绍自己,并说女儿姚倩认识思贤。希望思贤关照姚倩。思贤这才恍然大悟。程风第一次出勤,他们接待的是新婚夫妇蜜月团的旅客。由于航班全满,李蕙、杨健两个新婚夫妇未能坐在一起,两人为此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而另一位先生却一人买了两个座位,不知情的程风希望这位先生能与李蕙夫妇换座位,却遭到拒绝。最终,程风用她的体贴与真诚感动了当事双方,化解了矛盾。飞机安全降落。新婚夫妇向大家致谢。而那位先生给了程风自己的名片。程风拿着名片,得知买了两个座位的先生是夏商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夏仁禄。乃明约安琪在酒吧中见面, 安琪隐约感觉到乃明对她隐瞒了什么。她对韩恺的未来极其担忧。在医院中, 韩恺冲着思贤叫乃明, 思贤感觉到韩恺的病情加重了, 思贤把韩恺的情况及时告诉了乃明。他们决定把韩恺的情况继续向安琪隐瞒。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二集

  思贤在医院中,父亲要求他参加医院的应酬, 思贤不喜欢,但无奈参加。程风特意买了围裙作为礼物送给安逸,准备向他表示好感。还没有等程风说出口,安逸却说希望程风搬离自己的家。程风非常失落。安琪不解,以为安逸是因为对湘湘还不忘旧情,安逸否认了,说是为了关家牛肉面馆。其实安逸已经对程风暗生情愫,内心也对程风有依恋之情,无奈因眼疾,安逸一直回避着与程风的情感。韩恺跟思贤讨论自己的病情。他告诉思贤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安琪知道自己患病的消息,否则就会毁了安琪的一生,并给安琪打了电话。接到韩恺的电话,安琪悲喜交加,韩恺仍然没有将自己的病情告诉安琪。但跟她相约一年后在青岛相见。思贤告诉乃明韩恺的情况很糟糕,但不解为什么他要跟安琪相约一年后在青岛相见,思贤说韩恺是希望用时间来冲淡安琪的痛苦。并说韩恺希望乃明好好照顾安琪。得知韩恺的真实情况,一直暗恋安琪的乃明默默地照顾安琪,排解她的孤独感。程父见女儿失魂落魄,知道了她的心思,便借到牛肉面店吃饭之机,了解安逸的想法。安逸有难言之隐,但程父很通情达理,这让安逸如释重负。韩恺辞职后,公司提升乃明做机长,辛迪等人恭喜他荣升。安琪、乃明、辛迪三人在酒吧相见,安琪知道辛迪一直喜欢乃明,经常撮合他俩,乃明却仍单恋着安琪。思贤父亲和姚广和一直存在矛盾,姚广和想联合其他董事把医院卖掉,思贤父亲面临困境。他告诉思贤有两条路可以走,如果思贤不和姚倩结婚,他就得放弃一生的心血。思贤坚决拒绝。姚倩听说后,为了思贤,她缠着父亲要承包医院,父亲不同意,她软磨硬泡说找个帮手。父亲了解女儿的心思,只好答应她,让思贤做院长,两人共同分管医院。思贤言辞拒绝,父亲非常生气,思贤坚持己见。愤然离去后来找程风,安逸说程风已经离开了他家。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三集

  乃明第一次当机长飞行非常顺利,公司肯定了他的工作能力,乃明说是因为有安琪在旁边,所以如同吃了定心丸。辛迪在酒吧追问乃明韩恺的实情,乃明故意把话岔开。濮飞向湘湘求婚,她非常冷淡。两人发生激烈的争执后,湘湘晕倒在马路上。送往医院急救后, 医生告诉濮飞,湘湘患上了抑郁症。濮飞为自己对湘湘的忽视感到内疚。程风为了安逸失魂落魄,雨珊等好朋友善意劝导。安琪向程风解释安逸的情况,说安逸是为了集中精力经营关家牛肉面馆才无暇顾及其他,程风听后释然。程风对安逸恋恋不舍,又拉着父亲来吃牛肉面。安逸对程风解释说让她搬走,是为了专心生意。程风对思贤表示,她喜欢安逸的心就象自己想当空姐一样坚定。程风劝思贤,医生是个好职业,被程风安慰的思贤觉得心情好多了。夏仁禄无意中来到关家牛肉面店吃面,很欣赏安逸的手艺。但却只吃了几口就离开了,安逸感觉他是个奇怪的人。 湘湘对濮飞说她当初只是想利用他,她不再留念上海的生活, 她决定回到青岛,寻找初恋情人安逸,濮飞苦苦挽留未果,心中十分不舍,说等她回来。湘湘在回青岛的飞机上一睡未醒,程风、雨姗等叫了急救车将她送往医院。湘湘醒来后跟程风聊天,透露她回来是寻找初恋情人的,她十分怀念从前无忧无虑的生活。程风要她加油!姚倩来纠缠思贤,告诉思贤姚广和要将医院改为疗养院,思贤坚决反对,思贤递交了辞职信。为了留下思贤,姚倩答应不改变医院的经营模式。夏仁禄又来到关家牛肉面店吃面,还是只吃了两口,安逸觉得奇怪。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四集

  辛迪无意中发现一直以来是乃明用手机短信支持着安琪,了解他一直都深深爱着安琪,而且从乃明口中得知韩恺得了阿兹海默症,暗恋乃明的辛迪心里难过。夏仁禄第三次来到关家牛肉面店吃面,他把牛肉面的配料说得一清二楚,安逸说正在研制一种“西红柿牛肉面”的新口味。夏仁禄问他想不想让更多的人尝到这种新口味。原来夏仁禄是集团公司老总,希望安逸把新口味的配方卖给他。湘湘也来到关家牛肉面店,把情侣项链留在了这里。雨姗遭遇到一位男士麦克张的执着追求,索要电话号码,雨姗把大将的号码给了麦克张,麦克张总骚扰雨姗,大将十分生气,雨姗使出了激将法。姚倩为了讨好思贤,又找到父亲游说。姚广和不允许,姚倩情急之下,要求父亲把她的那部分股份给自己经营,说她要作出样子来让思贤看看。姚广和勉强同意。思贤和程风一起吃饭,说他要退出医院,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恰巧被姚倩看到了,姚倩醋意大发,与思贤发生争执。思贤离开医院回到青岛,恳请金副总批准自己回到“飞儿航空”。为此,思贤父母又发生了争吵。如萍以为思贤出走又是在追程风,气极的她来到程风父亲的医院,寻衅闹事。思贤父亲来到医院,茹萍又提起往事,气愤中的他打了茹萍。程风思贤安逸三人重聚了,三人说要一起加油!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五集

  思贤安逸一起聊天,安逸知道思贤对程风一往情深,便鼓励他向程风大胆表白。程风劝父亲不要跟陶母计较。思贤见到程风也为妈妈的无理而道歉。陶父为思贤的离去向姚广和道歉,而姚广和却很欣赏思贤,这让陶父很欣慰。辛迪向乃明表示了她的情感,乃明却用玩笑拒绝了。安琪撮合乃明跟辛迪交往,却遭到乃明的坚决拒绝。乃明说他心中有人了。安逸思前想后,决定将牛肉面的口味发扬光大,想去找夏仁禄谈合作的事情。安逸去哈尔滨找夏仁禄的途中,飞机出现重大故障,在店里帮忙的安琪、程风匆忙赶往机场。飞机安全迫降,安逸热心地帮忙把受伤乘客送往医院,并打电话给安琪报平安。离开医院前他的眼睛突然出现了状况,他暂时失明了。夏仁禄在医院就合作与安逸达成了一致,安逸希望把利润都汇到姐姐的户头中。夏仁禄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年青人。金副总对安全迫降一事做了总结,表扬了机组。安逸隐瞒了自己眼睛的实情,跟程风打电话报平安,程风很兴奋。经治疗安逸的眼睛有好转,但是医生警告说他的眼睛再也经不起任何的碰撞。签约成功后的安逸回到了青岛,姐姐问他为什么喜欢程风却冷淡对她,安逸也承认自己在迫降的瞬间想到的只有程风。程风安逸两人在海边见面了,程风鼓足勇气向他表白,说好久以前开始就非常喜欢安逸了,安逸表示还是不能接受她,程风黯然神伤。

想飞分集介绍 第一集

  热闹非凡的赛车场上,车手濮飞正在与安逸对决。濮飞女友名叫湘湘,是美丽时尚的名模。她曾经是安逸的女友。两人在此不期而遇,心情复杂。濮飞求胜心切,导致翻车。千钧一发之际,赛车爆炸, 安逸舍身救出濮飞,自己却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急救。当他得知今后可能会因视网膜裂孔而无法从事赛车运动时,无比难过。安逸住院,湘湘、濮飞前去看望,濮飞坚持要求张老板把安逸和自己签在同一公司。活泼可爱的程风经过数次考试的失利后,终于收到“飞儿航空培训中心”的录取通知书,梦想成真,欣喜若狂。但程父坚决不允许她再做空姐,因程母就是在十年前的空难中殉职的空姐,这是程父心中永远的痛。去“飞儿航空”报到的日期临近了,程父还是不同意女儿去,并把她锁在房间里。倔强的程风不顾危险,跳窗逃出了家,赶往公司报到。程风抵达“飞儿航空”时,报到时间已过,她算自动弃权。处在绝望中的她看到了发小陶思贤,十分激动。在思贤的说服下,主管招聘的安琪教官终于同意程风参加培训。新学员报到分配宿舍,学员姚倩骄横霸道,指定艾尼和玛丽跟自己住一起。程风、雨姗和有容住在一起。濮飞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他将和湘湘订婚,这个消息成了当天娱乐新闻的热点。濮飞应记者要求当众亲吻湘湘,这一幕恰恰被安逸看到,安逸失落。因眼睛的隐疾,车队老板劝安逸退出车队,濮飞苦劝安逸留下来未果。湘湘来找安逸,安逸问湘湘是否真爱濮飞,湘湘说是。安逸却感觉出湘湘言不由衷。

想飞分集介绍 第二集

  安琪给新学员上课,首先安排他们乘坐飞机从青岛飞往上海,大家激动异常。众学员在教官辛迪的带领下,登上航班。程风幻想着自己将成为空姐时的风光。酒吧里,姚倩有意灌醉了程风,使她醉酒后被存有歹意的色狼骚扰,安逸的出现,使程风化险为夷。次日早,雨姗找不到程风,找姚倩质问。姚倩的阴谋得逞,自己还振振有词。安逸将程风带到自己的住处,并告诉程风自己离开青岛来到上海就是为了寻找湘湘,但看到好强的湘湘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决定退出。程风听安逸说明发生的一切,向他表示感谢,却发现离返航的时间已近,安逸便飞快驱车送程风归队。教官安琪是资深空姐,她和机长韩恺曾经是感情甚笃的恋人。但两人因为一件隐痛的往事而产生了裂缝。在一次飞行中飞机遭遇乱流导致关父心脏病发作,生命危在旦夕。韩恺决定联系就近的机场准备迫降,因雷雨雹太大无法实施。韩恺为保障机上其他乘客的生命安全,放弃迫降。安琪听到这一决定,痛不欲生。关父没能支撑到最后。突如其来的丧父之痛使安琪对韩恺失去了信任。湘湘质问濮飞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他俩订婚是怎么回事,濮飞没有给她令人满意的答复。安逸为救濮飞,眼睛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医生劝告他以后费眼睛的事情千万不要做,特别是赛车,否则眼睛将会失明。安逸黯然神伤。理想破灭了,也无法挽回女友的心,安逸决定回青岛。湘湘在模特秀中昏倒在舞台上,因为表演前她刚打掉了孩子,身体很是虚弱。安逸在机场看到湘湘出事的消息,他毅然返回医院看望。在病房中,安逸对湘湘的异常关心让濮飞心生疑窦。湘湘病愈出院,邀请安逸共进晚餐,被婉拒。濮飞看到湘湘对安逸的依恋醋意又发,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在培训中安琪教官严厉地批评了程风醉酒、迟到。程风向思贤哭诉自己的委屈,思贤让她学会坚强。程父非常思念程风,心脏病发作。在公司,程风得知父亲生病,向安琪请假准备回家探望,但是没有被批准。安琪让思贤替程风回家探望。程父听说女儿在“飞儿航空”很开心,十分欣慰,并让程风给自己打电话。

想飞分集介绍 第三集

  在酒吧中,濮飞喝醉酒后,找安逸滋事,埋怨由于安逸的出现,使他和湘湘的感情出现问题。濮飞无意中发现湘湘和安逸带着同样款式的心型项链,不禁心生怒火。机舱实训,安琪给学员们讲解乘务员的工作职责。课后姚倩一伙人捡到一张照片,程风一见是安逸,就告诉大家她认识此人,却遭到姚倩的一顿奚落。安琪认出照片上的人是自己离家出走三年的弟弟,追问程风如何能找到安逸,,程风说慌乱中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安琪顿感失望。思贤跟程风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他一直爱慕程风,正是因为程风想当空姐而在几年前放弃了自己的医生专业报考了航空公司的乘务员。他误以为安逸是她的男朋友,倍感失落。程风找到思贤澄清自己跟安逸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安琪还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之中,不理睬韩恺。韩恺衷心希望与安琪重归于好。虽然安琪对韩恺的感情未减,但丧父之痛使她仍然无法面对韩恺。安琪痛苦地提出分手. 韩恺如万箭穿心。

想飞分集介绍 第四集

  程风在参加迫降实习中表现突出,引起姚倩嫉妒,被姚倩一帮人故意推下机舱,导致手骨韧带断裂。医生诊断她手臂可能残废,思贤沉痛地告诉程风,她可能因此被退训,程风痛苦至极。思贤努力安慰她。思贤着急,为了救程风给在外科手术界权威的父亲打电话,恳请他为程风做手术。父亲不情愿地答应了,似有隐衷。父亲禁不住思贤的请求,给程风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濮飞在商店里找到了安逸和湘湘的情侣项链,妒火中烧。安逸难舍跟湘湘的感情,痛苦万分。濮飞为两人剪不断理还乱的旧情,与湘湘再起争执,愤然离去。濮飞一夜未归, 着急的湘湘打电话给安逸, 濮飞却因此醋意大发。三人当面对质,火药味极浓, 濮飞质问两人项链的事情, 湘湘气愤已极,故意用狠话刺激濮飞, 在情感纠缠中疲惫的湘湘开始动摇。思贤精心守护着程风。得知消息的陶母趁思贤不在时,怒气冲冲赶到医院,无情地赶程风出院,陶父阻止未成。程风离开医院情绪低落。无意中巧遇安逸,二人十分激动。程风跟安逸讲述了遇到的事情。程风电话联络安琪说弟弟安逸马上回青岛。安琪十分激动。安琪告诉安逸父亲离世的消息, 安逸悲痛。程风竭力安慰安逸. 因为程风,思贤又与母亲发生争执。

想飞分集介绍 第五集

  思贤的母亲翻出思贤父亲和程风母亲的陈年旧账,情绪激动,苦劝思贤离开程风, 思贤表达了自己对程风的难舍之情。思贤跟安逸散步聊天, 思贤对安逸表达了自己对程风一直以来的爱慕,并表示认定程风了。安琪怀着强烈的负疚感把父亲在飞机上的遭遇告诉安逸,并宣布自己将独守一生。安逸劝安琪跟韩恺复合,让她再好好考虑考虑。安琪却不知如何是好。安逸又回忆起曾经与湘湘美好的过去, 湘湘打电话给安逸关心他的眼疾。安逸让她放心,并告知自己对父亲的离世表示万分内疚,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地继承父亲的牛肉面店。乃明为了让韩恺调整心情,建议他开个酒吧。安琪告诉程风通过了地上训练考试, 程风欣喜, 安琪鼓励她再接再励。思贤和大将祝贺程风三人通过训练。程风与安逸分享好消息,可安逸只在电话简单祝贺一下便挂断了,程风感到很失落。程风等人参加第一次实机训练,程风屡出状况,不仅忘记了如何检查救生衣,更没有坚持做到劝诫一位老先生将行李放到行李架上,因此飞机遇到乱流危险不断出现,老先生被绊倒,一个婴儿险些摔出,幸被安琪接住,才避免了更严重的后果产生。

想飞分集介绍 第六集

  韩恺继续追求安琪,但见面后两人又发生争执,不欢而散。公司高层提醒韩恺,工作中有忘记出班等疏忽,并提示他不要因为安琪的事而影响工作,乃明也善意地提出韩恺最近经常忘事. 鉴于程风的一贯表现与实机操作的失误,公司高层决定将其退训。安琪为程风向公司高层据理力争却仍无法改变决定。程风失声痛哭。程风灰心丧气, 思贤等人为她竭力鼓励她.. 安琪把程风被退训的事情告诉安逸,安逸很着急,打电话安慰程风,程风心情有所好转。思贤送程风回家,程父见到程风很惊喜。雨姗和有容号召学员为程风签名请愿,并斗胆向公司金副总陈述了程风的表现,金副总认真思考之后,决定再给程风一次机会。雨姗等人一起将好消息告诉程风,喜讯令她热泪盈眶,程父终于不再限制程风做空姐工作。安逸也为她高兴。在安琪的努力下,公司高层决定让程风参加下一次的乘务员考试。在考试之前,程风被安排在地勤工作,她十分热心地帮助乘客

想飞分集介绍 第七集

  韩恺的酒吧开业,邀请安琪参加,被安琪拒绝。开张大吉之日, “飞儿航空”的同事都来捧场, 安琪始终没有露面。在安逸的努力下,关家牛肉面馆正式开业了。生意异常红火, 安琪鼓励安逸,并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程风在地勤工作中任劳任怨, 看到姚倩他们一行人参加飞行, 她暗暗下定决心好好干。韩恺、乃明、辛迪一行人从韩国返航。回想飞机上的险情,大家都心有余悸。机长韩恺状态很糟,失去了往日的自信。其实,此时此刻病魔正悄悄侵蚀着韩恺,他经常忘事,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于是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安琪考虑再三,加上安逸的劝慰,她把韩恺请到家中,在父亲的遗像前下定决心准备接纳韩恺。可是韩恺却说他得了严重的健忘症,感觉自己再飞下去可能会出事,既然安琪重新接受了她,他决心好好治病,再回来好好和安琪再续前缘。大将对姚倩心生好感, 思贤给他泼冷水, 大将不以为然. 安琪为了更好地训练程风,安排她住在自己的家中。一晚,安逸不小心在楼梯上撞倒程风。程风崴了脚,向公司请假。思贤听说程风脚受伤非常着急。而他得知程风与安逸生出情愫,心中更是失落。

想飞分集介绍 第八集

  安逸把程风送到医院,言谈中表示对湘湘不忘旧情,程风听后,感到有些失落。思贤急匆匆赶来看望程风,隐隐感觉到程风对安逸暗生情愫,心中感觉酸楚。思贤父母在“飞儿航空”并未见到儿子,二人在街上边走边吵,把陈年老账全翻了出来。陶父一再解释也无济于事,陶母如萍一气之下不知去向。陶父最终找到了思贤,希望他回上海做医生,并跟他说明了当年与程风母亲的情感瓜葛。陶磊回家发现妻子如萍吃下大量安眠药,马上把她送往医院,经抢救脱离危险,陶磊趁机对如萍好言相劝,如萍仍是歇斯底里,对陶磊和程风母亲的前尘往事不依不饶。陶磊无奈让思贤速回家中,接到电话的思贤马上赶往上海的家中。正巧碰上韩恺也去上海,韩恺向思贤说出自己的病情,思贤力邀韩恺去父亲医院做全面的检查。回到家中的思贤见到陶母,陶母坚决反对思贤和程风交往。思贤坚持己见,陶母情绪几乎失控。原来陶磊年轻时深爱着程风母亲,直到程风母亲结婚才死了心,这一直是陶母心中的痛。思贤把韩恺介绍给父亲,并给韩恺做全面检查。此时程风的脚已经基本恢复,程风和安逸一起愉快地买菜。程风感觉到非常开心。

想飞分集介绍 第九集

  韩恺作了全面检查,韩恺除了两项指标没有出来以外,其他身体状况良好。听到这一消息,他兴奋的离开医院,准备回青岛与安琪结婚。安琪知道这个消息,非常高兴。安琪为程风安排了特殊训练。学习化妆,舞蹈和拍照。程风努力完成。牛肉面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安逸斗志昂扬,受到安逸情绪感染后, 程风帮忙打理牛肉面店的热情也十分高涨。安琪每天都给程风安排相同的训练课程,这使程风十分厌倦。安逸也为程风打抱不平。他们都不知道这是安琪在磨练程风的毅力和韧性。韩恺忘记参加公司的机长联谊会,所有人都在找他。他越来越健忘。安琪对韩恺的状况担忧,认为他会不会得了“婚前恐怖症”。但却从来没有怀疑过韩恺对自己的感情。韩恺向乃明提起自己经常忘事,乃明极力安慰他。程风终于忍受不了安琪的训练,把热情投入到帮助安逸打理牛肉面店的生意之中,安琪严厉地批评了程风。安琪和韩恺沉浸在筹备婚礼的喜悦之中。医院通知思贤,韩恺的大脑皮层出现了黑斑,医生怀疑他患了“阿兹海默症”,这种病无药可救,患者会慢慢丧失记忆。在母亲软磨硬泡下,思贤答应要回到上海做外科医生。但是必须要先回公司安顿一下,陶母反复要求思贤与程风断绝来往。

想飞分集介绍 第十集

  思贤随后抵达青岛,跟安琪说明辞职的原因,安琪挽留他担任新学员监考。思贤答应了她的请求,并向她询问韩恺的情况。安琪说韩恺已经辞职。 程风的乘务员考试日期到了,赴考途中,为救助一个犯病的婆婆,错过了考试时间。思贤在考场中焦急地联络程风,始终无法联络上。安琪也感到失望。辛迪知道了程风迟到的原委,把情况告诉了安琪,破例又给了她一次补考机会。思贤来到韩恺酒吧,韩恺问起检查结果,当着安琪的面,思贤不忍说出口,只好私下里跟乃明说明了他的病情,他们决定说服韩恺住院治疗。姚倩喜欢思贤,找机会接近思贤, 思贤却对姚倩避之唯恐不及。安琪和韩恺在安逸,程风陪同下前去注册结婚。途中韩恺买饮料未归,至此失踪,安琪等人到处寻找没有结果。安琪伤心欲绝。韩恺感觉到自己问题严重了,他来到酒吧找到乃明,告诉他自己最近种种奇怪的状况。他知道“阿兹海默症”的后果,想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后,再见安琪。韩恺走了,找不到韩恺的安琪陷入焦虑之中。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六集

  被安逸拒绝的程风在家中痛哭,父亲安慰她。劝她忘掉安逸,程风宁可痛苦等待安逸。安逸违心地拒绝程风,心情也不好。安琪发现了他的异常,其实安逸是因为眼睛的问题,害怕成为程风的负累。思贤知道程风痛苦,也劝安逸要勇敢面对自己的感情,安逸陷入矛盾中。安逸辗转反侧之后,终于向程风承认了自己的感情,安逸说喜欢她,但是害怕自己有一天无法照顾程风,程风希望大家珍惜现在,两人拥抱在一起。湘湘来找安逸,安逸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把情侣项链还给了湘湘,安逸劝她跟濮飞和好。安逸的态度使湘湘明白了他们复合是不可能了。湘湘总是想起和安逸的那段情感,心情忧郁。思贤由于工作出色,被派往上海接受主管职务。走前程风告诉思贤,安逸接受了她。在上班路上,安逸触景生情,问程风如果有一天他的眼睛瞎了怎么办?程风说那她就当他的眼睛。安琪和韩恺相识五周年的日子到了,乃明将安琪与韩恺的照片挂满整个酒吧,安琪很感动,一直回忆着两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乃明一直替韩恺给安琪发短信,安琪也一直以短信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辛迪对乃明的默默付出感慨万分,想将真相告诉安琪,乃明让辛迪一定保守这个秘密。乃明醉酒忘记给安琪发短信,辛迪无奈之下,替乃明给安琪发短信。收到短信的安琪,不再魂不守舍。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七集

  乃明及时向辛迪通报韩恺病情的发展情况,说韩恺是为了将最好的一面留在安琪的心中,才这样做的。两人对韩恺的未来极其担忧。安琪看见湘湘来找安逸,就让弟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安逸知道湘湘得了抑郁症,非常担忧,便陪她散心,并劝她跟濮飞和好。程风和安琪找不到安逸,十分担心。晚上安逸回来对程风说是去看医生了,姐姐指责安逸不该对程风撒谎,安逸说湘湘的情况很糟,再也经不起一点刺激。次日,安逸一早来看望湘湘,她告诉安逸昨晚没有失眠,这让安逸放心了许多。得到安逸关心的湘湘心情逐渐舒畅起来。在机场,思贤忽然接到一位乘客突发心脏病的消息,通知医疗组赶快抢救。恰巧姚倩在机场准备搭乘航班去北京公干,听到此话,便主动用自己的车把病人送到医院,这让思贤和程风等人非常吃惊也非常欣喜。航班上,程风接待了小男孩小米豆,出生单亲家庭的他在机舱里又哭又闹,程风耐心的跟他交流,最终成了忘年交。麦克张还在执著追求着雨姗,这让大将好不吃醋。思贤来找爸爸,巧遇姚倩,对姚倩说她今天作得很好。思贤爸爸对思贤说姚倩最近变化很大。病人家属来到医院,极尽感激。姚倩突然发现为别人付出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儿。安逸来接程风,告诉她自己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以父亲名字命名的方便面赶快上市。安逸接到湘湘的电话,听着湘湘失眠的痛苦,答应尽力帮助她。来到湘湘住处,鼓励她要坚强起来。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八集

  程风巧遇湘湘,询问其是否找到男友,不知内情的程风鼓励她不要放弃,湘湘听到这话还想再争取。在牛肉面馆,看到开心疯闹的安逸和程风,湘湘非常失落。姐姐提醒安逸,对湘湘注意分寸,安逸向安琪解释湘湘的病情,表明两人不存在感情问题。安逸来看湘湘,发现她昏睡不醒,急忙将她送往医院,医生说她是吃了过量的抗忧郁症药导致昏睡。陪了湘湘一晚的安逸,突然想起早上要送程风,急忙赶到。湘湘问起安逸眼睛的情况,安逸告诉她要保密,别让程风和姐姐知道了,以免她们担心。大将为了麦克张的穷追不舍而烦恼,心中不平,程风的点拨使大将茅塞顿开。大将鼓起勇气跟雨姗表白,大家都为他们高兴。在航班上大将和雨姗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安琪辛迪乃明三人在酒吧中,乃明失口,安琪似乎感觉到什么,心生怀疑。乃明继续以韩恺的名义用短信安慰安琪。安琪一如既往地爱着韩恺,但韩恺病情在不断恶化,乃明专程到上海看望韩恺,不巧在医院被姚倩看到,姚倩查看病人档案,发现韩恺的病历,她立刻质问思贤为什么对安琪隐瞒这件事。思贤说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安琪。程风无意中发现安逸抽屉里的情侣项链和眼药水,匆忙之中,手被夹了。想起安逸的项链,心中充满酸楚,安逸告诉了程风他和湘湘的往事,但隐瞒了眼睛的实情。湘湘在面店突然出现,使程风的想法得到证实。知道了湘湘就是他的初恋情人,回想起湘湘说过回来就是为了安逸的话,程风心痛不已。

想飞分集剧情 第十九集

  安琪劝安逸跟程风把婚事办了。安逸看湘湘的病情没有好转,便不想刺激她,希望将婚期推迟两年,程风欣然接受。姚倩准备飞赴纽约。思贤得知姚倩为他父亲为医院付出很多,对她的看法有所改观。分别前,诚心地向她表示感谢。濮飞出国比赛前向安逸了解湘湘的情况,安逸劝他抽空来青岛看望湘湘。然后又找到湘湘,希望她回到濮飞身边。湘湘说濮飞只能给她带来伤害。姚倩在机场遇见程风,她真诚地为以前的事情向程风道歉。两人和解。安逸来接航班归来的程风,向他解释湘湘的事情,宽容的程风表示理解。程风希望安逸多关心湘湘。为了和夏仁禄合作,安逸乘机到哈尔滨。在飞机上安逸发现眼睛又出了状况。安逸品尝了夏仁禄公司研制的新口味方便面,感觉非常好。夏仁禄宣布方便面马上会上市,安逸很开心。并建议把父亲的头像作为商标注册,夏先生同意了。由于飞机气压的原因,安逸决定坐车回青岛。“关家牛肉方便面”上市了,安逸安琪程风一起品尝,感觉非常开心。安琪问起他们结婚的事情,安逸担心自己眼睛给程风带来负担,就托词要与夏先生开连锁经营店而脱不开身。程风表示理解。湘湘想找些事情做排遣无聊,她找到安逸,希望在他的牛肉面馆帮忙。安逸把情侣项链还给湘湘,湘湘知道他们之间完全不可能复合了。飞机上,程风劝诫一个乘客进入乱流区关闭电脑,乘客不予理睬,并要投诉程风。结果,电脑中的光盘丢失了。安琪接到乘客投诉,程风匆匆赶往公司。

想飞分集剧情 第二十集

  丢失光盘的乘客不依不饶,安琪连夜打电话给程风。乘客要求程风找到他丢失的光盘,不然就要采取措施。程风一夜未归,安逸不见程风归来,便找到机场,看到程风还在垃圾站翻找CD,便也动起手来。他们终于找到了CD碟,还给了乘客。程风的行为令公司领导很感动。湘湘完成工作后,走到安逸的房间,在他的床上睡了一夜。安逸回到家中,发现湘湘躺在他的床上,心中不悦。说过去的事情无法挽回了,他们只是普通朋友。明确表示程风是他最终的选择。程风看到这一幕,在感动之余发现湘湘楚楚可怜,心生恻隐之心。《飞儿航空杂志》特地赶来报道程风和安逸找到CD碟的事情。安逸说程风一路走来,付出了太多,她用善良和真诚对待所有的人,程风听后感动不已。程风跟安逸商量,不忍看到湘湘独自难过,想帮助湘湘。湘湘绝望中拿着情侣项链走向大海,幸被及时救起。湘湘的忧郁症恶化。医生建议不要让她独处,程风主动向安逸提出让湘湘住到自己家来,这样父亲可以给她治疗,同时也便于自己照顾。濮飞知情后也赶来看望湘湘。

想飞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四集

  程风忍不住对安逸的思念,她来见安逸,她问安逸为什么心还在湘湘身上,却要对她那么好?安逸违心地说自己控制不住对湘湘的感情,程风茫然。事后安逸看到程风如此伤心,也十分痛苦。思贤看到父母的眼神,无奈辞职回到医院,接手作了院长。安逸接到电话跟湘湘说,哈尔滨有家医院有眼角膜需要马上过去,湘湘陪同,哈尔滨之旅无功而返。湘湘告诉安逸,濮飞已从国外回来,正在上海帮助安逸联系医院。安琪对乃明说,觉得安逸最近表现异常,乃明安慰她不要乱想。程风和思贤一起吃饭,思贤说不会放弃她的。韩恺的病情已进入晚期,昏迷中他只是叫着安琪的名字。韩恺签定放弃急救同意书,思贤把乃明叫来商量此事。思贤告诉他韩恺支撑不到一年之约的那一天。大家都焦急万分。濮飞来到思贤所在的医院找眼角膜,思贤这才知道安逸离开程风的真正原因,更是了解了安逸对程风的真情。濮飞要思贤保守这个秘密。安逸眼睛恶化,下楼时不慎摔了一跤,安琪和湘湘这才发现他已完全失明。安琪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安逸,深深自责。湘湘还在照顾着安逸,但心中已经渐渐原谅濮飞。

想飞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五集

  湘湘想把实情告诉程风,安逸坚决不允。湘湘决定到上海去为安逸的眼睛想想办法。在飞机上碰到程风,湘湘想解释她和安逸的情况,但欲言又止。下飞机后,濮飞来接湘湘。濮飞告诉湘湘还是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角膜。思贤建议把安逸转到他的医院,专心治疗,等待角膜。大家又怕安琪在这里知道了韩恺的实情,但是别无选择。安琪陪安逸来到上海,思贤把安逸安排在一个单独的房间,二十四小时有人看护,让安琪放心,安琪还是自责不已。在韩恺答应归来的日子,安琪没有收到韩恺的短信,非常失落。思贤告诉乃明,韩恺已经走了。走之前捐献了角膜。终于有了合适的眼角膜,安琪、湘湘还有乃明在焦急等待着安逸手术的结果。手术一切顺利。安逸的手术成功了,湘湘跟濮飞商量是否把这个消息告诉程风,濮飞的意思是还要征求安逸的意见。安琪还为弟弟的事着急,因为安逸出现了一些排斥反应。思贤安慰说,这属于正常现象,过一段时间会好的。思贤通知乃明要为韩恺准备后事,又不想让安琪知道真相。乃明几乎乱了方寸。但是为了安琪,他竭力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

想飞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六集(大结局)

  在安逸的病床前,濮飞和湘湘和好了。湘湘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程风突然打了辞职报告跟思贤告别,并表示不能接受思贤的感情。思贤虽然难过但尊重她的选择。飞机上,程风巧遇姚倩,向姚倩解释着她跟思贤没有任何感情。希望姚倩不要误解。姚倩回到医院,思贤开始试着了解她。姚倩父亲告诉思贤,他父亲的医疗事故圆满解决了,请他父亲回来继续工作。终于到了安逸手术拆线的一天,思贤给了程风一份特别的礼物,就是把她带到安逸的病床前。了解了前因后果的程风终于和安逸重归于好。两人珍惜得来不易的真情。安琪看着安逸的眼睛,说这双眼睛好熟悉,她哪里知道安逸的角膜就是韩恺捐赠的。同一天也是韩恺跟安琪的一年之约。在河堤,乃明告诉她,韩恺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给她发短信了。他把韩恺离开人世前写满安琪名字的厚厚一叠纸给了安琪。安琪得知韩恺离去痛不欲生,她在海边,回忆着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恍惚中,她把乃明当作韩恺,两人拥抱在一起。动人的旋律再次响起。(全剧终)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