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美容产业网资讯新闻正文

肉中刺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5集

发布日期:2019-01-1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东来东往

  一大早蓝蓝叫孝成吃饭,孝成又挑着毛病,不吃饭便出去了。林孝成跟弟兄在外面吃饭,王新民过来了,孝成质问着王新民怎么知道就断定吴洋就是共党。

  回去之后孝成便派阿贵和阿福去盯紧牛师长。赵峰又找到牛师长只想知道牛师长到底是怎么想,赵峰明确自己的目的,他们就是想让牛师长投共还让他挟持蔚镇邦。可是牛师长很难答应去挟持蔚镇邦。从牛师长家中出来的时候赵峰便觉查到了自己被人跟踪,赵峰一直来到舞厅,那个人也跟到了舞厅。

  阿福告诉孝成说王新民他们确实拿到了证据才下手。听说赵峰跟牛师长有见面,孝成便派人去抓赵峰,却扑了个空。看林孝成的母亲这几天没有来,牛太太心里还有点空落落的感觉。牛师长告诉母亲现在党国大势已去准备投共,话还没有说出口孝成便来了。

  牛太太趁问孝成他母亲这几天怎么没来,话音刚落孝成的母亲也来了。林孝成跟牛师长说起赵峰找他的事情;那边牛太太把孝成叫出来说他不该把母亲轰出家门,吵着要替宋怀珍讨个公道。

  牛太太拉母亲气冲冲找到蓝蓝问她为什么把母亲给轰出去,牛太太不听蓝蓝的解释便教训了蓝蓝一番,让她向婆婆道个歉。蓝蓝的父亲也来了,也让蓝蓝跟母亲道个歉,蓝蓝哭着回自己房间去了。镇邦跟孝成说了他最近盯着牛师长的事情,还有吴参谋长的死。蔚镇邦教育着孝成现在这个时候要齐心协力才是最重要的。

  蓝蓝躺在床上哭个不停,孝成止都止不住。阿贵找到孙小蝶跟他打听赵峰的去向。现在外面到处在寻找赵峰,母亲想让赵峰先躲几天。

  孝成让蓝蓝去跟张婶说说,给张婶放几天假,让母亲回来住。孝成回去之后看阿贵阿福在办公室里睡觉,让他回家睡去,睡醒以后再继续寻找赵峰。这天赵峰乔装一个搬运工来到牛师长这里,问他到底是怎么个想法,最后牛师长告诉他自己投共的心意已经定下来了就等赵峰那边的说法了。

  赵峰从牛师长家中出来的时候被孝成的人给盯上了,孝成一路追赵峰到了舞厅里,王新民也去了。宋怀珍打电话给保密局一听孝成去了歌舞厅,便也赶了过去。

  在舞厅里赵峰跟孝成交上了火。王新民想抓住赵峰去领功,可是孝成不愿意。母亲宋怀珍也来了,孝成连忙出去找母亲,听说孝成要抓的是赵峰,母亲就极力阻止孝成。最后母亲装作昏倒,孝成送母亲去医院这才救了赵峰一命。

  去医院走了一半孝成又觉得哪里不对,又回到了舞厅。可是赵峰已经跑了。赵峰跟孙小蝶一直跑到了她的家中。老太太睁开眼一看自己在医院里,心里还在想着刚才孝成说的话。

  孝成一路追到了孙小蝶的家中,发现孙小蝶有个孩子,便想从孙小蝶的孩子下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宋怀珍将那封密信打开后对着书,破译了其中的意思,并将原信藏在米缸里,重新拿了一封信发在门口的邮箱中。

  孝成回来之后看到门口邮箱里有封信便拿回去了,而这信中的意思正好跟原来的意思正好晚了一个小时。

  宋怀珍告诉组织她把孝成的约定的时间改晚了一个小时,如果谁在三点钟去的话,那个就是叛徒。

  考成赶到的时候自己的人已经死在那里了,站长非常的生气,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了。孝成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到问题出在哪里。孝成回去之后还在想这件事情,阿成、阿虎也在那里争论着。一想到问题可能出在家里,林孝成都不敢再往下想了。

  林孝成垂头丧气的,来到母亲的房间中寻找着什么。看儿子闷闷不乐的,母亲还以为是跟蓝蓝又闹别扭了呢。宋怀珍知道儿子闷闷不乐的原因,可是又不能告诉他。

  为了弄清到底是谁出了问题,林孝成决定查他的舅舅。蓝蓝打来电话下班后要带他去个地方。下班后蓝蓝带着孝成来到一个大院中,蓝蓝准备把这里当作她他的新家,蓝蓝的父亲已经把这里买下来了,当他们的结婚礼物。这个时候林孝成又说起当前的形势,扫了蓝蓝的兴。蓝蓝非常的生气还以为孝成不愿意跟自己结婚呢。处长听说林孝成要搬家了,连忙派人去查查他们的新住址。

  宋怀珍拿着些东西来到蓝蓝里,看蓝蓝穿着如此的暴露觉得很不习惯。对于这次能把叛徒找出来,宋怀珍功不可没,她请求上级把自己给调走,现在儿子已经对她直疑心了,现在每天面对着儿子,这让宋怀珍心里非常的难受。最后迫于无奈宋怀珍只好服从组织。现在国民党已经开始对民主人士下手,组织想让宋怀珍去拿这个名单。这天晚上熊局长把名单锁在柜子里便回去睡了,深夜宋怀珍的表哥潜到熊局长的家中想要偷取钥匙,没想到正好遇到了熊局长的老婆带人来闹事。

  第二天就是林孝和蓝蓝的婚事,熊局长等一些人来参加他们的婚事,婚礼异常的热闹,林孝成的表舅在宴会上表演着魔术,借机将熊局长身上的钥匙给偷走了,然后派人到熊局长家中偷取名单。吃着吃着熊局长突然想要回家,宋怀珍使出全身的本领将熊局长给留了下来。王新民也来了,趁着这个机会王新民认宋怀珍为干妈。熊局长的老婆吃饭的时候生熊局长的气便回去了,熊局长也跟跟着一起回去了,那边的事情已经办完了,趁送熊局长的时候青舅又将钥匙放回熊局长的身上。

  一看有如此的多的名单,这让上边的组织不如该如果是好,只有登报的方法来通知大家。宴会罢了孝成跟蓝蓝就要睡觉了,母亲又过来了,蓝蓝怀孕了母亲不想让他们睡在一起,怕伤着孩子。趁母亲在注意的时候林孝成又跑回来蓝蓝的房间一块睡。早上吃饭的时候,蓝蓝还没有起来,母亲把今天的报纸让孝成,孝成一看报纸上面的名单,就立刻匆匆出去了。

  熊局长还因为报纸的事情大发雷霆。对于上次眼线暴露的问题孝成还在查的。站长关心着孝成婚后的生活。这天蓝蓝的父亲来看望蓝蓝把张婶带来了照顾蓝蓝的生活。

  孝成买了一些监听母亲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孝成回去之后把那些监听的机器放在身上,趁母亲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孝成把机器放在了母亲的房间的灯里。孝成突然想到可能自己也被别人监听了,果然在屋子里发现了监听的机器。孝成找到站长告诉他自己被监听的事情,站长告诉他自己根本没有做这事。

  出来的时候孝成正好遇到了王新民,孝成找到王新民说这事,王新民也承认了。晚上孝成回去之后母亲告诉他,蓝蓝正哭着闹着要回娘家,孝成回到房间中蓝蓝正在收拾着东西。两人争执着,最后孝成也生气了,任由蓝蓝回去不拦着。母亲出去把孝成拉了回来劝着他去跟蓝蓝道个谦。

  孝成回到房间中跟蓝蓝道谦,蓝蓝这才原谅他。王新民重新派人去监视林孝成,连与孝成接触的人都不放过。

  早上母亲做了些豆包,孝成跟蓝蓝非常都非常的喜欢吃。一听孝成要跟蓝蓝一起出去逛街,母亲就劝他们少出去。孝成回到房间后把监听器打开后便出去。刚一出门王新民派的人便注意到了,可是他们要盯的人是孝成的母亲。

  蓝蓝出去逛街张婶也跟着一起去,张婶在蓝蓝的耳边不断的说孝成的母亲是共党。趁他们都出去了母亲在打扫着屋子里的卫生,发现了孝成放的监听器。

  孝成的表舅来了,宋怀珍把监听器的事情告诉了青舅;看来儿子还是不放心她啊。明天有个秘密会议表舅让宋怀珍明天去参加,表舅的儿子在那边也当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位连长这让他非常的高兴。

  孝成来到站长这里,站长告诉他共产党最近有个万县暴动,可是孝成一点都不知道。原来共产党准备在万县准备一个暴动,站长让孝成去查查这件事情。

  王新民派去的人守在孝成家都一天,宋怀珍也没有出来,两人只好无奈去跟王新民报告。孝成一回来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原来是蓝蓝下厨做菜。孝成一尝蓝蓝做菜,就连忙说自己已经吃过饭了,找各种理由来不吃蓝蓝做的菜。这让蓝蓝非常的失望。孝成回到房间中打开监听器,任何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听到。

  这天宋怀珍出门了,王新民派的人便悄悄的跟在她后面。表舅一看宋怀珍被盯了,只好改天再跟她联系。蓝蓝一人在家,孝成回来了,一听母亲出去买酸辣粉了,孝成便觉得可疑。蓝蓝也说张婶在她面前说母亲是共党,连忙疲孝成打住了。这个时候母亲回来了,孝成劝母亲以后少出门,最后决定派个人跟着母亲宋怀珍。

  万县暴动的事情孝成已经调查清楚了,站长让孝成直接去抓人。阿贵跟阿福蹲在街头,无聊打赌赢钱。孝成过来了让阿贵明天全程陪同自己的母亲。

  第二天一早阿贵便来到孝成这里找到他的母亲说是陪她出去逛街,谁知他母亲早饭还没有吃呢。阿贵和宋怀珍上街又被人给盯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了甩掉跟踪的人,宋怀珍找到孝成表舅那里,说后天有时间要来听表舅的戏。

  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告诉孝成自己在街上被人跟踪的事情,孝成决定回头问问阿贵,饭吃到一半只听到蓝蓝在屋子里大喊自己的名字。

  孝成回到蓝蓝的面前,原来是蓝蓝是想让孝成给自己洗脚。蓝蓝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孝成只好去了。看儿子端水,母亲还以为是给自己洗的呢,原来孝成是给蓝蓝端的水。母亲觉得儿子给媳妇端洗脚水不好听,让张婶去端。可是蓝蓝一下子把张婶端的水给倒了。

  阿贵回去之后在阿福面前显摆着今天是如何如何的厉害,孝成这个时候也回来了。骂两人不该整天呆在办公室里。孝成一说自己是来这里睡觉的,阿贵阿福就笑了。阿贵跟孝成说了今天在街上的事情,孝成让阿福明天多带几个人跟着阿贵。蓝蓝打来电话让孝成回去睡觉,蓝蓝跟孝成认着错让孝成回家,可是孝成还是没有回去。蓝蓝只好叫可心跟自己半夜出去散心。母亲担心蓝蓝的安全跟在蓝蓝的后面。王新民的人看孝成的母亲也出来了一路跟了过去。蓝蓝跟可心诉说着内心的苦楚。张婶打电话给孝成说母亲和蓝蓝都出去了,孝成立刻赶了回去。王新民派的人看宋与珍跟一个人说话,二话不说便把人家抓了起来。

  孝成回去之,蓝蓝跟母亲也跟着都回去了。半夜孝成被恶噩梦给惊醒了,他又梦到了父亲被杀死的情景。母亲过来安慰着他,顺便让孝顾去跟蓝蓝说说半夜不要再出去了。

  夜总会那边打来蓝蓝的朋友打电话说自己被人打了,蓝蓝便责任怪在母亲身上,孝成站出来说话让母亲跟媳妇不要再闹别扭了。早上阿贵又来孝成家,顺便在孝成家吃了点早饭。孝成说了昨晚的事情,王新民觉得这件事情是王新民的人干的。

  看蓝蓝的柜子全是些高跟鞋,阿贵便那些鞋都给锯了。上街的时候王新民的人又跟上,阿贵让老太太进屋看戏,自己在外面收拾了那两个跟踪的人。屋子里宋怀珍跟钱还有张明英,李明恩见了个面,现在总算和同志们见面了。

  待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阿贵打电话让孝成过来了,孝成让他们把人带到党通局,自己也进去看戏了。蓝蓝打电话关心着她朋友的伤势。蓝蓝准备出门看自己的鞋全部被锯了,非常的生气。林孝成气冲冲的找到王新民,说派人跟踪的事情,王新民被抓个正着无话可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林孝成也没有追究什么。

  蓝蓝因为鞋的事情跟婆婆闹了别扭,回娘家去了。待林孝成走后王新民教训着那两人。最后决定从宋怀珍的表哥下手。林孝成回去之后看着那些鞋,母亲也觉得自己做得确实有点过分。蓝蓝回到家中把鞋子的事情跟父亲说了一遍,母亲跟林孝成也跟着来了。孝成的母亲跟蓝蓝的父亲镇邦聊到了两个孩子的事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孝成回来了,蓝蓝还在生他的气,孝成答应给她重新买鞋,可是蓝蓝还不肯原谅他。父亲镇邦把孝成叫过来叫他怎么处理婆媳之间的关系。孝成把他跟王新民的事情告诉了镇邦,镇邦觉得可是他母亲有什么把柄被王新民抓住了。

  母亲也去跟蓝蓝道谦,母亲跟蓝蓝说明了自己心理想的,蓝蓝也原谅了母亲。晚上的时候蓝蓝跟母亲还有孝成一起回去了。临睡的时候又是孝成给蓝蓝端的洗脚水,蓝蓝跟孝成提起了表舅,觉得表舅有问题。孝成表面上说是蓝蓝多虑了,心里也开始怀疑母亲了。

  孝成来到站长这里,站长让他全权负责万县暴动的事情。站长也跟孝成说起了王新民监听他的事情,如果母亲真是个共产党的话,他林孝成一定会处理好 。孝成不想因为母亲再被别人给监听。

  晚上回去之后站长陈国栋的话让孝成决定去试探母亲,虽然心里很自责。这天张婶回来买东西回来在门口发现了一封信,看着像是孝成的笔迹,母亲就把信给了孝成。孝成故意把杯子打翻然后让母亲来擦,母亲看到了信中的内容。这让宋怀珍感到很可疑,叛徒不是已经除了,怎么又会用这种联系方式呢。吃饭的时候母亲都心不在嫣的。吃完饭后母亲悄悄的回到房间中把从信中看到的内容给写了下来,孝成那边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中打开监听器,开始监听母亲。听母亲那边有些不太对劲,孝成连忙跑过去看看,母亲正在看书。这正好打消了孝成的怀疑。

  待孝成走后母亲又开始查看信中的内容,看着信中的内容宋怀珍怀疑着难道起义的事情被暴露了。

  孝成躺在床上辗转难以入眠,想着刚才的事情。早上吃饭的时候孝成还没有起来,母亲就准备出门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儿子在监视自己,现在不能就这样送情报了,宋怀珍故意把脚给扭了。

  宋怀珍回到自己的房间中还在想着起义的事情,怎么才能把情报传出去呢。早上母亲趁孝成出去的时候,在家时做着发糕,让张婶给孝成手下的兄弟送过去。张婶拿着大箱的发糕来到保密局,孝成把发糕先拿到了自己办公室中。张婶在孝成的面前说着自己母亲的坏话,待张婶出去之后孝成检查了下装发糕的箱子,然后才拿去给兄弟们吃。

  孝成回去之后把帽子忘在了办公室里,晚上的时候孝成还要出去办事。 母亲看着蓝蓝现在怀着孩子,孝成还整天不呆在家中,心里挺难受的。现在宋怀珍最大的担忧就是想着情报有没有送到惊蛰的手中。

  张婶的儿子找到张婶又问她要钱去赌博。孝成急匆匆的来到找到站长说万县暴动的情报是假的。孝成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把情报给泄露出去了。这件事情只有孝成和站长知道,站长让孝成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孝成去表舅那里了,都中午了还没有回来;母亲担心着孝成的安全。准备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孝成正好回来了。孝成回到房间中打开监听器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却听到了张婶跟他儿子的谈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孝成告诉蓝蓝张婶的手脚可脚不干净,让她以后买东西记个账,蓝蓝觉得张婶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了,不可能作出那样的事情,肯定又是母亲说的。蓝蓝又提到了母亲是共产党,这让孝成非常的生气。两人又因为这事而闹别扭了。

  孝成告诉母亲他昨天去找了表舅,表如还送了孝成一张照片。这天蓝蓝找到张婶让她买菜以后都记个账,这让张婶心里很不痛快。

  看蓝蓝肚子中的孩子,孝成就非常的高兴,这个时候蓝蓝还要吃很辣的东西,母亲只好去买。王新民的人决定从张婶的儿子下手,让他来接近孝成的表舅。

  表舅跟街坊邻居吃饭的时候,这时张婶的儿子猴子,想拜表舅为师,表舅也就只好答应了。儿子又找到张婶问她要钱,看母亲手中拿些钱便一把抢过去了。王新民的人来到赌坊看到张婶的儿子正在赌博的。表舅带了只鸭来到孝成的家中,闻表舅身上的味就受不了,蓝蓝让表舅到院子里跟母亲谈。

  表舅跟宋怀珍说起了和平谈判的事情,表舅想让她去接近牛师长的母亲,让他母亲来策反牛师长。再过几天就是母亲的大寿了,卫川想给母亲大办一场宴会,母亲更宁愿他们能够打一场胜仗那比什么都好。

  镇邦这边听说上次万县暴动的事情被暴露了,非常的生气,还劝卫川说放以后注意点。镇邦也收到了老太太过生日的请柬,准备去给老太太拜寿。

  蓝蓝回来了又买了一大堆的高跟鞋,这又招到老太太的一顿唠叨。蓝蓝还给母亲买了一套衣服,母亲非常的喜欢。谈判可能失败了,山城这里可能要动乱了,蓝蓝告诉他如果真失败了,他们就搬到台湾去。孝成问着母亲牛太太要过生日了,自己该送些什么去,母亲想趁着这个机会去见见牛太太。

  王新民找到张婶的儿子,想让他去接近孝成的表舅。母亲布店里准备买两匹布准备给牛太太送过去。这天孝成和母亲一起来到牛师长这里,两个老太太在一块有说有笑的,两人聊的非常的投机,牛太太想让宋怀珍没事找自己来玩。

  孝成跟牛师长谈到了北平合谈的事情。猴子带着几瓶酒来到表舅这里,两人喝的都差不多了,表舅觉得猴子狠奇怪,猴子也没有什么正当工作,哪来这么多钱喝酒啊。猴子的话让表舅觉得很可疑。猴子喝的有点多,表舅一直跟着他,居然来到了保密局。

  表舅来到戏院里把猴子的事情告诉了孝成的母亲。孝成的母亲让表舅暂时先保护好自己,让他弄些假情报给猴子。

  猴子还是整天跟在表舅的后面到处乱转,这可把猴子给累坏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宋怀珍一回来看到蓝蓝正在吃糍粑原来是母亲让表舅拿过来送人的,可是被蓝蓝给吃了,母亲只好再让表舅弄了。孝成跟站长说万县暴动的消息就是被 军部给暴露的,现在军部那边比这里还要乱,站长让孝成注意点牛师长。

  牛太太打牌的时候宋怀珍拿了些糍粑来了,这让牛太太非常的高兴。孝成回到办公室后跟阿贵阿福说了牛师长的事情,让他们去查一下牛师长。

  蓝蓝在家都一天没有吃饭了,张婶也请假回家了,孝成决定带蓝蓝出去吃饭,正好母亲回来了。孝成跟母亲说让她以后少去牛师长那里。

  孝成陪蓝蓝来到医院里,阿福过来跟他报告从牛师长那里查到的消息,母亲正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宋怀珍把儿子不让跟牛太太接触的事情告诉了组织,组织让她继续接触牛太太。

  猴子又来表舅这里,跟他说起了情报的事情,表舅故意告诉了猴子一个假情报。

  猴子连忙把这个情报告诉了王新民,想问他要点钱,可是王新民还是没有给他。王新民让手下的人去找个牌技高的人去赢猴子的钱。

  牛太太打来电话找母亲,孝成一旁不乐意了。这会牛太太派人去接宋怀珍,可是宋怀珍总是以忙为由拒绝了。站长一再找孝成让他好好的查下牛师长到底有没有反的心。阿贵匆匆跑到办公室里告诉孝顾,阿福被徐德光抓了起来,说是阿福是共产党。孝

  成想让站长出面,可是站长不方便出面。

  林孝成找到军部的吴兄,故意在他面前说徐德光要投共。张婶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个江湖郎中,说一定能让蓝蓝生一个男孩。宋怀珍当场就揭穿了那个郎中的谎话。

  孝成找到母亲想让她再去牛太太,这让母亲就不明白了,儿子不想让自己跟她接触,这会就让自己去找她,原来孝成是想让母亲去替阿福求求情把他救出来。

  宋怀珍来到牛太太这里,牛太太一开始故意说着风凉话,牛太太就知道宋怀珍找自己有事了。可是牛太太对牛师长的事情根本就不过问,最后宋怀拿只好拿自己去担保阿福不是共党,牛太太这才答应。

  看母亲的把阿福救出来了,孝成非常的高兴。牛师长那边派人去查查吴参谋长,这段时间觉得他有点不太对劲。牛师长找到孝成明确说明了自己的立场,回去之后牛太太跟牛师长说了下当前的形势,可把母亲气坏了。

  阿福在其它兄弟面前说着自己多么多么的勇敢,孝成也过来看望他。猴子又来找表舅要情报,表舅都说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告诉猴子。猴子把这些都告诉了王新民,王新民一看非常的生气。

  张婶的儿子在赌坊里玩着,那些人早就被王新民给收买了。张婶的儿子输了钱被带到了王新民那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张婶的儿子因为赌博欠了王新民一些钱,王新民将张婶的儿子给抓了起来,逼迫张婶让她来监视孝成的母亲。

  宋怀珍跟牛太太在一起打麻将的时候,故意把外面的局势说的很危险,这时牛太太想起了自己的孙子,整个人都没有心情打麻将了。

  宋怀珍跟上级说了自己跟牛太太说了她孙子的事情,组织上也已经找到了牛太太的孙子。孝成跟母亲一起来到父亲的墓碑前,给父亲送些祭品,孝成也希望虎子也能来看望父亲。

  虎子刚回来就看到孝成抓了几个共党。在林孝成的严刑逼供,孝成也只是得到一些没用的消息。虎子找到了组织,他希望组织能够帮自己联系上徐德光。

  牛师长的下属因为军饷的事情而斗欧。现在加上共党的引诱已经有一些士兵想要变心了。正开会的时候吴参谋长进来了要自己的手下讨个公道,可是胳膊还是拧不大腿。

  孝成刚一回家张婶就过来在他面前说着老太太的不是,就准备睡的时候听到外面一阵嚷嚷。原来是吴参谋长要孝成替自己出口气。张婶悄悄的在外面偷听他们的谈话。蓝蓝气冲冲的下楼来说孝成不该在家中谈公事。凡事要讲个证据,没有证据孝成也没有办法。

  儿子让张婶快点去跟王新民报告情况,好问王新民要钱。张婶刚回来的时候,蓝蓝让老太太陪自己一起去吃酸东西,就在房间里找东西。走的时候母亲忘了带钱,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张婶从自己的房间中出来。回去一看果然发现了不太对劲。

  牛师长跟镇邦说了逃兵的事情。张婶把在老太太房间中看到东西跟王新民说,王新民想让老太太把那本书给拿过来,这样就给她钱。

  这天张婶和一个送米的来到家中把老太太的那本翻译书给偷了过来。老太太把张婶在自己房间中翻东西的事情告诉了表哥,表哥回去跟猴子一打听,原来张婶还真是个眼线。虎子找到赵副官随便谈了一些事情,正好被孝成的人给盯上了。

  晚上的时候母亲跟孝成商量着让张婶走,可是蓝蓝不同意。这天蓝蓝找到张婶跟她说老太太要赶她走,还说自己肯定是不会让她走的。

  晚上虎子请赵副官,想让他帮自己约徐德光。赵副官刚走阿贵就过来了。虎子偷机将枪放在了舞女的身上,才没有给阿贵留下把柄。

  宋怀珍老太太来到牛太太这里两个老人聚在一起包饺子。牛师长说他约好了一个古董商,要把家里的古董给卖了,可是牛太太不同意,宋怀珍趁机劝牛太太让牛副官不要再打了。宋怀珍一看那个所谓的古董商便有些眼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怀珍第一眼看到赵峰便非常的眼熟,赵峰跟牛太太介绍着自己就是牛师长所说的那个古董商。王怀珍看着赵峰的样子在那里发愣。

  赵峰见到了牛师长,牛师长一眼便看出了赵峰并不是所谓的古董商。牛师长一再重申自己不会背叛党国的,赵峰无功而返。送走赵峰后牛师长质问着赵副官是怎么跟赵峰认识的。

  王怀珍走在大街上四处寻找着赵峰,孰不知赵峰一直跟在她后边。在一个无人地方,赵峰跟母亲宋怀珍相认。这让宋怀珍非常的高兴,宋怀珍跟赵峰说明了自己在牛师长家中的原因,他们都是为一个目的而工作的。看着儿子离去的背景,宋怀珍就知道麻烦来了,两个儿子正好敌对着,决不能让他们见面。

  牛师长带着名单来到镇邦这里,吴参谋在一旁插着话,镇邦一再重申在这个关键时候要稳定军心。

  牛师长回去之后跟表弟说着军队里的事情,现在吴德光一直是牛师长的眼中钉,相着怎么来除掉他。林孝成找到吴德光,吴德光告诉他自己抓了几个都副官的人,可是他们都没有开口。孝成跟吴德光打听着刚才进牛师长办公室的赵峰是什么底线,可是吴德光一点也不知道。

  牛师长找到赵峰让他对吴参谋下手。赵峰趁机劝牛师长投靠共产党,林孝成也过来了,在牛师长的介绍下赵峰跟孝成算是见了个面。

  回去的时候孝成开车送赵峰,车上赵峰告诉孝成自己只是个做古董生意的商人,两个谈得还算投机。赵峰再次来到上次的那个舞馆里,跟一个名叫孙小蝶的舞女认结识了。

  听说与自己结头的人就是宋怀珍的小儿子,上级也感到很意外,王怀珍就怕两个儿子见面后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孝成回去之后派阿福去查一下赵峰的行踪。张婶又来到老太太的房间里寻找着什么,正好被老太太逮个正着。

  母亲找到孝成跟他说了张婶翻自己东西的事,想让张婶走,蓝蓝一直喜欢张婶,可是孝成也不好做。那边张婶先在蓝蓝面前告发老太太。蓝蓝找到孝成跟她说在母亲房间中发现书的事情,可是孝成根本不以为然。孝成找到母亲说起这样事情,母亲敷衍着孝成,这让孝觉得母亲和张婶之间一定有个在撒谎。

  1949年共产党攻进南京总统府,牛太太跟几个老太太在一起打麻将说到当前的形势就非常的生气。牛师长带着赵峰来到家中,赵峰又想策反牛师长。

  张婶把近来的情况报告给了王新民,可是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王新民便想让离间宋怀珍和林孝成。张婶回去之后说街上有很多新款式的鞋子,蓝蓝便拉着张婶去了。晚上张婶悄悄的来到又把那引起鞋子给扔掉了,嫁祸给老太太。蓝蓝非常的生气以为老母亲扔的,又闹着经回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张婶在家中故意挑拨老太太跟蓝蓝的关系,老太太一时气不过,想要离开这个家。这下蓝蓝软了下来想要留老太太,正好出门的时候遇到了表舅,老太太便跟表舅一起走了。

  蓝蓝打电话给孝顾说母亲回老屋了,孝成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回去了。看母亲走了孝成非常的生气,吵着要让张婶滚蛋。母亲刚坐下孝成这边便赶来了,让母亲回去;可是母亲还是不愿意回去。

  看孝成也没有把母亲叫回来,蓝蓝表面上也挺难过的,还放着歌听,孝成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中。猴子还想着把宋怀珍搬出去的消息告诉王新民好换点钱,谁知这就是王新民安排的。宋怀珍刚搬到老屋,王新民便派人去她家安装监听器。

  宋怀珍买菜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赵峰跟孝成买古董的,便连忙躲在一旁。孝成让赵峰看了看自己的古董,赵峰一下子把那个古董给摔了,只因那是个假的,孝成劝赵峰赶快离开山城这个地方。

  宋怀珍回去一看便觉得家中有人动过,果然在花瓶里发现了一个监听器,宋怀珍一把花瓶摔碎了。宋怀珍找到赵峰让他远离孝成。吃饭的时候孝成故意挑着张婶的毛病,说着气话。

  半夜孝成找到母亲给她带来了些菜,还说自己要陪她在这里住。晚上孝成还没有回去,张婶还在蓝蓝面前说老太太是共党,就准备去睡觉孝成回来,说自己睡书房,让蓝蓝一个人回去睡。

  猴子想找表舅要些信息好换些钱,表舅故意说孝成这几天往吴参谋那里跑,就是怀疑吴参谋长是共党要抓住。猴子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王新民,可是这个消息王新民说他已经知道了。猴子走后王新民阅读召集人手去抓这个吴参谋长。

  回去之后猴子还在生王新民的气,说他故意不想给自己钱。表舅给猴子出着主意,让他编谎话骗王新民,这下王新民就应该给钱了。猴子又去王新民那里,说他得到了一封要王新民用一个条子来换。

  王新民又告诉了局长这件事情,还说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往台湾跑自己也想去。宋怀珍那边的事情已经准备好了,赵峰现在就去牛师长那里。听说母亲也被人给监听了,赵峰感到很吃惊。

  赵峰告诉了牛师长,让他提前做好准备保密局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回去的时候赵峰遇到了在舞厅里的舞女小蝶,小蝶带赵峰来到了自己的家中,得知小蝶的女儿哑巴了,赵峰便给了小蝶些钱,让她给女儿看病去。

  牛师长召开会议让大家做好准备,以防不测。吴参谋把牛师长准备投共的事情告诉了孝成。听说林孝成跟吴参谋长见面了,便叫人把吴参谋弄过来问问。

  晚上吴民洋吴参谋在外面吃饭,王新民带着几个人过来了,没几句两边便开火了,吴参谋长被打死了。听说吴洋死了,站长就非常的愤怒,孝成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

  站长跟局长说了吴参谋被他的人王新民给打死了,电话挂了王新民还在局长面前说自已查了吴洋民很长时间了,他就是个共党,局长还表扬了王新民一番。(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孝成跟街坊邻居打听着孙小蝶孩子的下落,可是并没有打听到。孝成赶到医院里,看母亲没事这才放心、听说孝成并没有抓住赵峰,母亲也放心了。

  王新民那边也在不断查着赵峰的信息,听说赵峰跟舞厅的一个舞女有联系,王新民立刻派人去查那个舞女。半夜孙小蝶才回来,然后把自己的一个珠子交给赵峰,让他去李婆婆那里接妞妞回来。

  阿贵一直守在李婆婆家门口,饿的实在不行了,只好跑问问李婆婆要了碗稀饭。谁知刚喝完稀饭就被王新民的人给抓了起来,还痛打了一顿。李婆婆一看那珠子就知道是孙小蝶让来的,便把妞妞交给了赵峰。

  听说儿子要投共牛太太,怎么也想不通。这时打来电话说徐副官被保密局的人抓了,牛太太便让儿子打电话给蔚镇邦,让孝成把徐副官给放了。

  孝成审问着徐副官问他一些赵峰跟牛师长的谈话,徐副官什么都没有说,最后孝成只好用酷刑来招待徐副官。现在只要牛师长反了,他手下的兄弟也没有什么意见。孝成从徐副官那里一点信息也没有得到,站长告诉孝成说明天早上蔚镇邦就要来要人,这里他会顶着的。

  王新民把阿贵痛打一顿之后才交给孝成;孝成去镇邦那时,听说镇邦正在气头上,只好回去了。阿福有急事找孝成,打到蓝蓝那里,孝成也不在那里。

  孝成很晚才回去,蓝蓝埋怨着他。赵峰暂时先在孙小蝶这里躲着,赵峰的手受伤了,吃饭不方便孙小蝶便主动的喂他,两人聊得非常有缘,看的出来孙小蝶喜欢上了赵峰。

  早上吃饭的时候蓝蓝告诉孝成昨晚阿福打电话来了,说有急事找他,孝成没有吃早饭便去了蔚镇邦那里。孝成跟镇邦解释了下他跟牛师长的事情。一听徐副官死了,这让孝成也莫名其妙的。

  阿福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孝成,站长后来见了徐副官,阿贵怀疑是站长把徐副官弄死了。站长伪造了一份孝成的报告给镇邦,之后孝成便带了几个人来到牛师长那里,把牛师长抓了起来。

  听说自己的表弟徐副官被杀了,牛师长非常的生气,站长还咬定牛师长也要投共,这个时候蔚镇邦来了。蔚镇邦会想办法把牛师长救出去的。出来之后蔚镇邦教训着孝成,别做胳膊往外拐的事情。

  听说儿子被抓了牛太太便打电话给了宋怀珍,牛太太一直气不过昏了过去。孝成回来之后母亲告诉他说牛太太知道了她儿子被抓的事情,想孝成把牛师长放了出来,这让孝成也感到难办。

  宋怀珍来看望牛太太做着她的思想工作。宋怀珍把牛师长被抓的事情传达给上级组织,顺便问起赵峰的消息。(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怀珍把牛师长被抓的事情传达给上级组织,顺便问起赵峰的消息;可是还没有赵峰的一点消息。

  晚上蔚镇邦找到陈站长还是跟他说牛师长的事情;张婶找到王新民问他要钱,王新民为了打发张婶走只好给张婶钱。出来的时候正好被孝成遇到了,张婶把五新民让自己监视老太太的事情告诉了孝成,孝成带着气开门见山的就说让张婶监视自己的事情。张婶回去之后清清东西便离开了林家。

  赵峰收拾好东西便准备离开孙小蝶的家,孙小蝶有一丝的不舍。赵峰离开孙小蝶那里便去打表舅,表舅告诉他牛师长被抓了。组织想让赵峰赶快离开这里,可是这个时候只有赵峰跟牛师长比较熟悉。至于牛太太那里好像也有点动摇了。

  宋怀珍再次找到牛太太直接挑明想让牛太太和牛师起义,可是牛太太一直忠于党国。蓝蓝埋怨着母亲不在家给自己做饭,宋怀珍回去之后带了几件衣服说是牛太太让给牛师长带过去的,孝成想替母亲送,牛太太说了只让她送。

  王新民这边想着要是牛师长在牢里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肯定会让孝成吃不了兜着走。孝成陪母亲一起去看望牛师长。趁孝成出去的空,母亲把牛师长赶快写个手谕好去部署。

  拿到牛师长的手谕后组织便派赵峰去联系牛师长手下的三个团长,提前做好准备劫狱去救牛师长出来。宋怀珍又来牛太太这里说她的孙子,徐德光在监狱里被打死了,牛太太一听更激动了。宋怀珍还把她孙子的信给牛太太,孙子现在忆经加入了共产党。这个时候牛太太开始怀疑宋怀珍的身价,宋怀珍跟牛太太挑明了,这下牛太太算是明白了,他们都是串通好的,可是太不会离开山城的。

  赵峰拿着牛师长的手谕去找他手下的团长,那几个团长都答应了,然后商量着怎么去救牛师长出来。

  王新民派猴子去牢里毒死牛师长,牢里的看守已经被他们买通了。赵峰问表舅到达在山城里是谁的老妈子,表舅怕他们兄弟两兵刃相见,没有告诉他。

  孩子还没有出征母亲便拉着孝成去买些孩子的用品,谁知正好被赵峰给看见了,赵峰一直跟着他们去了林孝成的家门前。最后母亲把孝成的事情都告诉了赵峰,赵峰简直就不敢相信孝成就是他的哥哥。

  赵峰跟几个一同来到牢里把牛师长给救了出来,从牢里出来后牛师长并没有离开,而是跑回去看自己的母亲。牛师长劝母亲离开山城,可是母亲怎么也不肯离开这里。

  王新民的人赶到牢房的时候,牛师长早就被赵峰给救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福,阿贵在外面瞎逛;站长的人过来了,说担心牛师长可能劫狱,便回到牢中一看果然看到了猴子在牢时鬼鬼祟祟的,牛师长早已经走了。看牛师长跑了,站长立刻去通知林君子成。

  牛师长回到总的时候,牛师长的手下已经准备好了。听说牛师长想要造反,蔚镇邦立刻派人去包围牛师长的总部。孝成听说牛师长跑了大半夜要去局里,可是母亲和蓝蓝极力阻止,蓝蓝一激动肚子突然很疼,孝成只好陪蓝蓝一起去医院里。

  牛师长这边刚准备好,就被蔚镇邦的人给包围了。现在外面已经打的炮火轰天了,为了掩护牛师长走手下的人极力抵抗。王新民听说牛师长跟蔚镇邦的人干上,也想去凑个热,去了牛师长的家中。

  王新民带人来到牛老太太这里,牛老太太和几个身边的人誓死抵抗,最后只剩下牛太太一个人了也自杀了。蓝蓝躺在医院里,听到外面的枪声这么厉害,担心着孝成的安全。

  牛师长一看自己的母亲死了悲痛欲绝,林孝也带人追了过来,赵峰只好先带着牛师长走了。看着牛太太尸体,孝成派两人留下来看着老太太的尸体不让任何来碰。

  第二天蔚镇邦清理着战场,好好的收理着牛太太的尸体。牛师长跟孝成的表舅会了面,赵峰还在山城里。为了搞清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蓝蓝不顾自己的身孕跑到父亲那里打听着消息。谁知正好和赵峰他们遇到了,双方又是一场激战,蓝蓝还中了枪。为了掩护赵峰走,宋怀珍也出来了。蓝蓝快要生了,孝成抱着蓝蓝就往医院里跑。

  赶到医院后医生告诉林孝成蓝蓝现在情况非常的的严重,让孝成做出一个选择是要孩子还是大人。蓝蓝那边告诉医生要保往孩子,可是母亲和孝成都想保大人。蓝蓝躺在床上歇斯底里的说着要保孩子,母亲在外面劝说着她。

  蔚镇邦也赶到了医院,现在大家都守在手术室的外面着急那分。随着一声哭声,医生出来了说蓝蓝母子平安,孝成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出来之后阿贵吵着要喝喜酒,牛师长那边大部分的人都抓住了,可是还是跑了一千多。蓝蓝现在是没事了,可是宋怀珍又担心着赵峰的安全。现在孝成在山城里到处都是孝成的眼线,母亲极力阻止孝成去抓赵峰。

  赵峰中了一枪躲在一个人家中,半夜护士给蓝蓝送药的时候宋怀珍趁机拿了一点的消炎药。孝成也过来看望蓝蓝,蓝蓝想让母亲来照顾自己,还说自己理解母亲以前的行为了。

  宋怀珍一个人悄悄的来到赵峰的藏身之所将那瓶消炎药给赵峰用上,可是这些药效果并不好,宋怀珍一直守在儿子身边直到天亮才离开。母亲又来到医院看望蓝蓝。站长组织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主要任务就是战后破坏,让孝成任这个小组的组长,王新民任副组长。

  为了给儿子弄到药宋怀珍把自己的手给划破了,趁机问去护士那里多弄点药,可是赵峰需要的药都在保险柜里锁着的。表舅提了几条鱼过来看望蓝蓝。宋怀珍把表舅叫到了一旁让表舅给赵峰弄点药,表舅替宋怀珍想着办法。(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宋怀珍再次来到赵峰这里,赵峰无力的躺在床上,宋怀珍告诉赵峰自己没有搞到盘尼西林,只弄了点典酒和纱布,为了保住这条手,赵峰让母亲在这里就帮他把子弹给取出来,母亲只好试试。

  孝成忙了一天也没有抓到赵峰,累的在蓝蓝身边睡着了。子弹终于取出来了母亲将赵峰揽在怀中,想着现在赵峰跟孝成的关系,母亲就感到很为难。

  大半夜母亲才回来,可把孝成给担心死了。听说牛太太死了母亲心里也挺难过的。孝成又准备去陪着蓝蓝,母亲说着自己去。看母亲走后孝成立刻打电话给阿贵让他从明天起全程看着老太太。

  赵峰来到了孙小蝶这里,看赵峰伤的如此的重,孙小蝶想着办法给赵峰治病,赵峰没事教着孙小蝶的女儿说话。母亲守在蓝蓝的身边居然睡着了,醒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母亲刚出医院就被阿贵给跟了,便想个办法把阿贵给支开了,自己去买了两个汤。

  蔚镇也来看望自己的女儿,都中午了母亲还没有过来。蔚镇邦给蓝蓝的儿子取了个小名“平安”。母亲带着鸡汤来到孙小蝶这里看望赵峰,看孙小蝶回来了有人照顾赵峰,母亲也就放心的走了。

  孩子饿的直哭孝成只好回去给儿子暂时冲点米糊之类的东西,孝成回到家中看母亲也不在家中,母亲匆匆忙忙的赶到医院里,可是蓝蓝并不喜欢喝那些汤,母亲只好又去给她买点抄手。

  孝成坐在沙发上看母亲回来了,问母亲今天这是去哪里了,一整天见不着人。母亲头一昏差点倒了过去,孝成连忙不问了。

  孙小蝶回来看赵峰跟妞妞玩的挺开心的,孙小蝶心里也高兴的。表舅那边终于找到盘尼西林,立刻把它送给宋怀珍,宋怀珍立即拿去了赵峰用上。母亲从巷子里出来的时候正好被王新民给看到了,王新民追上去向宋怀珍盘查着,之后便派人在附近查查这一带有没有一个姓王的卖鸡汤的。

  王新民带着些东西去看望蓝蓝,顺便跟蓝蓝打听着母亲送汤的事情,王新民便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可疑。回去之后好好的合计了这件事情,王新民感觉宋怀珍是在给一个受刀伤或枪伤的人送的汤。

  宋怀珍又去那家饭店买汤,发现被人跟踪只好买了一份的汤。王新也觉得被老太太给察觉了,便派人到附近挨家挨户的搜,孙小蝶一看马上就要搜到这里了,只好让赵峰从后门跑了出去,王新民的人一路在后面追着,在追击的过程中赵峰又受了伤,说来也巧躲到了孝成的家中。

  王新民那边跟孙小蝶打听着赵峰的消息,孙小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从孙小蝶的女儿身上王新民还是发现了些什么。

  赵峰躲在孝成的家中,宋怀珍还有蓝蓝一起回来了。中午的时候孝成也回来了,一眼看到外面便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里被王新民派的人给盯死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平安饿了哭个不断,宋怀珍去厨房里他弄点东西吃,一看赵峰也在这里,便连忙让他赶快离开这里。赵峰又跑到柴房中差点被孝成给发现了。阿福去柴房劈柴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些血,还好被宋怀珍给敷衍过去了。

  孙小蝶呆在家中觉得不太对劲,便准备深夜离开这里,可是刚一出门就被王新民的给阻止了。吃完晚饭后蔚镇邦,阿贵他们便离开了。夜都很深了孝成还没有睡,守在儿子的身边看着儿子安祥的表情,孝成就这样成了爸爸。

  趁孝成他们都睡下了宋怀珍去厨房里拿了些饭让赵峰吃,赵峰跟母亲说了外面的情况,现在屋子外面都是王新民的人,赵峰一出去就会被他们给抓住的,母亲觉得应该让孝成知道,可是赵峰一直说孝成不是他的哥哥。半夜孩子哭了孝成到厨房中给孩子弄点吃的,一看厨房的门开着孝成便觉得可疑,去书房里拿了枪,打开门两人便拿枪对着。

  孝成觉得赵峰不可能是自己的弟弟,一看赵峰身上的伤疤只好认了。可是孝成一心认为赵峰是共产党要把他送到保密局去。母亲最后求他不要把赵峰送去,蓝蓝也下楼来了。孝成跟蓝蓝说赵峰是表舅的儿子,母亲也想让赵峰在这里住几天。

  孝成骗蓝蓝说赵峰是个赌鬼因为欠别人的钱被人追杀,不让蓝蓝对外面说赵峰的事情。赵峰现在受伤了母亲拿了些孝成的衣服给他穿,孝成也拿了些蓝蓝用剩下的消炎药给赵峰用,还说房子后面有个机关如果有什么情况可以让赵峰先去那里躲一下,顺便将赵峰的枪给拿走了。

  回去之后蓝蓝觉得很可疑,从来没有听说老表舅有一个儿子,孝成也极力敷衍着蓝蓝,宋怀珍在自己的房间中一直到很晚才睡去。

  王新民的人一直守在外面监视屋子里面的情况,上面潜伏派的人已经来了,大家都议论纷纷的,现在外面的局势这么紧张,大家都想着去台湾的,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去的。

  早上蓝蓝跟赵峰打听着他跟林孝成到底是什么关系,还说孝成告诉她赵峰是因为赌博欠别人的钱被别人追杀才躲到这里的,赵峰也只好认了。赵峰想去看看蓝蓝的孩子,看着孩子这么的漂亮,赵峰心里也挺高兴的。

  孝成一回家便知道外面王新民的人正盯着自己家的,王新民只好又转地方。回去之后孝成让赵峰老老实实的在家躲着。吃饭的时候赵峰也没有出来,孝成特地给赵峰弄了些饭给他端到他的房间中。

  这天王新民打着看孩子的幌子想到林孝成的家中打探赵峰的虚实,到各个房间看了看,可是什么也没查到只好无功而返。

  从孝成的家中出来之后王新民便觉得可疑,刚才从桌子上放的搞生素和碗筷王新民就断定林孝成的家中肯定有蹊跷。王新民又来到局长那里想请求局长给自己开一个搜查令,去孝成的家中搜查。局长也答应了,还说如果这次真的把赵峰给抓住了,让局长给他准备两张去台湾的机票。

  老表舅过来了赵峰跟表舅演着戏,这个时候王新民带着搜查令和几个人来了,要搜查林孝成的家中,蓝蓝立刻打电话给了孝成。(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新民带着搜查令强行要搜林孝成的家,蓝蓝立刻打电话给了林孝成。王新民的人屋子里屋子外全都搜了个遍,连二楼蓝蓝的房间也不放过。孝成一听王新民要搜查自己的家,便匆匆赶了回来。看着王新民拿的搜查令,林孝成打电话给局长,可是局长并没有接林孝成的电话。

  王新民的人在屋子里发现了一个带血的纱布,可是并不能因为这个纱发就断定赵峰在这里,王新民的人把屋子搜查了个遍什么也没有搜查到,只好灰着头回去了。

  看王新民都走了,母亲把赵峰叫了出来。蓝蓝非常的生气质问着孝成,赵峰到底是什么人,刚才蓝蓝一看就知道赵峰并不是表舅的什么儿子。赵峰也觉得事情瞒不住了,林孝成把蓝蓝叫到房间中把赵峰的情况跟蓝蓝说明了,蓝蓝要找母亲问个清楚。

  看自己让母亲如此的为难,赵峰就想离开这里,可是外面全是王新民的眼线。蓝蓝也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的人,现在赵峰这样的情况,蓝蓝决定让孝成决定赵峰的去留,最后林孝成决定让赵峰住在这里把伤养好再离开。

  孝成想让蓝蓝去跟父亲说王新民到自己家搜查的事情,还没有等孝成把话说完,蓝蓝便答应了。昨天看着赵峰抱孩子的样子,蓝蓝觉得共产党也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的坏。

  蓝蓝打电话跟父亲说了王新民到自己家中搜查的事情,蔚镇邦立刻打电话给局长让他到自己家中好好的说说这件事情。孝成那边想要策反赵峰,可是赵峰觉得孝成已经被国民党给毒害的太深了,现在中国的形势是共产党占了上峰。

  局长到蔚镇邦那里就王新民搜查的事情向蔚司令赔不是,王新民也在一旁极力认错。从蔚司令家中出来之后局长一个劲的责怪王新民不该就这样肆意去搜查孝成的家。

  蓝蓝在家中抱着孩子,可是孩子还是哭个不停,最后交给赵峰孩子果然不哭了,赵峰还跟蓝蓝讲了一些有产共产党的事情,这与蓝蓝映像的共产党完全不是一回事。

  赵峰无意在母亲的房间中发现了一个监听器,赵峰去找孝成讨个说法,母亲也过来了;赵峰口口声声说要孝成给个说法,最后孝成说那个监听器是王新民安装的,可是赵峰还是抓着不放。母亲也并没有为难孝成,也把那个监听器当作是王新民安装的。

  其实母亲早就知道孝成在自己房间中安装监听器的事情,只是没有说出来。孝成过来了跟母亲道着歉,可是母亲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王新民没有从孝成家中搜到什么,继续派人监视王林孝成的家。赵峰在房间里无聊刻着东西,孝成进来了拿了些新药赵峰。大半夜的蓝蓝跟孝成吵着,不让孝成进屋子里睡觉。孝成只好抱着枕头到沙发上睡,赵峰在一旁看着他的笑话。之后赵峰找到蓝蓝,跟蓝蓝说让孝成回去睡,还说刚才孝成刚才感到非常的懊悔。

  赵峰让孝成回去睡,可是孝成觉得有些丢人嘴巴上说要睡沙发,腿却不自觉的迈向了房间中。早上起来孝成就昨晚的事情向赵峰表示感谢。孙小蝶一回家就看到妞妞在那里发呆,其实孙小蝶心里也非常的想念赵峰。

  表舅告诉宋怀珍组织已经决定让赵峰撤离山城了,看儿子两个能够合好在一块玩棋,母亲心里挺高兴的。两人下棋的时候还在说着国共两党的事情。王新民私下里到处想搞去台湾的机票,可是机票哪有那么好弄啊!

  孝成把阿福、阿贵叫到办公室里,让他们俩人帮忙救一个人。今天是母亲的生日,一家人坐在一块有说有笑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兄弟俩给母亲一起过生日,吃饭的时候赵峰还是劝孝成投共产党,因为这件事情兄弟争执起来。母亲在中间调和着气氛。赵峰现在的伤好的也差不多了,就准备离开这里。

  明天赵峰就要离开了,半夜母亲让赵峰试着给他做的鞋子,赵峰想让母亲跟自己一起走,可是母亲并不愿意。赵峰做了一个木雕送给平安,蓝蓝也把自己的私房钱拿给了赵峰。

  赵峰回到自己的房间擦着伤口,孝成过来了替他擦着。这个时候赵峰还在想着孙小蝶的情况,想把孙小蝶也送出城,孝成尽量满足赵峰的要求吧,就在孝成转身的那一刻,赵峰叫了孝在一声哥。

  跟孝成的家人作了个简易的告别后,赵峰便坐上了去金刚碑的车。走着走着赵峰便让阿福停车了,他去找孙小蝶去了。在找孙小蝶的路上被王新民的人给抓住了,阿福立刻打电话给孝成。

  孝成立刻把这事报告给了站长,想让站长出面把赵峰给要过来自己审,还说自己怀疑王新民通共,让站长好好的想想。站长打电话给了熊局长说明了这件事情。

  熊局长现在快被王新民给气死了,孝成那边抓着猴子不放,说是王新民通共。没办法熊局长只好决定跟林孝成一起来审赵峰。

  回去之后孝成骗母亲说赵峰已经送走了,刚说完母亲便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赵峰被党通局给抓住了。赵峰的被抓让林孝成手足无措,担心自己被赵峰给供出来。

  宋怀珍把赵峰被抓的事情报告给了组织,现在他们开始担心自己安全。

  王新民把孙小蝶也抓住了审问她,在王新民的酷刑下,孙小蝶说出了真相,自己只是喜欢他。赵峰那边也在遭受着酷刑。林孝成也过来了,赵峰并没有供出自己跟孝成的关系。王新民故意将赵峰交给孝成审,让孝成感到为难。王新民一直追问着赵峰是在哪里养伤的,在经受巨大痛苦下赵峰什么也没有说。

  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问起孝成有关弟弟赵峰的消息,孝成还骗母亲说赵峰已经离开山城了。表舅过来告诉宋怀珍说组织上已经想好了怎么来解救赵峰了。

  宋怀珍带着蓝蓝去看公公的墓地的时候被共产党的人给抓住了,还说赵峰被党通局给抓住了。回去之后蓝蓝把赵峰被抓的消息告诉了孝成,让孝成想办法把赵峰给救出来,可是林孝成一时半会想不出办法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孝成还在做着赵峰被王新民打死的噩梦。蓝蓝劝孝成考虑一下母亲的建议。(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母亲回去之后告诉林孝成说自己又被共产党给找了,孝成觉得很蹊跷,开始怀疑母亲的身份。母亲做着孝成的思想工作,孝民最后只好答应了帮忙救弟弟赵峰。

  林孝成悄悄的找了在牢房里工作的人,让他把一包药放在犯人的饭中。王新民还是不断的审问赵峰,林孝成和他母亲宋怀珍在共产党中到底是什么身份,赵峰什么都没有说,王新民把孙小蝶带到赵峰的面前,以此来要挟赵峰。看着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受这样的苦,赵峰想死的心都有了。最后赵峰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现在赵峰不断的在想着有什么方法可以洗脱王新民对哥哥和母亲的怀疑。

  孝成一直盯在牢房的外面,这个时候过来一个挑粪的,说是共产党派来救赵峰的,要是一看赵峰的手,原来是他自己割腕了,只好自己走了。王新民来到牢房里一看赵峰奄奄一息的立刻把他送到医院里。

  王新民告诉林孝成说他准备把赵峰转到北湖监狱里,那里是只关压死刑犯的地方。宋怀珍趁买菜的时候表舅告诉她,赵峰差点割腕自杀,不过现在已经救过来了。

  回去之后孝成告诉母亲说是共产党想要杀赵峰,这跟母亲的意思完全相反。孝成告诉母亲说王新民准备把赵峰转到北湖监狱里,可是孝成也没有能力。

  孝成把自己跟赵峰的关系告诉了阿贵和阿福,想让他们帮忙一起去救赵峰。王新民估计共产党会在转移的路上把赵峰给救走,这正好被孝成给料到了,孝成决定另外想一个办法。大家在一块商量着怎么把赵峰给救出来。

  阿福阿贵提前看好了牢房外面的地形,计算着怎么来把赵峰给救出来。吃饭的时候赵峰从饭中发现了孝成给他传的纸条。

  母亲回去之后一想起赵峰的情况就怀不自禁的哭了起来,孝成告诉母亲自己已经有了如何营救赵峰的方法了。孝成给蓝蓝安排好了任务,蓝蓝就知道孝成是去准备救赵峰的。

  第二天王新民的人提前想将赵峰给带走,赵峰故意问 有个重要信息想告诉熊局长,以此来拖延王新民的时间。熊局长来到赵峰面前,赵峰只愿意将那个消息只告诉熊局长一个人。

  听说王新民想提前把赵峰给带走,孝成立刻打电话给阿福,让他改变行动。阿福又打电话给蓝蓝,让她改时间给自己的父亲,阿福把他们的行动告诉了蓝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赵峰跟熊局长提着要求,如果他提供了消息,就要让熊局长给自己一个身份去香港。林孝成也来了,赵峰在背后悄悄的将手铐给解开,趁熊局长一个不注意,立刻把熊局长给挟持住了。

  蓝蓝打电话给父亲,可是父亲并不在家,只好又打电话给司令部,蔚司令这个时候正在司令部开作战会议,什么电话都不接。为了把熊局长给救出来,孝成愿意作赵峰的人质。

  为了演的更加逼真孝成开枪把自己的胳膊给打了一枪。赵峰拿着枪指着孝成的头走出了牢房,王新民也拿着枪指孙小蝶让赵峰把林孝成放了。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最后还是赵峰把枪给先放了下来,眼看赵峰就要把枪给放了,孙小蝶拿着王新民的枪自杀了。看孙小蝶死了,赵峰简直像发了疯一样。赵峰挟持着孝成往外跑,让熊局长准备一辆车给自己,王新民甚至怀疑赵峰跟孝成唱又簧,熊局长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只好答应了赵峰的要求。蔚司令那边也发话了,不能伤着林孝成。

  赵峰挟持着孝成进了车,可是王新民还是对着车开枪,孝成中了一枪,蔚司令来了王新民他们才停手。 赵峰开车一直来到一片林子里,阿贵已经了等在那里了。兄弟俩就在林子里道别了。阿贵开着车带赵峰走了,留下孝成一个人走回去,走到医院的门口就倒下了。

  半夜阿福过来告诉老太太说孝成受了重伤现在在医院里情况非常的危险,母亲连忙跑到医院里。蓝蓝和蔚镇邦也在手术室的外面非常的着急。

  医生出来告诉母亲说孝成虽然子弹取出来了,但是孝成患有血友病,需要大量的血液母亲立刻将自己的血液输送给孝成。600CC的血对于宋怀珍这样一个老太太来说是非常的严重的,可是孝成需要长期的血液供应,为了救儿子的命宋怀珍只好长期给儿子提供血液,还让医生不要告诉孝成。

  现在王新民非常的生气,赵峰就这样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跑了。王新民的人在林子里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想抓住林孝成的辫子。

  母亲做了些中药给孝成送来,蓝蓝却阻止母亲不让给孝成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趁母亲来医院的空蓝蓝想让母亲去查查。

  大街上报纸上到处说蒋委员长即将来山城督战、为了迎接蒋委员长,站长还特定做了一件军装,跟王新民商量着毁城计划同时提醒着他注意自己的行动。

  阿贵和阿福在外面瞎逛看到了新来机报员眼睛都直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贵借机去哪机要员套近乎,却遭到了白眼。阿贵还跟阿福打赌自己能够拿下那个机要员。孝成躺在医院里,阿贵和阿福来看望他,还说现在他们的队由王新民来接管了。孝成一听便知道是有别人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

  王新民私下里查孝成,果然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现在共产党在北平那里就要建国了,王新民他们也在作自己的打算。

  蓝蓝来看望孝成,一听孝成说的话,便明白站长要架空孝成。宋怀珍跟其它的共产党在一块讨论着即将建国的事情,蓝蓝气冲冲的回来了。一看孩子尿床了,蓝蓝跟宋怀珍发着脾气,老表舅看不惯吼着蓝蓝,宋怀珍连忙把表舅拉了出来。

  出来之后表舅告诉宋怀珍自己的儿子牺牲了,宋怀珍也替他感到难过。母亲来看望孝成,现在孝成非常的想念自己的儿子,现在他才体会到为人父母的感觉。宋怀珍又悄悄的护士那里给儿子输着血。

  表舅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宋怀珍来了劝表舅想开点。阿贵现在很看不惯王新民的行为,孝成让他们把上次救赵峰的事情给办妥。王新民的人趁表舅出去喝酒,去查了下他的家,在屋子里搜出了表舅儿子的照片。现在王新民抓住了表舅的证据,猜想着宋怀珍也是共党,派人继续跟踪他。

  王新民的人在龙兴寺那里把表舅给抓住了,逼问着表舅的身份。王新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站长,怀疑宋怀珍和表舅都是共党。组织听说表舅被抓了,想着办法营救他们。

  王新民想要抓宋怀珍去审查,可是被蔚镇邦给阻止了。蔚镇邦打电话给陈站长,陈站长还说劝蔚镇邦,不要把自己给牵连进去,蔚镇邦的头都快气大了。

  听说表舅被抓了,孝成立即办了出院手术。宋怀珍也找苇镇邦去帮忙救表舅,可是蔚镇邦根本就不愿意。孝成问母亲去哪里了,还把母亲叫到自己的书房问母亲到底是不是共产党。

  蓝蓝过来了吵着今天去哪里了,孩子的尿布也没有人换,母亲连忙转移话题去照顾小孩。王新民用酷刑让表舅招供,可是表舅还是没有招。

  早上母亲去买菜孝成跟着一起去了,还说给母亲收拾了一些衣服,让她去乡下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早上母亲去买菜孝成跟着一起去了,还说给母亲收拾了一些衣服,让她去乡下住。母亲非常的生气,从车里走了出来,一时气不过母亲就昏了过去。孝成把她送到医院里,医生告诉他,他母亲这是贫血才昏倒的。

  孝成的伤好去了,便去了局里上班。医院里宋怀珍醒了,又让医生给自己抽血,还要求加量。医生也担心她的身体会受不了。晚上蓝蓝问孝成今天是否想把母亲送走,可是母亲不舍得,孝成也没有强迫。

  母亲从医院里回来,两眼直冒金星;母亲求蓝蓝把表舅救出来。这让蓝蓝感到非常的为难,看母亲这样的求自己,蓝蓝只是勉强答应了。蓝蓝去求熊局长的夫人让她来帮忙。

  这天熊局长把王新民叫来想让他把表舅给放了。王新民回去之后非常的生气,好不容易把表舅抓住了,现在又要把表舅给放了。表舅带着满身的血从牢里出来了,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家,王新民的人还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

  宋怀珍把表舅送回了乡下老家,现在只有宋怀珍一人在山城奋战了。站长告诉孝成他表舅放出来了,孝成还不知道呢。大街上国民党的人到处抓贩卖中共建国报纸的人。

  孝成回去之后看母亲做了一大桌的菜,母亲是庆祝今天表舅被救出来了。一听表舅是蓝蓝救出来的,孝成非常的生气。质问着蓝蓝是怎么把表舅给救出来的,听完蓝蓝的话后,孝成直骂蓝蓝的行为愚蠢。蓝蓝气的饭都没有吃,抱着孩子就去父亲那里。

  晚上母亲也说孝成事情做的太过分了,可是在孝成看来蓝蓝做的事情非常的危险。宋怀珍就这样了还每个星期都去医院里抽血。

  阿贵和阿福去报社里把一个叫周大胜的人给抓住了,从周大胜的口中孝成得知那个潜伏在局里的人代号叫惊蛰。孝成立刻把这事告诉了站长。

  阿贵还是对机要员不放弃,还让孝成给他出着主意。王新民一回家就看到外面被人画的乱七八糟的,老婆不断的问王新民到底弄到去台湾的机票。

  王新民私下里到处去搞去台湾的机票,可是还是没有弄到。这天王新民无意间看到了赵峰逃走的那辆车,把那个司机给抓住了。站长让孝成小心地去牛排查那个叫惊蛰的特工。

  王新民用酷刑逼那个司机把所有事情都交待了出来。孝成一回去,就看到母亲快要昏倒了,让她去医院检查母亲又不愿意。王新民从那个司机口中得知了赵峰,林孝成还有宋怀珍之间的关系,准备去抓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新民跑到局长那里,跟他打听着去台湾的事情。在熊局长那里,王新民看到上级的秘密文件,上面准备把他安排到云南那里,这让王新民的心都凉了。

  阿贵一听上次救赵峰的那个人没有把车卖掉,便连忙去追查车的来龙去脉。王新民来到蔚司令那里,跟他看了看那天从司机口中得到的信息。他想用这个信息去跟蔚司令交换去台湾的机票和十根金条。蔚司令答应了,可是机票需要时间。

  阿贵把打听到的事情告诉了孝成,现在王新民已经知道了车子的事情。回去之后孝成便交待母亲今晚准备离开山城,上次送赵峰走的事情已经被王新民知道了。孝成让母亲去把蓝蓝给接回来,母亲来到蔚镇邦那里,蓝蓝就准备回去的,被蔚镇邦给拦了下来。蔚镇邦把蓝蓝叫到办公室里,问她如果孝成的母亲共产党,她会怎么办?是去台湾还是粥留在山城这里。蓝蓝知道不敢孝成是不是共产党,她都是孝成的人,以后都要跟他在一起。

  第二天蔚镇邦把宋怀珍叫过去,直接说出了她是共产党的身份。看完王新民送来的资料,宋怀珍无话可说,她还请求蔚镇邦一起去救孝成,可是镇邦觉得她完全可以干掉王新民。虽然镇邦跟宋怀珍不是一路的,可是并不代表他们就是敌人。

  宋怀珍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的事情告诉了组织,现在他们最大的任务就是除掉王新民。蔚镇邦把孝成叫过去,问他母亲的事情,还要他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再来见自己。

  晚上孝成告诉母亲让她去蔚镇邦那里住。站长找到孝成问他查惊蛰的结果,还说准备约王新民和自己在一起吃个饭。

  阿贵、阿福不断的监视王新民,可是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据孝成的推断那个人应该就在王新民的办公室里。

  王新民给那个司机送着饭,外面阿贵和阿福不断的监视着王新民的家,两人无聊之时又聊起了那个机要员,阿福突然发现了那个人,可是却没有打中。

  之后王新民非常的生气找到蔚镇邦,找他理论这件事情。阿福,阿贵失手了,孝成感到这件事情变得更加的难办了。半夜王新民从噩梦中惊醒,白天的时候还不断的在私下里打听机票的事情,还让别人跟去共产党接触打听惊蛰的信息。

  组织上听说有个人要买他们的情报,宋怀珍就怀疑是王新民从周大胜那里得到的情报,根据王新民跟蔚镇邦摊牌就知道王新民也不是个好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孝成到蔚司令那里,一看母亲也在那里。蔚司令告诉孝成他们准备跟共产党联手除掉王新民,可是孝成不太愿意说自己需要好好的想想。

  晚上回去之后母亲还在劝着孝成,可是孝成觉得如果跟共党合作就是违背了自己的信仰,在母亲的苦口婆心下孝成终于答应了。

  早上孝成告诉母亲他有一个周密的计划,想要让共产党跟自己合作,母亲也答应了。蔚司令把王新民要的机票给他了。晚上的时候国民党的电台劫获了共产党故意发的电报。熊局长打电话给站长问他是否安排了王新民去台湾了,站长也感到有些奇怪,他也没有给王新民去台湾的机票。

  孝成找到站长说共产党又重新启用了一个废弃多年的电台,电台里共产党说那个叫惊蛰的人去台湾的机票已经安排好了。站长立刻便想到了王新民的头上。

  晚上王新民被共产党的人给抓去了,说他不可能得到特赦。让他交出潜伏人员的情报。王新民虽然搞不到潜伏人没的名单,但是他可以向共党说出国民党冷箭计划。

  国民党的电台人员不断的监视那个废弃电台,孝成把监听的消息全都告诉了站长。孝成还在因为跟共党合作感到愧怍。陈站长故意说了一份假的冷箭计划的名单,之后王新民便想把这个假名单交给了共产党。

  王新民一听自己的老婆把机票的事情告诉了熊局长的老婆,便感觉熊局长很可能已经知道机票的事情。

  下午三点的时候王新民来到与共党交接的地点,站长和孝成已经悄悄的守在那里了。王新民被抓了个正着无话可说。共党的人也来了,双方展开了激战。王新民被逼到了死胡同里, 这个时候王新民才知道这个局是孝成设计的。王新民最后还是死在了孝成的枪下。

  王新民的老婆也被孝成派人给盯死了,阿福悄悄的在王新怕床下放了些金条和文件。孝成回去之后总感觉对不起父亲,父亲死在共产党的手下,现在却又跟共产党合作,母亲尽量安慰着他。蓝蓝抱着平安回来了,看到蓝蓝回来了,孝成终于放下心了。

  杨立波找到熊局长想找事情告诉熊局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孝成一直担心王新民被抓时对陈站长说过的那些话,现在陈站长可能怀疑他了,孝成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蔚司令。现在大家都开始考虑去台湾的事情,蔚司令建议孝成让她母亲守在这里,还怀疑她母亲是共党。可是孝成一直没有找到母亲是共党的证据。孝成求蔚司令给母亲也弄张去台湾的机票,可是蔚司令不同意他母亲去台湾。

  王新民的老婆找到站长说王新民之前抓住一个人可以证明孝成是共党,过来一个人说在王新民家搜出了八根金条和一些文件,站长一看更加生气了,让他老婆去停尸房认领王新民去。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那个废弃的电台就再也没有接到任何消息,站长感到有些可疑。孝成收到一封信里里夹了一张杨立波的照片。孝成想让母亲帮个忙让自己跟共党的见个面,母亲只好答应了。

  站长也开始怀疑孝成了,派人私下查林孝成。孝成在家里跟共党的人见了个面,母亲一直在门外偷听他们的谈话。阿贵借公务的时间又去追那个叫小纪的机要员。

  蓝蓝跟孝成谈起了去台湾的事情,蓝蓝也想让母亲守在这里。小纪在外面捡了一张报纸上面写着有关共党建国的事情,阿贵连忙把它收了起来。

  孝成跟母亲说了蓝蓝和平安去台湾的事情,还让母亲跟自己一起去,可是母亲是一百个不同意。熊局长的老婆告诉蓝蓝自己去不了台湾了,蓝蓝在街上看到了母亲排队给自己买酸辣粉的,非常的感动。

  宋怀珍把儿子想让自己去台湾的事情告诉了组织,组织上感觉她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宋怀珍是一心的想把孝成给拉回来的。孝成私下里帮母亲搞张去台湾的机票,可是一票难求啊。蓝蓝也劝父亲让她婆婆陪自己一起去台湾,蔚司令并没有答应。

  蓝蓝回去之后告诉孝成自己已经尽力了,也没有让父亲同意。站长故意骗孝成说共产党又用那个电台给惊蛰发电报了,还说王新民并不是那个惊蛰,让孝成把真正的惊蛰抓给他看。孝成便知道这是站长在试探自己,现在唯一自救的办法就是把真正的惊蛰抓起来。

  阿贵很不明白怎么一张机票,孝成就在蔚司令那里要不到。蔚司令找到宋怀珍,让她离开林家好让孝成安心的去台湾,宋怀珍并没有答应。

  宋怀珍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站长来找蔚司令,跟他打听着接下来的准备。孝成正想办法给母亲弄机票,可是母亲并不愿意去台湾。宋怀珍又去医院抽血以备孝成不时之需。

  晚上母亲交待孝成一定要好好待蓝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晚上母亲交待孝成一定要好好待蓝蓝。还说让平安长大后一定要认祖归宗的。第二天早上母亲收拾完东西,吃过蓝蓝做的面条便走了,蓝蓝还把平安的照片给了母亲一张。

  看孝成要送母亲走,站长立即开车追了上去,把林孝成的车给拦了下来。回去的时候宋怀珍跟站长坐在一个车上,站长不断的试探着宋怀珍。

  孝成把站长不断的试探母亲的事情告诉了蔚司令,蔚司令也觉得把那个惊蛰挖出来是孝成唯一翻盘的机会。

  早上母亲要去买菜被孝成给拦了下来,母亲觉得这是孝成在给自己关紧闭。组织告诉宋怀珍,国民党要进行毁城计划,让宋怀珍拿到毁城计划的名单。听到收音机里传来共产党建国的消息宋怀珍别提有多高兴了,全国都是一片欢呼声。

  站长跟蔚司令商量着他们撤走之后毁城的计划,蔚司令并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家园毁在自己的手里。蓝蓝听到收音机里传来建国的消息就感到心烦,孝成也是非常的烦恼。

  茶楼的同专打来电话告诉宋怀珍窃取冷箭行动的第一批人已经牺牲了,只好由自己出动了。这天孝成和母亲还有蔚司令一家人来到焦外野餐,宋怀珍趁机向蔚司令要冷箭行动的计划,并劝蔚司令不要去台湾,可是蔚司令全部都没有答应。

  陈站长也一再叮嘱下属要把冷箭计划实施好。孝成也来了,站长只安排了一些不重要的任务给孝成做。阿贵和阿福以及其它的兄弟都来庆祝孝成的儿子生日,孝成把阿强叫到自己书房里安排着什么事情,宋怀珍把冷箭计划的行动交给了惊蛰,原来这个惊蛰就是阿福。

  孝成也觉得共党会不惜一切的代价来破坏这个冷箭计划。阿贵差点发现了阿福的这个秘密。

  孝成觉得可以利用这个冷箭计划来挖出这个惊蛰,站长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孝成想要从站长的人先排查,用冷箭机会作诱饵。

  站长把阿贵和阿福都安排去潜伏了,孝成也觉得他们不合适,就连阿贵和阿福也知道了这个冷箭计划,孝成一再叮嘱他们不要到处乱说。

  阿贵和阿福去求站长不要安排自己去潜伏,可是站长并不答应。阿福无意在小纪那里发现了冷箭计划的文件。 站长叫来阿贵和孝成让他们押送一份秘密文件。

  阿福告诉阿贵安排自己去潜伏的文件就在小纪的手里,让阿贵去把小纪给引开,自己去悄悄的看看那份文件。晚上的时候阿福和阿贵悄悄来到小纪这里,阿贵找个理由把小纪给支开了,之后阿福便潜入到小纪的办公室里寻找着那个冷箭计划的文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福去机要员那里并没有得到冷箭计划的名单。心里想着只有在路上截取冷箭计划的名单了,这是最后的机会。

  惊蛰没有传回来消息,现在宋怀珍能做的只有等待了。半夜惊蛰发来电报给组织了说明了冷箭计划的一部分,让他们做好准备。

  就在阿福和阿贵准备去护送冷箭计划的名单时,孝成过来告诉大家计划取消了,上面安排了指导老师教大家潜伏的常识站长另外安排了人手去护送名单。时间一分一妙过去了,孝成派过去的人说他们的人安全抵达了目的地,孝成这才放下心来。

  孝成把阿贵、阿福等人叫了过去说送去的名单被共军给截取了,让他们主动说出是谁出场了情报。看叫来的人都没有说出来,孝成只好一个一个去他们的家中搜了。阿福正焦急的等着,突然阿福说肚子疼要去上厕所,阿贵也去了,阿福趁机将阿贵给打昏了。

  孝成在阿福的家中发现了一台电报机,便知道了这个惊蛰就是阿福,这个时候蓝蓝打来电话说孩子生病了,要他立刻回来。阿福来到小纪那里,跟小纪亮明了自己的身份,用枪逼着小纪把冷箭计划的名单给拍了起来。走的时候阿福带劝小纪说阿贵是个好人。

  阿贵醒来之后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也不相信阿福就是那个内奸。现在站长正派人四处寻找阿福的行踪。孝成回去之后一看孩子只是普通的感冒,就把自己叫回来了非常的生气。

  阿贵打电话给孝成说阿福就是那个惊蛰,孝成准备去抓阿福母亲拦都拦不住,母亲一激动昏了过去。阿福乔装了一下准备出城,在城门口那里遇到了阿贵,看在多年的兄弟份上,阿贵想要放阿福走,却被后面来的人给抓住了。

  阿贵借保密局的身份把阿福给押走了,阿贵想让阿福去跟孝成认错,可是阿福并不改变自己的信仰。 兄弟俩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却是今天这样的下场。阿福想死在阿贵的手中,可是阿贵怎么会下得了手呢,最后阿福拿着阿贵的手对着自己开了一枪,走的时候阿福的脸上还是笑容。留下阿贵在那里歇斯底里的哭。

  孝成带着母亲去医院看病,医生告诉他是因为母亲贫血造成的,医生把母亲抽血的事情告诉了孝成,孝成还一直蒙在鼓里,尽量非常的惭愧。

  局里打电话说阿福死了,母亲带着病去看望阿福;阿贵坐在阿福的墓前,对着黄土说着自己内心的所想。孝成和母亲也来了,回去之后孝成还因为阿福的死情绪低落。

  站长就阿福的事情让孝成给自己一个交待,阿福偷的情报现在还没有找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福的死让孝成有些不知所措,如果阿福就是惊蛰的话,那谁又是跟惊蛰接头的人呢,孝成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外面下着大雨,孝成很晚才回来,之后就假装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宋怀珍趁机又去搜儿子的帽子,孝成看到母亲做的这一切。现在他知道了母亲也是共产党,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孝成一时无法接受。晚上睡觉的时候孝成还在想着这件事情。

  保密局的人不断的催着蔚司令冷箭计划到底怎么办,蔚司令觉得没有必要,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被站长给监听了。之后陈站长便派人秘密监视蔚司令的一举一动。

  站长不断的催孝成赶快处理王新民的事情,还旁敲侧击的提醒着孝成,说着说着站长又提起了蔚司令,觉得蔚司令可能会有什么新的动作。

  孝成回去之后让宋怀珍呆在屋子里哪里也不能去,母亲不断的劝孝成不要再跟共产党作对,可是这是孝成的使命。现在孝成想的只是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够活下来。母亲把他父亲的死的真相告诉了孝成,其实他父亲是国党杀死的,可是孝成根本就不相信。

  听说母亲是共党蓝蓝也非常的吃惊,觉得他把母亲关起来不大合适。陈站长找到蔚司令跟他说着冷箭计划的事情,还威胁蔚司令。站长打电话给上级说起蔚司令不想毁城的事情,上级让站长先稳住蔚司令。

  惊蛰的死对于组织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吃饭的时候母亲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蓝蓝过来了;两人聊了很多,母亲不希望她和孝成去台湾。

  国民党的一个局座来到山城,陈站长跟他说了蔚司令不想毁城的事情,局座交待站长一定要把冷箭计划按计划执行。站长把林孝成叫来让他去抓捕共产党,待孝成走后站长便打电话给手下的人把蔚司令给干掉,还想把蔚司令的死推给共产党。

  再过几天蔚司令就要去台湾了,这天蔚镇邦来到孝成的家中,宋怀珍问着蔚司令冷箭计划是怎么打算的。从孝成家里出来的时候蔚司令被王新民派去的人给暗算了。听说蔚司令中了枪,孝成连忙赶到医院里,可是蔚司令已经死了。

  站长派去刺杀蔚司令的人并没有被站长给灭口,被孝成给救了下来送到医院里,现在孝成怀疑是站长派人杀死了蔚司令。

  站长表面上装作为蔚司令的死而痛心,还说蔚司令的死是共产党杀的,还安排孝成这段时间不要再到局里了,现在孝成更加确信是站长杀死了蔚司令。

  宋怀珍跟组织上商量着蔚司令的死,现在保密局肯定会把这个屎盆子扣在共产党身上。(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蓝蓝一直守在屋子外面念着父亲死前说的那句话。孝成刚走后便来了一个假冒的医生在杀了那个刺杀蔚司令的凶手。

  现在大街上到处都说蔚司令是被共产党给杀了,就连蓝蓝也相信了,拿着报纸质问着母亲他们为什么要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两人因为这件事情闹翻了。

  孝成看着报纸上所说的,他也不相信蔚司令是共产党所危害的,想要去查这件事情,可是站长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还问孝成蔚司令死前说了什么。孝成私下里让阿贵查了查杀死蔚司令的枪的来源,还让阿贵找个人去跟踪陈国栋站长。

  现在保密局借蔚司令的死抓了很多共产党的人,现在组织上还没有拿到蔚镇邦手中的那个冷箭计划。无奈之下组织上只好启动另一个计划“眼镜蛇计划”。

  这天陈国栋借着去祭拜蔚司令为由来到蔚司令的家中,跟蔚太太要冷箭计划的文件。蓝蓝看不过去打电话给父亲以前的部下,可是那些人根本就不听,无奈蓝蓝只好又打到孝成那里。在蔚司令的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并没有发现那份冷箭计划的文件,站长便让人四处搜查蔚司令的家。蓝蓝一气之下拿着枪指着站长,孝成过来了夺过蓝蓝手中的枪,站长这才带人走。

  孝成准备带着蓝蓝不去台湾了去香港,可是蓝蓝不肯走,她一定要查出是谁杀死了父亲。孝成告诉母亲他准备把平安和蓝蓝送到香港去。

  大家都来参加蔚司令的葬礼,孝成发誓要为蔚司令报仇。宋怀珍想去送送蓝蓝,可是蓝蓝已经走了,宋怀珍感到一阵的失望。在站长的逼迫下,被抓的那个共党跟站长供出了宋怀珍的身份,以及是谁负责破坏冷箭计划。

  孝成刚准备送蓝蓝和平安离开,站长在后面就跟了上来。陈国栋用蓝蓝和平安的安全来要挟林孝成,还说出了宋怀珍的身份,让他去抓自己的母亲,这让林孝成左右为难。最后陈国栋用他母亲来跟孝成作交易,让宋怀珍交出那半份冷箭计划以及眼镜蛇是方便。

  现在孝成不知该如何是好,孝成来到蔚司令的家中,看蔚太太正在清理东西,准备离开这里。孝成来到蔚司令的家中想起了蔚司令死前说过的一句话,突然灵光一现孝成似乎明白了什么,蔚司令家中的一副字画中找到了那半份冷箭计划。

  孝成回去之后骗母亲说蓝蓝和平安已经上飞机了,现在孝成已经明白蔚司令的死并不是共产党所为的。为了弄清眼镜蛇是谁孝成决定欺骗母亲,打入到共产党之中。

  孝成找到陈国栋让他保证自己妻儿的安全,如果能够保证妻儿的安全,孝成愿意把那半份冷箭计划交出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抓住了孝成的孩子和蓝蓝,让他去抓宋怀珍;孝成要求听听蓝蓝的声音,现在蓝蓝被陈国栋给软禁了,哪里也去不了。

  现在孝成都不知道该相信谁了,唯一相信的人只有阿贵了,孝成找到阿贵让他帮忙寻找蓝蓝和平安的下落,并让阿贵当着自己母亲的面说些什么。

  晚上母亲还在念叨着平安和蓝蓝。阿贵跑来告诉孝成说

  他由于身份复杂去不了台湾了,要派他去新疆潜伏,母亲也劝孝成不要去。

  孝成拿着蔚司令的那半份冷箭计划并给了母亲,表面上装作和共产党合作,还跟母亲说自己想要加入共产党。宋怀珍一听儿子这么说,别提有多高兴了。

  赵峰乔装一个卖菜的混入了山城之中,安排着手下的人准备着冷箭计划,以及去台湾人员的名单。阿贵派出的人终于找到有关蓝蓝的下落。宋怀珍跟组织上说孝成想要投入共党,可是组织上怀疑孝成并不是真心的跟要加入共党。

  阿贵把可能藏蓝蓝的地方告诉了孝成。这天晚上孝成带人来到关押蓝蓝的地方,进去一看什么人都没有。原来陈国栋把蓝蓝他们转移了地点。

  孝成回去母亲告诉他,组织上已经同意了他加入共党,为了试探孝成,宋怀珍想让孝成拿到另外半份冷箭计划。孝成找到站长跟他要另外半份冷箭计划,站长并没有立刻就给他,陈国栋再次拿蓝蓝的安全要挟孝成,让孝成挖出眼镜蛇到底是谁。

  孝成回去之后告诉阿贵让他收敛点,并去小纪那里要了份北湖监狱的人事档案。小纪把阿福临死前交待的话告诉了阿贵,阿贵更加的难过了。

  孝成把人事档案交给了母亲,母亲安排孝成跟自己的上级见了个面,孝成跟上级打听着眼镜蛇的情况。孝成和母亲回去见到了赵峰,赵峰跟母亲说明了下表舅的现在情况。赵峰怀疑孝成的投共的心意,无论孝成怎么说,赵峰都不相信。

  晚上母子三人在一块吃饭,赵峰跟孝成又斗了起来,赵峰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母亲,可是母亲也不相信赵峰。

  孝成把见到的宋怀珍的上司告诉了陈国栋,还把组织的地址告诉了陈国栋,陈国栋于是便把那另外半份冷箭计划给了孝成。孝成跟蓝蓝通了个话,知道蓝蓝现在还好,孝成也就放下心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孝成把得到的另外半份冷箭计划并给了宋怀珍的上级,现在组织算是彻底相信了孝成。赵峰那边也在安排手下的人准备着冷箭计划,有人送来了一份去台湾人员的名单,上面正好有孝成的名字,赵峰再想想之前孝成告诉自己说他不准备去台湾了,赵峰便觉得孝成投共是假的。

  赵峰跑到家中告诉母亲,说孝成也是去台湾的人员之一,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完全是骗得宋怀珍他们相信自己的。母亲还不相信赵峰所说的。

  宋怀珍把赵峰告诉她的事情告诉了上级,上级也觉得孝成投诚是假的。吃饭的时候母亲故意骗孝成说眼镜蛇有点问题想要出城,让孝成给他弄个通行证。孝成也开始怀疑母亲是不是故意在试探自己的。

  孝成让阿贵明天准备一辆车去接人,此人正是陈国栋想要的人。回去之后孝成跟母亲说了帮眼镜蛇撤离的方法,其实宋怀珍也怀疑孝成的投诚是假的。这天中午赵峰假冒眼镜蛇跟孝成见了个面,现在母亲也知道了孝成的投诚是假的啦。

  赵峰把孝成带到母亲的面前,孝诚面对母亲无话可说。孝成把自己的苦衷告诉了赵峰和母亲。其实孝成所做的这一切无非是想让自己的家人过的正常。

  孝成走在大街上像发了疯一样,阿贵尽量稳定着孝成的情绪。孝成为阿贵准备了一笔安家费,让他带着小纪赶快离开这里。阿福不在了,孝成也要离自己而去,兄弟一场阿贵觉得必须为孝成做些什么。

  回去之后母亲苦口婆心的劝孝成能够跟自己站在一起,现在就连孝成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赵峰调到了所有人员全城寻找蓝蓝的下落。

  阿贵格外打扮了一番还拿了一束花送给小纪,并把孝成给自己的安家费给了小纪,跟小纪说了一些绝绝的话,仿佛以后再也见不到小纪一样。走的时候阿贵是多么希望能够拉一拉小纪的手,小纪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她最后一次见阿贵了。

  阿贵来到陈国栋的办公室拿枪指着他,让他交出蓝蓝的下落。陈国栋趁阿贵一个不注意先开了枪,阿贵就这样走了,此时小纪还在闻着阿贵送自己的花。

  小纪守在阿贵的尸体旁边,哭着求阿贵醒来拉自己的手,孝成也来了;小纪跟孝成说了些阿贵跟自己道别的话。 孝成让小纪出去了,对着曾经的好兄弟说着心里话。陈国栋拿着阿贵身上带的录音机进来了,故意说些讥讽孝成的话。孝成一怒之下拿枪指着陈国栋,外面的人冲了进来将孝成手中的枪给夺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1949解放山城的外围战斗打响了,山城陷入一片混乱的炮火之中,保密局的人更是忙的焦头烂额的,上面的人一再催陈国栋找出眼镜蛇是谁,如果找不出来眼镜蛇是谁的话,就留他在山城潜伏。

  陈国栋再次拿蓝蓝的安全来威胁孝成,让他查出眼镜蛇是谁。赵峰正在全城寻找着蓝蓝的下落,现在就剩下南坯电厂了。孝成拿着枪来到上次跟共产党组织见面的地方,可是里面早已空无一人了。

  赵峰乔装成一个记者,来到南坯电厂这里。陈国栋也一再催下面的人赶快把南坯电厂给炸掉。赵峰来到南坯电厂里,里面的共产党告诉了赵峰南坯电厂里的情况。现在赵峰更加确定蓝蓝就在这里了。

  陈国栋拿枪指着蓝蓝的头,就准备开枪的时候突然停电了。蓝蓝和平安就这样逃过一劫,被赵峰给救了出去。

  赵峰带着蓝蓝往外逃,后面的追兵不断的追上来。孝成病急乱投医问母亲眼镜蛇到底是谁,甚至拿自己的命来威胁母亲让她说出眼镜蛇到底是谁。这个时候蓝蓝抱着平安回来了,后面的追兵追着赵峰不放,孝成也过去帮忙了。

  陈国栋迟早会找到这里了,母亲让他们转移到解放区。现在孝成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孝成带着蓝蓝来到解放区,在那里遇到了老表舅。

  城就要破了陈国栋派下面的人准备执行冷箭计划。孝成把蓝蓝交给了表舅后便又回到了山城里。孝成来到南坯电厂让曾经自己手下的兄弟都走了。

  现在南坯电厂里到处都是炸药。孝成最后还是找到了陈国栋拿枪指着他。可是陈国栋手中拿着炸药的遥控器,威胁着孝成,把孝成给抓了用炸药拥在孝成的身上。南坯电厂后面就是大坝,只要南坯电厂一毁整个山城都会淹灭的。

  共产党已经攻入到了山城里面,宋怀珍一人来到电厂里,孝成身上的炸药眼看就要爆炸了。外面炮火轰天的,里面宋怀珍必须冷静才能拆掉炸药的总控制器。电厂虽然解除了危险,可是孝成的身上的炸药还没有解除,在宋怀珍的冷静下,孝成身上的危险也被解除了。

  陈国栋手下的一个人还没有死冲了进来,为了救孝成宋怀珍替孝成挨了一枪。母亲就这样死在了孝成的怀中。陈国栋在逃跑的路上车坏了,遇到了后面熊局长开来的车便搭了熊局长的车。陈国栋怎么也没有想到熊局长就是那个代号眼镜蛇的人,车走到一半陈国栋就被熊局长给杀了。

  山城解放了赵峰和孝成一起来看望母亲,母亲在天空中慈祥的看着他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